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活一个》制片人包伟业:文艺工作者要有社会责任

2018年05月25日14:39  来源:环球网
 
原标题:《只能活一个》制片人包伟业:文艺工作者要有社会责任

《只能活一个》制片人包伟业:文艺工作者要有社会责任

  包伟业,内地独立出品人、制片人。他曾参与拍摄《黑白照相馆》《玫瑰·刺青》《只能活一个》《疯狂绑架》等影片,也曾在去年跟制片人安晓芬一起发公开信要求降低《加勒比海盗5》排片,呼吁给国产片多加场次,瞬间引发巨大争议。

  不过,从婚礼策划师主持人到广告导演,再到全职担当独立制片人的包伟业,如今已经越发理性。他为新片《只能活一个》宣传时,就称这次绝不会发公开信求排片,“因为市场不是你一句声音和呐喊就能改变的,而最应该改变是自己本身格局,影片本身的品质内容,以及项目本身运营状态。我觉得现在的市场状态,支持不支持国产电影保护月已无所谓。大家的商业行为已经证明,现在好莱坞大片不一定票房能胜过国内电影了。”

  2016年,包伟业透露最初启动《只能活一个》这个电影项目时,出于自己对悬疑题材有一种偏好,毕竟他参与制作《只能活一个》《疯狂绑架》《黑白照相馆》都有一定悬疑成分。但业内一直都在说中国人做不好悬疑片,所以他就想做一个挑战。于是,买了《只能活一个》的小说版权,想改成电影和网剧。

  他选择改编庄秦悬疑小说《只能活一个》第一个故事《无面尸》,并请到悬疑界两个大咖作家庄秦、老家阁楼来打造剧本,所以从悬疑打造上面讲,剧本还是做得不错,而在爱情上面,也骂了现在社会上的“出轨”问题。里面有一句经典台词:你说我不守规矩是吗?那你睡别人的老婆,这就是你的规矩吗?

  释凡:你怎么看现在编剧市场

  为了《只能活一个》,包伟业曾找过很多编剧,电影加上网剧总共六七个编剧,每个都付一些定金,但写出东西,则完全不敢恭维。结局就是制片人损失一次次的定金。可编剧现在基本不接受试稿。每编剧都说自己90%都是极致的,这样那样有多么的好。

  “我不敢说他们写的一定不好,但不是我现在运作这个项目想要的东西,”身为制片人,包伟业认为编剧的灵感与用心应该是双向的,“灵感只是为起画龙点睛的作用,但是用心和专业是最重要的。你每一个故事逻辑,人物性格的树立,都需要专业、用心来做。比如喜剧时候,有一个点,让大家出其意料地笑出来,这是灵感带来的,而不是专业和用心带来的,所以我认为灵感是画龙点睛,不是专业和用心。”

  很多编剧目前每天都在讲故事,一个好故事其实重点是人。人物成功了,故事自然成立了。就像马车一样,马才是重点,马拉车行驶在路上,如果是马控制车再颠簸的路,行驶也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是车推着马走,那么怎么都是别扭的。人物和故事就是这样。所以我看剧本就是先看人物,然后再说故事。

  《只能活一个》你为和选择一个新导演呢?

  提到导演孙杰,当时两人合作时,他确实一名新导演。“但他毕竟是北京电影学院科班毕业,执行能力很强。而他在跟我沟通剧本时候,给人印象就是沉稳,心思细腻,具有艺术追求。不像其它导演都是特别能侃能喷。”职业导演其实是一个非常内秀的人,而制片人应该是能喷,两个人应该相对互补。“事实上,我也不是那么能喷,希望导演是平时不是那么爱说话,却用心去琢磨电影的拍摄,研究人物和剧情,要有沟通能力但不是喷的能力。”

  这部戏拍完后,孙杰导演还拍过四五部戏,而且沟通和变通能力都很强,所以包伟业盛赞道,“我觉得再过几年,孙杰多加锤炼,一定是导演行业里佼佼者。”

  在这部戏中你对你合作的演员是怎么评价的?

