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后"导演禾田的电影梦:只要奋斗,永远都是时代好青年

刘莎莎

2020年05月06日10:19  
 

拍电影的人很多,怀揣电影梦的人更是不少。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影视圈讲究少年得志。李安36岁才拍摄人生中第一部电影,而这已经是“大器晚成”。导演禾田60有余,电影梦方才刚刚起步,处女作《高楼万丈平地起》拿到龙标,上映在即。禾田导演告诉记者,60多岁拍电影,是偶然,也是必然,“对于电影,我嘴贱,好给朋友出主意,心贱命贱,甘愿奉献,不在乎钱,这一切都源于心甘情愿。其实,对于追梦之人,任何时候都是‘好青年’”。

一部带有主旋律意义的文艺片

在成为导演之前,禾田从事了大半生的工作是教育行政管理。电影《高楼万丈平地起》是他的电影处女作,也是他的自编自导之作。这是一部革命题材影片。《高楼万丈平地起》的故事发生在陕甘宁边区的陕北,情节简单,人物也少,主要是三个人:乡绅白振东、白振东的女儿白静、长工郝石娃。白静看上了门不当户不对的石娃,其父白振东不同意,千方百计撵石娃走,不让他接近白静。石娃离开白家后参加了八路军,成了大生产运动的劳动模范,受上级委派回到村里开展减租减息和民主建设,一时间成了村里的红人并高票当选为议员。在白静和石娃的争取下,白振东终于同意了二人的婚事。而此时,白振东的哥哥一家在太原被日军灭门,为了报仇石娃和白静双双奔赴抗日前线……

影片至此结束。粗看之下,这是一部高调的主旋律电影,古典爱情叙事+革命叙事,最后落脚于民族叙事。起自两情相悦,终于家国情怀但又不仅仅如此。

处女作为什么会选择这样具有“年代感”的题材?

对此,禾田表示,“我是学历史的,对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大生产运动、减租减息和民主选举宏大事件比较熟悉。我想把‘国事往家写,大事往小写’,通过一个小人物的小故事来表达那个时代背景和时代精神,表达时代对每一个个体的影响,对生命存在的价值和对命运的改变。第二,我对陕北音乐、民歌比较热爱,想通过陕北音乐达到表现那个时代,丰富人物情感的目的,也就是说想拍一部音乐故事片。第三,我看了国产的一些电影,主旋律电影往往缺乏文艺,而文艺的又常常缺少主旋律。我想拍一部带有主旋律意义的文艺片。”

音乐是本片的亮点之一。影评人赵良说:“片中最激动人心又最具有原创性的画面是——群雄打铁,夜垦荒地,唱起了劳动的赞歌,不是复杂劳动,而是一看就懂的最原始的劳动,挥汗如雨,抡撅把子,与天斗与地斗,伴随着旋律熟悉的陕北民歌,一时间,黄河岸边贫瘠的峁圪垯和沟沟壑壑都有了诗意,开荒的声音、打铁的声音和清亮的歌声,汇成一片改天换地的强音,构成贫苦农民翻身解放与边区政府民主施政的合声组曲。”赵良表示,在《高楼万丈平地起》中,潘阳通过主人公石娃的成长和爱情故事,将贫苦农民的根本诉求、女性挣脱牢笼的愿望与中国革命的实践巧妙嫁接,催生了对中国革命的一种新的诠释。

看电影容易拍电影难甘愿受罪

至今回忆起这部电影的拍摄,禾田坦言,都感觉是“大梦一场”。“我大学学的是历史,研究生阶段学习中国近现代史,毕业后一直从事教育行政管理工作。无论上学还是上班,电影一直是我的爱好。我写过小说、诗歌,看过许多电影,写过一些影评,帮朋友策划过几部电影,也到片场看他们拍摄,逐渐地对电影有了自己的认识。这部电影,一开始我是策划,后来在朋友的激将、蛊惑和帮助下,由策划而编剧,最后由编剧而导演。我做编导,一方面是朋友的信任,一方面是节省开支。我是认认真真做导演,开拍前还写了导演阐述。”

“电影对于我是一个梦。我觉得是一个模模糊糊,又仿佛清清楚楚的东西。梦从何处开始,又到哪里结束,永远不是梦中人能够控制的。直到现在,我都不清楚,我是拍了一部电影呢,还是做了一场梦。我狠狠地掐了一下现实的大腿,恍然如同梦境一般。在梦中,我依稀看到我自觉而又不自觉地当了编剧、导演、写了六首歌词,情愿而又不情愿地干了一些制片和外联的活,甚至剪辑、调光调色,习惯而又不习惯地进行了宣传。之所以如此,是为了不辜负期望和鼓励。”

拍完电影之后,再看电影,禾田的眼光已经不一样了。他说:“看好的电影是一种娱乐,往高一点说是一种艺术享受。作为观众看电影的时候可以随心所欲。作为电影编导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自由,你得有责任心,为投资者负责,为社会负责,也为自己作品负责。拍了电影,就会体会到看电影是一种消遣娱乐方式,而拍电影则是一种艰苦的制造行业。各有各的乐趣。再就是,你拍过电影,你再看电影时的感觉就复杂多了,不再是单纯的消遣娱乐,也不再是纯粹的艺术享受。电影出来后,听到许多不同的看法,由于年龄、教育和个人偏好不同,提出了一些意见。有人在电影中看到家国情仇,有人看到了宗法观念,有人看到犟男痴女,有人看到了革命的原点等等。编导的想法有时与评论家的观点一致,但也常常与观众的意见南辕北辙。这大概就是艺术作品的魅力。”

看电影容易,拍电影难。

禾田说,在陕北拍戏特别艰苦。那是一段“受二遍苦,遭二茬罪”的日子。“对于电影,我嘴贱,好给朋友出主意,心贱命贱,甘愿奉献,不在乎钱,这一切都源于心甘情愿。”(来源:深圳特区报)

(责编:郭冠华、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