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作品中那份缺失的季节感

2018年01月26日08:2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影视作品中那份缺失的季节感

  陈凯歌倾注了很多心血的奇幻巨制《妖猫传》近日以超5亿元人民币票房收官。虽然这部电影的口碑比较两极分化,但比之陈凯歌上一部同类型古装奇幻片《无极》的口碑扑街,还是有进步。很多堪称经典的优秀影视作品,其成功原因都在于有一部厚重的文学作品作为基础。我认为《妖猫传》也不例外,正是因为有了日本作家梦枕貘富含情怀与思想的原著小说《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才使本片得以超越生编硬凑的《无极》,且避免了前者的假大空。

  《妖猫传》由中日两国的演员和制作团队合作完成,因此在看片过程中我也不免揣想:如果这部电影让日本导演来拍的话,会是怎样一种面貌?随后想到应该是会拍成题材类似的《阴阳师》那种淡雅,而不是现在《妖猫传》这样浓墨重彩的华丽。后来才知道,原来《阴阳师》也是由梦枕貘的作品改编而来,难怪两者之间有着令人极易联想到一起的相似气质。

  那么梦枕貘这种一以贯之的气质主要是什么呢?当时一篇由作家韩松落所写的《阴阳师》影评对此有着很好的总结,尤其是文中提到的“季节感”令人印象深刻。他写道:“安倍晴明的院子里总有花草景象,而且随着四时变换。后来找到梦枕貘的原著来看,发现小说的每一章都是以安倍晴明位于土御门小路的庭院小景开始的。春夏时节,樱树叶、梅树叶,还有猫眼草及多罗树、枫树的新绿,被雨水濡湿后发出黯淡的光亮。深秋时候,红叶纷纷飘落在满地行将枯萎的花草上,到凌晨时,庭院里大概会降下白霜,形成宛似积了一层薄雪的院景。《阴阳师》延续的是日本人的传统(不只是日本电影和文学的传统),这传统里最精微的一项就是季节感。春天要去看樱花,秋天要去采红叶,对着月光和夜露应当哀叹人生的无常。”

  这篇影评令我深有同感。在不少日本影片里都能感受到这种季节感,导演不惜用大量笔墨去描摹四时万物的景象,虽然与情节不一定有很大关联,却总能让人生发出一种赏心悦目的旷达之感。观看《妖猫传》时,我也特意寻找过这种季节感,可惜并没有找到。影片中也有春日飞花、冬日飘雪的场景,然而给人的感觉只是作为一个纯粹的空洞背景,从中体会不到日本影片中那发自内心、极尽细腻的季节感。再回想一下,在当下的很多影视剧乃至小说中,这种季节感都是缺失的,创作者更注重的是情节的起伏、节奏的推进以及如何利用人气明星的光环。想想也对,在一个竞争激烈、逐利为上的市场中,谁有心思把时间和篇幅留给无谓的伤春悲秋呢?

  可曾几何时,这种季节感,是我们文学的强项。韩松落的影评中就说,“季节感也曾是我们丰盈四溢的感受中的一项,《诗经》、《乐府》、唐诗宋词,千言万语,万叶千声,也都仿佛为季节讴歌。春天开花的田野,要配上一点歌声才好;秋天的晚上,看得见月亮的高楼上要有人吹笛子,而且是别家遥遥地传来的才有味道……所谓传统,就是那些与生俱来的东西的叠加和扩大吧,这项传统在我们这里,却正在消失之中,描绘四季风物已成为奢侈的行为。”我想,这份季节感缺失的背后,其实是我们在一个步履匆匆的年代中,正在逐渐失去的那种想去尽情拥抱、感知生活细节的意愿和能力,以及对自然万物的热爱与敬畏吧……

  文/本报记者 崔巍

(责编:温璐、吴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