  男主角张峻宁拍戏用心,表演能力很强,“曾经一条戏,搭戏的演员三次出现失误,包括灯光摄影失误,前后有五六条失误。但张峻宁几遍表演节奏感都一样,最后剪辑时候,哪这一条都能在他身上找到剪辑点,而且他为人低调,跟全组人相处都特别好。”这部戏中杜奕衡老师,也是他是在影视圈混迹最久的一个老哥哥一样,也帮了们不少忙,也把不少他的拍摄经验都传授给我们了。“也是非常热心肠一个人,人品极好,他对剧作也非常有独到见解,所以我们后来还合作了一次《疯狂绑架》。而BY2是双胞胎歌手,我以前做主持人时候,碰巧她们去演出,就觉得非常好。这次是朋友推荐的,我觉得白纬芬也很合适,她中文比较好,演戏也不会争虚名,哪怕她比石雨晴名气大,都情愿当好一片绿叶,所以这个演员的品质非常高。这部戏石雨晴担纲女一号,虽然是新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从新人走过了的。所以新人也需要历练的机会,我觉得是不是新人不重要,适合这个角色是最重要的。

  这部戏里,其实还有一个演员何强,也是我们的主演,他真的把我们这个戏里马超这个角色演活了,完全演到了生活中去了。每一个动作、眼神都非常细腻。我都不知道怎么评价了,大家在看电影的时候,我相信大家一定能体会到。当然这个戏里还有贾博雅、朱峰、唐樱菲等一些演员,每个人都很棒,一部戏不完全是主角撑起来的,每一个演员都有自己的贡献。

  由于近年内地中低成本悬疑片,都在市场上表现不太理想。所以包伟业对市场目标比较迷茫,他一直在调查市场数据,发现中小成本电影,虽然也有《冈仁波齐》《二十二》《七十七天》这样的爆款卖座片出现,但数据表明《只能活一个》若是上了院线,确实前景不容乐观。

  所以这部电影选择在院线和网络同步上映,对此包伟业认为:“制片人不能完全把自己放在梦想上,毕竟网络上小成本比较多,《只能活一个》从演员阵容到制作标准,都属于头部大项目。

  有人曾质疑“这是按照院线标准制作的,不像网络那么燃啊!”包伟业回应称:“所谓的‘燃’啊!这个词就是错误。以前为什么骂网络大电影毁了中国电影行业?因为粗制滥造太多,现在网络大电影的制片成本越来越高,并且提高制作标准。《只能活一个》完全按照院线标准制作,虽让我们不那么燃,到是我们再认真作内容,相信观众都够接受和支持的。”

  释凡:无限自在老板朱玮杰说“悬疑片比文艺片更难做,因为拍不好更容易被骂”,您赞同吗?

  包伟业:我觉得不是影片类型问题,哪一种影片都有这个问题。文艺片前期扣上了一定高深帽子,很多人看不懂,但不敢骂。万一骂了,人家就说你根本不懂艺术,不懂导演意图。所以不敢说不好。悬疑片有的人他没看懂就乱骂,或者看懂了就说这点智商还不如我呢,还悬疑片?所以两头容易不讨巧。

  释凡:《只能活一个》会有哪些营销活动?

  包伟业:发布会肯定要搞,还会做一些校园活动。况且我得到山东经纬传媒和山东三三集团的支持,这一点我也非常感谢赵来森,赵总的支持。现在院线电影的市场是被资本绑架的,小成本电影要想有排片,那就真金白银去买。所以更是挤压的小成本电影的生存空间。本来就没有多少宣传费,还哪里有钱去买排片。而且现在宣传还有那么多的坑,比如前些日子丁晟老师的事。现在也没消息了,也是不了了之了。所以这次宣发,我的策略很简单,寻找最踏实的、确定的方向去做,不会去做一点点的无用功。一个项目的成功无非就两条路:开源和节流。在没有好的开源方式的时候,一定要节流。

