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电影《烈山氏》入围威尼斯导演:让中国英雄更鲜活

2018年09月03日17:32  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威尼斯电影节米粒和王铮

人民网北京9月3日电(记者李岩)“VR是影像的一种新的展现形式,在上下五千年的华夏文明历史长河中,这种全新的影像展现方式可以让更多人更了解中国英雄的故事,让‘中国英雄’变得更鲜活。”VR动画电影《烈山氏》的导演米粒告诉记者。在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上,中国VR动画电影《烈山氏》入围VR电影竞赛单元,尽管不是第一次来到这座给他们带来好运的水城,但与上一次比,米粒,乃至《烈山氏》的制作团队都显得更加自信与坚定。

此次角逐VR电影竞赛单元一共有11部作品入围,除米粒他们拍摄制作的,以讲述神农尝百草故事为雏形的《烈山氏》外,中国的《无主之城》也同时入围,米粒笑言他们并非是“竞争对手”,更多的感觉是“战壕里的兄弟”,“我们一起在为同一个目标努力”——让更多的中国故事,通过影像和先进的电影放映手段让全更多人看到。

创作初衷:这个故事藏在我心里10年

创作VR动画电影《烈山氏》的初衷,最早是从米粒大学时候就开始萌芽。学动画出身的他,一直希望“用一部动画短片来锻炼所学的动画技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中医药学,对许人而言都非常地神秘,例如“凡剧毒之物七步之内必有解药”,仅仅是这样一个点,都足够让米粒在脑海中勾画出许多耐人寻味的故事场景。通过VR手段,让这样的故事更具吸引力,让人们沉浸其中,跟更深刻地体会中国中医的独特魅力,这样的想法、构思慢慢地在他的脑海中一步步地酝酿、发酵、演变、成型。直至10年后,他终于把这样一个故事搬上了银幕。

“厉山氏,炎帝也,起于厉山,或曰烈山氏。”许多人口中的“神农氏”,就是影片中的“烈山氏”,尝尽百草的自我牺牲精神、经脉通透的天人禀赋,无疑让这样一个人物充满了“中国英雄”所具备的所有元素,“解救苍生,不为一己”这不亚于好莱坞诸多的漫威英雄。“生活上积极向上、工作中舍身忘我”的价值观,吸引了米粒及其身后的创作团队,“上下五千年的中华历史文化中,有许多这样的‘中国英雄’,这样的故事,我们讲起来更底气十足、有自己更深层次的理解。”

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故事融入影像细节决定美

山水画的意境,小到一处盆栽,远处的重峦叠嶂,大至一个场景的整体构图设计、色彩搭配,米粒的团队希望在《烈山氏》中每一帧镜头都让人们读懂中国传统的“美”。也许,这也是在威尼斯VR动画电影单元最吸引国际评委的地方。他们虽然不懂中国的中医学,但却通过影片《烈山氏》的独特讲述方式,对其产生了浓厚兴趣——神奇、难以想象,希望自己也可以有所触及,有更深层次的认知与理解;再通过《烈山氏》的整体团队,用VR的技术展现方式,给了主创团队更大的想象空间、实现空间。幻境与真实间;死亡与生存的东方哲学内涵,让许多人不仅领略了独特的东方美学,也从影像中读懂了东方哲学思想和态度。

在影片中,随着观影者视角的转换,光线的变化也会随着人们视线的变化而变化。人的背影甚至会在不同阳光照射的每一个切面,呈现出不同程度变化。“整个故事似乎就发生在你身边”米粒说“跟着一位头顶牛角的萌叔叔,一起遇见灵兽,一起战胜自我,这个过程会让你热血喷张”。而这样一个故事,仅仅是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故事长河中,一个非常小的分支,“细节决定美,细节也决定成败。”

米粒告诉记者,从人物性格上分析,“烈山氏”的英雄形象与其他英雄不同的地方是,他弥补了英雄更个人化的不同,“坚韧不拔,但有时也很搞笑卖萌。从更高层次讲,他是一个自我牺牲性很强的中国祖先之一”。从人物到道具的设计,从身上挂饰到造型的创新,米粒坦言,人物形象在很多方面都是严格遵从《山海经》原著上所记载的比例还原。“你所在影像中看到的美,它足以证明,中国在上古时期的文明已足够发达,通过电影,人们可以更多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方方面面,而今天的《烈山氏》仅仅是个开端。”

VR电影院线还不完善希望今后能越来越好

从2017年的《拾梦老人》,到今年的《烈山氏》,第二次走进威尼斯的米粒很欣喜地看到,无论是在世界VR影像水平上,还是中国本土影像技术的发展,如今,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愿意进入VR这个新兴领域,并将其作为实现自己电影梦想的一个途径。剧情设计上更加新颖,人物设计更加鲜活立体,技术完成度上更高、更细腻,观影者的沉浸感更强烈“无论是VR电影,还是其他“沉浸式”电影技术,现在的电影人更愿意沉下心来思考,‘’我到底想做个什么故事’,而不仅仅是对技术的迷恋与痴狂。这点是和前两年非常不一样的地方。”

众所周知,VR是一种新的影像技术展现方式,最早多应用在游戏领域中。自2014年开始,一部分电影人将此项技术应用在影像短片和动画电影创作中,许多人预测,VR电影技术,将会掀起继卡梅隆3D影像播出技术后新的观影高潮。对此米粒却有一些担心。“其实技术,仅仅是电影讲好故事的手段之一,我们真正做电影技术的人,不应该是为了做VR电影,而去做,而应该更多地去想怎么把内容做好,这点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应该改变。”

另外,米粒坦言,VR作为一种新兴的大众观影方式,如今禁锢它发展的还存在在硬件方面,沉重、昂贵、笨重的设备让其无法扩大化地去普及。“只有硬件上的难关得以解决,才会真正地让它获得长远发展”。米粒认为,这也许还需要四到五年时间。“电影现在已变成一种大众娱乐消费方式,VR院线的建立和技术手段的完善,针对具体VR项目的补贴和扶持,我想都会对VR电影人是莫大的鼓励与支持,我们相信未来一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也希望通过这种新的影像技术,让世界上更多人更好地听到中国故事,了解中国的英雄。”

(责编: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