上影节论坛电影大咖吐槽压力大  中国电影从危机中寻出路

2018年06月19日08:22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中国电影从危机中寻出路

  上影节金爵电影论坛现场,王长田、王中磊、于冬认为中国电影仍然危机重重(从左到右)。

  “2015年票房增长缓慢,大家都以为挑战来了,其实根本没有,反而现在才是。我认为中国电影的第一次危机正在到来。”当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说出这句话时,大家都沉默了。随后,有人开始点头,华谊兄弟CEO王中磊、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也吐槽面临的压力。

  这一幕上周日发生在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论坛上。当中国电影产业规模不断扩大,银幕数世界第一,有望即将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时,几位行业大咖居然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了危机。

  “风险增高销售价格却下降”

  当天论坛上,王长田是首个流露不乐观态度的发言者。“现在资本对影视行业的投入正在大幅度减少,很多公司正出现投资难的情况。上市公司都没有钱,不能增发股票,贷款利息提高,股权质押有新规定。电影行业投资回报率特别低、风险大,制作成本又在不断上升,版权销售价格却在不断下降。”

  王中磊马上回应:“深有体会。”他说,华谊兄弟作为上市公司,这两年面对投资者、面临业绩的压力都非常大,自己甚至羡慕已退市的博纳。于冬则说,中国电影市场有一段时间是拼盘式的公司上市,现在三年对赌期已过,业绩压力应该不小。他预测,最近的影视股还会下浮,将面临很大考验。

  媒体舆论的穷追不舍、大众对影视行业的印象欠佳,也让几位大咖叫苦不迭。“社会对电影界有很多非议,他们认为所有影视公司都偷税漏税,所有明星更唯利是图,所有从业人员都不务正业……这形成了强烈的民众情绪。自媒体不了解行业情况,哪怕是唾手可得的数据,他们都看不到,不愿意引用,只愿意情绪化传达。”

  最近影视行业税收优惠减少,更让行业大咖们吐苦水。王长田说,中国电影都是小企业,对税收有非常大的依赖,如果没有优惠,企业无法生存。“还有一些不合理的规定,比如演艺人员的收入税比例非常高,却要求企业代扣代缴,原来企业还可以通过优惠,正大光明、合法地规避,现在却出了问题。”

  在王长田看来,行业还有很多不合理现象长期存在,除了偷漏瞒报票房,出品方在票房分账中的比例偏低,却要承担最大风险。他坦言:“票房的增长不能抵消风险,因为其他东西的恶化速度比票房增长速度更快。大家只看到票房不断增长,只有行业中的人知道,我们正面临严峻挑战。”

  “资本对电影要更宽容些”

  “中国电影现在成为全球电影发展的动力和引擎,与第一代创业家的努力分不开。如果未来这五年,每年票房都有百亿量级的增长,电影有可能成为国家的一个支柱产业。”于冬呼吁,政府要更加支持发展电影产业。

  他还提出,资本对电影要更宽容一些,要有容错机制。“银行家金融家都要求尽快盈利,可是电影创作周期不能用财报模型来计算,所以资本要有大力扶持行业的心态和容忍度,这样才能出好电影。”在于冬看来,如今的好莱坞就是一个反例,当好莱坞被资本控制后,为了降低风险,提高盈利,他们陷入不停拍续集、不停拍超级英雄片的恶性循环,创作能力被大大削弱。

  王中磊则对电影市场规范提出自己的建议。“比如打击偷漏瞒报票房。还有淘票票和猫眼平台,应该让数据公开化,真实反映电影产业成绩,成为行业的推动者,而不是形成新的寡头垄断。”他还呼吁媒体能给中国电影创作良性的舆论环境,“可以发现问题,但不要变成八卦,要深入报道,做调查新闻。”

  “做中国最好的头部内容”

  如何做好自己的内容体系,拍出最好的作品,成为中国电影公司共同面临的挑战。上影节开幕前夜,华谊就发布了20部新片,以现实主义、奇幻动作类型和引进国外知名导演作品为主。王中磊表示,华谊今后策划电影时会更注重“在电影中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让观众在欣赏电影时感受到社会的发展”。

  从2014年的《智取威虎山》到今年春节档的《红海行动》,博纳影业凭借主旋律商业片这一类型,在市场中闯出了自己的一条路。于冬特别提出“不要跟风”、要耐得住寂寞。他说,未来几年博纳会更注重类型片拍摄和创作团队培养,以保障作品水准。他还直言“导演们坐庄是不对的”,应该是“制片人做主导,而不是导演拿着剧本、创意融资,无限制要预算”。此外,他还强调了档期的重要性,建议“用发行市场去倒排制作周期”,其中春节、暑期、国庆和元旦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四个档期。

  而去年的电影市场给了王长田一个大教训,光线传媒没能像其他竞争对手一样,拿出几部爆款影片。痛定思痛,王长田提出,未来光线的目标是“做中国最好的头部内容”,希望中国电影中至少一半的重头影片,都能有光线的名字。今年暑期档便是光线打算出手的时机,有大手笔投入的重工业电影《动物世界》、黄渤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等片上映。

  “别指望国外团队帮助你”

  提高工业化水平,也成为电影人的共识。对于什么是工业化,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认为,电影行业天然具有较高的不确定风险,工业化的目标就是解决这一问题,“如何用更好的预算管理能力、制片管理能力以及类型选材抉择,降低电影风险。”

  “工业化就是需要做得足够专业,做专业人士。”华谊兄弟影业总经理叶宁说,他看到一个好莱坞编剧组,两人做核心编剧,负责故事主线,其他五人负责人物刻画。“人家是这么干的,我们连一个人物塑造都搞不清楚,很多创作狗血得一塌糊涂。现在看剧本,十个剧本里看不到一个逻辑合理的剧本。很多人不做研究,想当然洒狗血,逻辑不通就穿越,这能行吗?”他认为,工业化要先弄明白专业问题,然后在一部一部作品中具体实践,没有捷径可走。

  好莱坞的高度工业化给了中国电影许多启示,但郭帆和韩延两位青年导演却在实践中体会到,好莱坞的模式没法照搬。“美国的工业流程是没有办法直接拿到中国使用的,最大障碍依旧是文化。很多好莱坞非常好的流程,中国人从心理上不接受。”郭帆说,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些现代的、符合中国人情感的管理方式。

  刚完成新片《动物世界》的导演韩延吐槽,与外国特效团队的合作“说多了都是泪”。“很多事只能靠我们自己,别指望国外团队真正能帮你多少。一流的国外团队在做好莱坞一流大片,他们凭什么把资源给你?”他认为,工业化需要一代代中国电影人在摸索中积累经验并将其传承下去。

(责编:温璐、吴亚雄)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