  虽然内地票房逐年增高,但在包伟业的眼中,影视行业并不是一个很赚钱的行业。当他以制片的身份在跟投资方聊的时候,对方肯定会问这个项目怎么样?那你为什么不投呢?通常回答是:“我没那么多钱去投”。

  投资人就称,“那你没钱,你就不要片酬了吧。”所以包伟业很多时候,都是把片酬押到项目里面,“所以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以后,很多做制片人的都知道。制片人前三年不仅赚不到钱,而且还是要提老本进去的。”抛开影视行业真真正正的职业出品人,包伟业认为自己属于“被出品人”,因为有些投资人投他的项目,都希望拉他进入统一战线,所以被动地成为出品人。

  但是,影视项目最初都是虚无缥缈,没人能看到后面的结局是什么。只能靠猜测,甚至是赌博。“赌博大小与成功机率,在于用什么样演员导演团队,以前市场的数据作为赌博筹码。这个筹码说实话,全部都是不可靠的。”

  采访中,包伟业还认为不仅电影是赌博,生活也在赌博。“比如我去创业,谁知道我是不是马云?谁知道三年以后,血本无归啊?”电影毕竟是商业的过程,就有赌博的成分,“不能说电影就是赌博,就算你生活中开一辆车出去,会不会被撞?都是赌博,万一突遭车祸就是赌博赌输了,只是这种概率的大与小而已。”

  释凡:如何看现在青年演员都耍酷耍帅、流于表面?

  包伟业:耍帅耍酷都是青春偶像剧出现的,表演不到位是个大问题,取决于导演、演员、制作人。制作人屈从资本压力,没办法选合适的演员。我听过一个中戏表演老师说过,没有不会演戏演员,只有不会导戏的导演。既然能当演员不会太笨。比如说周冬雨没学过演员,《七月与安生》演得多棒,拿到了金马影后,其他戏的表演,就不去说了。

  《妈妈再爱我一次》那小孩才几岁,能学过表演吗?但却赚取了几代人眼泪,跟导演的调教有关系的。但是耍帅耍酷的问题,我经常在朋友戏里见过这种演员,经纪人说我们演员要做偶像的,任何情况都要美和帅。他已经失去了一个演员的本性,因为他连本职工作都忘记了,这种演员根本没法用,他都对不起喜欢他的粉丝们。我们可以选择帅的,但是帅的不是装帅。拍摄时演员给的档期问题,导演也根本没有时间去调戏,也是重大问题

  释凡:如何看陆毅身为老演员,很多人都说他在《人民的名义》中耍帅耍酷?

  包伟业:我觉得他在《人民的名义》中演得还好,不是耍帅耍酷。看跟谁站在一起,例如一个人1.80M,肯定不矮,但是跟篮球运动员站一起,都2米多高,他就矮了。关键是陆毅跟谁在搭戏?那些表演艺术家演戏都什么层次?跟他们拼演技,就是略显稚嫩了。

  释凡:您合作小鲜肉小小鲜花时,是如何挑选的?

  包伟业:新人合作没出名新人,比较谦虚,出名的比较难处理的问题,我现在选择挑戏好的。必须要看戏,有一些红的,让他们试戏,肯定不来。只能拿他们以前的戏做参考,其实这是很大的错误,戏不同角色不同,塑造也不一样,很难参考的,所以有的时候就是屈就于资本,屈就于名气吧。如果戏不好肯定不要,太多整容的也一定不要,表演是要丢分的。这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我接触很多制片人和导演都有共识。

  释凡:业内都称“内容为王”,您赞同吗?

  包伟业:我赞同,对于社会整个发展与进步,大家对电影认识,已经达到一个很高水平线。非影视行业的人,总会谈那个演员真不会演戏,没法看。说那电影漏洞百出,穿帮太多,不知讲什么!既然观众的艺术欣赏水准都到了,制作团队一定要把内容制作好。

  释凡:大家都说内容不光是剧本,您赞同吗?

