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网娱乐频道

《装台》:一部剧带热一座城

刘琼
2020年12月30日09:58 | 来源:光明日报
小字号

  现实主义创作不完全等同于写实主义,不是一比一,更不是照葫芦画瓢,而是有镜有鉴,有理想底色、有态度,是对现实进行提炼、重塑和加持。由陈彦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装台》日前在央视一套播出,引发热议。

  作为文学和影视联姻的成果,《装台》充分说明了影视创作中文学营养的重要性,原著为电视剧改编提供了独特的视角、罕见的形象和丰沛的生活细节。电视剧在忠实原著、抓住原著精髓的前提下,从影视艺术转化需要出发,对个别人物的性格走向作了部分改写,结合当下生活元素,开拓和发掘小人物的生活空间和精神世界。作为电视剧的《装台》,它的价值和贡献是用影像语言,塑造了一个独特的人群——装台工,演活了一种理想人格并塑造成情感共同体和理想型文化——刁顺子,构建了一个生动的生活空间——西安城里的城中村。

  时代变迁,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急剧变化,由此带来的人的生活和命运变化,成为文艺创作的对象。电视剧《装台》目光下沉、内移,用温润的笔墨,塑造城市夹缝中坚忍乐观地生活着的装台工形象,通过日常生活和工作状态,一帧一帧地刻画时代变化背景下的新型装台工和他们的生命、生活空间,既从微小的侧面表现时代征候,又充分描绘出人物的生命哲学和生活方式。

  文艺创作无法独立和游离于具体的历史现场,因此创作者常常通过把握和聆听时代脉搏,发现创作主题,捕捉创新的灵感。《装台》通过刁顺子这个人物形象,刻画小人物身上的忍辱负重、人性的自强和自救,从四个层面构筑刁顺子的“情义世界”,对“义利观”进行辨析。一层是“信”,主要表现刁顺子的职业操守;一层是“义”,刻画装台工弟兄们的情义;一层是“仁”,通过刁顺子宽恕、不离不弃的态度,表现出他的仁者之心;一层是“礼”,刁顺子与朱老师的交往、接手兄弟的债务,其实是“礼”,充分展示了儒家文化的民间传承。

  电视剧《装台》实事求是地演活了刁顺子的七情六欲、爱憎甚至他的狡黠和幽默,他的性格符合生活真实的逻辑。因此,我们看到的刁顺子,是大好人,但不是烂好人,更不是无用的好人——而这往往是写人物正向特征时容易误入的歧路。如果没有这种性格特质以及坚忍的生存能力,刁顺子早就被生活压垮了,当然,也就不可能成为富有人格魅力的典型形象。好的作品,优秀的作品,在写时代和生活重重矛盾的同时,一定会着重写出逆境中的人性光辉。

  一部优秀的影视作品,通常会用影像语言建构自己的地理空间和文化空间。电视剧《装台》从不同侧面细致地展现人物、事件和情节的同时,也形成对这个时代下西安这座城市的观察和记录。在时代转型中,小人物最容易被抛出正常生活轨道,受到考验,但他们对生活的变化,最有体会和表现力,作者陈彦以西安为天花板,目光向下,刻画长期生活在城中村的西安老居民刁顺子形象。因此,电视剧《装台》,是小人物刁顺子们的西安,是笃定不移、温润如玉的古城,也是充满情义和文化魅力的现代西安。这里面有摸得着看得见的古城墙、大小院落,也有听不懂唱得响的方言、戏曲、村话、哩语,还有厨房的劳作,舞台的表现,有女性化的矛盾,也有男人的粗蛮,古都西安和现代西安交杂的日常生活和盘托出,富有质感。

  目前,部分表现城市生活的影视作品停留在城市生活的表层,如青春剧、都市爱情剧和职场剧。面对变化中的社会构成和社会生活,除了北京、上海、深圳这种特征突出的大城市外,其他众多城市和居民生活更加需要具体、详备、可信的艺术表现。《装台》以西安为表现对象,从西安复杂多元的题材空间里深钻进去,再用热度拔出来,已经是打碎、提炼、融合、重塑的西安,不只是风景、风俗和美食,还有独特的人群、文化和精神。“一部剧带热一座城”,果真如此,当然是对现实主义创作的一种奖赏。

  (作者:刘琼,系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

(责编:韦衍行、刘颖颖)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推荐视频
  • 《燕云台》主演谈如何解锁历史人物
  • 王千源:别丢掉,对表演的热爱
  • 刘昊然:年轻人自己要成为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