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圣、哪吒到姜子牙 国漫如何成为票房担当

2020年11月19日08:19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截止到2020年11月7日,中国电影年度累计票房已经突破150亿,《姜子牙》票房目前位居前三。让国产动画成为“票房担当”,这在几年前还是奢望。然而,自从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引爆了50亿的惊人票房后,国产动画片似乎随时都能制造奇迹。巧合的是《哪吒》《姜子牙》的出品方都是光线传媒,在布局国产动画方面,光线有独特的胆识。

  11月16日,第十六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以下简称“云上文博会”)开幕,光线传媒也为参展单位之一。

  国产动画作品已成“票房担当”

  早在2013年,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就预言过,中国会出现10亿票房以上的动画片,并且明确了公司未来的目标,即成为“动画片投资发行方面最大的公司”。于是在2013年下半年,光线传媒成立动画部(光线彩条屋的前身),为国内第一家专门成立动画部的民营影视公司。

  光线彩条屋影业作为国产动画电影领军企业,旨在成为中国动画的大本营。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到如今的《哪吒》《姜子牙》,这些爆款动画片都有彩条屋的身影。

  其中,2015年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累计票房9.56亿元,在当时一改中国动画片的颓势,给中国动画注入了希望。2016年,《大鱼海棠》的票房成绩为5.64亿,以唯美精致的风格再度成为国人的热议;而2017年《大护法》的意义在于主打成人向,那种酷酷的哲思、不遮掩的暴力美学给动画片的创作打开了另一层空间。

  2019年的《哪吒》凭借颠覆传统的创意更是一飞冲天,与2020年上映的《姜子牙》一起被国人寄予构筑动漫“神仙宇宙”的厚望。

  成功作品都是心血之作

  与真人电影不同,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长,一个项目的前期策划就需要花费几年时间来准备。以电影《哪吒》为例,该片的导演饺子在2015年就有了与彩条屋合作的意向。在确立大纲后,饺子用了两年时间打磨剧本,写了66稿,又经过三年的制作,由60多家制作团队、1600多位制作人员参与才完成。最终,全片特效镜头占了近80%,由全国20多家特效团队制作完成。

  《哪吒》没有让光线传媒失望,更使得中国动画产业得到一次集体的练兵,看到自己的不足和短板。饺子表示,《哪吒》其实跟其他同级别的预算差不多,但是这部影片镜头数、特效量远远超过同级别电影,最终外包给了20家特效团队,而像这样一个电影在美国两三个团队就可以完成,“国漫虽然发展很快,但显然与世界级别相比还有差距”。

  饺子举例说,电影中的一处打斗镜头,他和动画总监用了两个月时间才完成。为了完成影片制作,制作团队的每个人加班加点,仅“江山社稷图中四个人抢笔”这个景的草图就做了两个月时间,总耗时四个月。

  一系列“种子选手”在路上

  光线传媒在动画片领域已经越战越勇,未来将有一系列的国漫“种子选手”与观众见面。其中,光线彩条屋与十月文化联手创作的《深海》《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都备受期待。

  《深海》是田晓鹏导演继《大圣归来》后执导的原创动画长片新作,在近年来古风盛行的国漫作品中,《深海》将另辟蹊径,用独特的东方美学演绎一个现代背景的奇幻故事。它构建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全新海底世界,讲述了一位少女在神秘海底世界中追寻探索,邂逅一段独特生命旅程的故事。

  《大圣闹天宫》则是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原创团队酝酿四年全力打造的新作,将讲述从“猴王出世”到“大闹天宫”的故事。

  正如《哪吒》的整个制作过程有一两千人的参与,涉及各个动画公司各个阶段的支持,中国动画产业需要全行业发力,需要克服很多短板,需要稳定的生产机制,需要完整的工业化的机制标准、工业化的流程、工业化的团队,以及转化为想象和创意的能力。

  中国动画领域的发展任重而道远,需要专业的培育、发展,是一个系统化的工程,需要全行业的共同努力。而光线彩条屋影业作为国产动画电影领军企业,扎扎实实地以一部部优秀作品来吸引观众,将使得动画文化受到市场的喜爱,有更多的人才来加入,这会为国漫的发展带来推动力和更大的可能性。(记者 肖扬)

(责编:韦衍行、刘颖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