  包伟业:内容是灵魂!很多人都说这个片看着挺好玩,这个片到底在讲什么,每一个影片有精神支柱在支撑,就像一棵树一样,真正灵魂就像主干。每个电影都有,但你主干是否很清晰,而在加上拍摄的画面的呈现,演员的角色诠释,光、音乐等等都是决定因素。

  释凡:都说做电视剧的风险比电影小,您赞同吗?

  包伟业:对于风险来讲,其实都一样,电视剧、网剧风险小,这是对于播出平台来说的。每一个出品公司,跟平台签约预购协议,跟以前电视台预购一样,而电影是没预购的,看似风险大,但很多网剧与电视剧流产,品质太烂没平台去播,或者平台上没好点击率。

  释凡:有人说电影营销是洗脑,要把影院经理、媒体、自己的脑都戏才成功,您赞同吗?

  包伟业:营销是一个手段,洗脑不一定,但是植入是必须要做到的。要把一个点放进观众大脑里,让观众去记忆,认知这个东西确实不错,第二步是进行加强,不一定是洗脑,植入很重要,植入到自己大脑里面,植入到影院经理大脑里,植入到观众大脑里。

  释凡:《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说过“调侃我的人,不如我勇敢”,您赞同吗?

  包伟业:我赞同这种说法,成功人都是疯子。如果大家都止步不前都在这里看呢,永远不要提成功,就算是失败了,失败9999次,有一次胜利那就是成功了。

  释凡:如何看《战狼2》《红海行动》都卖了几十亿?

  包伟业:市场发展的必然现象,现在观众欣赏人数越来越多。以前我小时候,知道什么是电影,以前农村是电影下乡的风格,坐一个小板凳,那就不错了。我最近回老家时候,我们家县城两个影院,都买不到票。这个问题是慢慢进入一个全民观影阶段。至于票房能不能达到,宣传固然重要,但是主要还是看品质。

  释凡:有人说《战狼2》《红海行动》因为有飞机大炮,比警匪片好卖座?

  包伟业:每个人都喜欢刺激,进口大片《金刚狼》与《速度与激情》,都是比较刺激,打得特效做得很逼真。《红海行动》和《战狼2》打得比较刺激,所以票房比较高。还有就是情怀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梦想和情怀,这两个片都有情怀,看到国旗时候,觉得是骄傲和自豪。再看到胜利的那种气氛的时候,有一种激动欲望,“一个点”就能激起大家的欲望!

  释凡:你怎么看待制片人这个角色?

  包伟业:制片人真的是一个比较尴尬的角色,网上都说制片人能找到钱就行了,其实制片人责任非常重大。要懂政治、经济、商业运营,艺术、剧本、演员,甚至懂导演。

  制片人真不是能融钱就行,要看一个项目能多少钱能做,而不是别人多给你钱能做,少给你点钱,你也能做。例如一个电影应该投一千万还是八百万,都需要做很多的规划,所以一个制片人压力很大,肩负着投资人回报压力,肩负着艺术水准压力,肩负着制作的压力,肩负院线上映的各种压力。“有人说制片人本身就是商人和资本家,其实不是,制片人本身应该是有情怀的商人。这个商人肩膀上还有另一种责任,接近于教师的责任,我们的影视作品,必须也要肩负起观众灵魂教育的责任,中国人是缺乏信仰的,所以我们文化艺术工作者,真的责任很大。在每一部电影中必须要传达出一些内涵。正能量的内涵。有一次和王文杰导演在一起他说的一句话:我们不能迎合观众,应该是照顾一些观众,教育一些观众,这是我们文化艺术工作者的重任。

  所以制片人这个角色,在每个人眼里不同,在有些投资人的眼里,制片人还是个骗子呢!因为影视项目特别虚渺,几千万几亿去做的其实就是一个想法。把这个想法变成影像,拿到商业市场去验证。成功了,他是个商品是个艺术品,一旦失败了那么制片人就是个骗子、忽悠。跟我们所谓的成王败寇一个道理。

(责编:吴亚雄、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