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片人林爱西:《忘不了餐厅》烹饪不遗忘的故事

2020年08月20日08:33  来源:上观新闻
 

  上海徐汇,一家可能“状况百出”的餐厅开业了。店长依旧是黄渤,副店长是宋祖儿、王彦霖,负责上菜、招待顾客的服务生,则是五位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

  去年4月,国内首档关注认知障碍的公益节目《忘不了餐厅》上线,患有认知障碍的老年服务生组成“忘不了家族”,给观众带去了一个难以遗忘的夏天。一年多后,《忘不了餐厅》第二季正式与观众见面,豆瓣评分高达9.5。活泼可爱的老人们,套上围裙,在这家特殊的中餐厅里对抗遗忘。

  “你会看到他们在餐厅里工作的时刻是闪着光的。”《忘不了餐厅》制片人林爱西说,“如果节目的播出,能让大家对这个疾病有所了解,对父母、对家人发出的求救信号有所警觉,那就是这档节目的意义。”

  消除对认知障碍的偏见

  有一组数据,林爱西烂熟于心:在中国,认知障碍患者的漏诊率高达70%;65岁以上的老人,20个里就有一个患者;平均每分钟就有1位老人走失,走失老人中有68.2%患有认知障碍。

  作为《忘不了餐厅》的发起人,林爱西坦言,节目的诞生最初源于自己内心的恐惧。“国际市场上,老人的题材越来越被关注,我们这部分是缺失的,对‘老’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友善或关注。”她希望,借由《忘不了餐厅》这档综艺节目,消除大众对认知障碍的偏见,让闪着光的“老宝贝儿”被更多人所看见。

  在第二季开始前,节目组回访了第一季的5位老人。回归生活的他们,或多或少出现了好的转变。公主奶奶搬了新家,到处都是和“忘不了餐厅”有关的纪念品;大桥爷爷继续学习英文,词汇量增长了不少;蒲公英奶奶疫情期间学会了给学生上英语网课;珠珠姨成了康复机构的领读员;至于小敏爷爷(李君沪),一如既往每天都很开心。

  “节目的诉求和初衷,是让更多人了解什么是认知障碍,以及初步认识认知障碍老人的状况,并提倡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林爱西说,到了第二季,《忘不了餐厅》寻找到比第一季病症重很多的老人,“主要是希望大众对这个病症有更深的了解,在任何阶段,科学干预、治疗,都有助于延缓认知障碍的症状。”

  从节目内容来看,第二季在阿尔兹海默病的“科普”上更进了一步。节目组增加了明星嘉宾与老人一同住宿的内容,整个宿舍都进行了“适老化”改造。专家、医生、社工也被请到宿舍,与明星及患者家属一同交流,利用在“店长之家”的相处,建立起明星嘉宾与老人的熟悉感。有关阿尔兹海默病的认知训练方式,节目也以“忘不了小贴士”的方式呈现在荧屏上。

  打破“病耻感”

  延续第一季的设计,《忘不了餐厅》第二季从天南海北招聘了5位店员,除了小敏爷爷是熟面孔外,其他4位都是“新人”。节目鼓励患有认知障碍的老人们通过与顾客交流以及简单的点单、上菜等任务,进行认知训练,获得对自我的认同感。

  从第一季起,一个难题始终横亘在这档节目面前,那就是如何打破老人及家属的“病耻感”。“最开始选角非常难,第一周我们连患病的老人都见不到,甚至一度自我怀疑,真的能找到这样的老人吗?后来在医生、专家的支持下,我们一遍又一遍介绍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才慢慢接触到一些老人和家属。”林爱西说,“有老人很要强,不承认自己病了,来节目后,进行了非药物治疗,确实能看到变化,笑容变多了,人也主动了。”

  第一季播出后,《忘不了餐厅》逐渐被更多家庭所信任,许多子女开始主动为家里的“宝藏老人”报名。选角统筹刘琪介绍,第一季的选角阶段历时近4个月,覆盖全国6大城市,节目组通过50多所医院,220多所机构及社区组织,约见了1500多位老人。到了第二季,节目组拓展到了太原、成都、重庆、沈阳等27个城市,见了2600位老人。“从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拓展,因为后者更缺少一些科学干预的意识。”

  不过,老年服务生们病情比上一季更严重,这也意味着拍摄难度的加大。本季中,病症最严重的是80岁的孔繁漪与来自沈阳的朝鲜族老朴(朴熙昌)。孔繁漪原先是语文教师,在节目里逢人便祝福、夸赞,被弹幕评为“夸夸群群主”。然而,当她刚刚套上制服,“岗前培训”没做完,就拉着黄渤说要过马路回太原。她甚至忘了自己身处上海。老朴性格板正内敛,喜爱吹小号、拉手风琴、弹钢琴,一人能组一个乐队,但也会在某一刻,毫无征兆地遗忘了当下的事情,只记得要回家。

  有观众在豆瓣留言:“终于有节目关注到特殊的社会群体了,它最大的意义,就是让我们了解每个家庭里忽略的那些细节,并教会我们应该怎样和老人共处。”在林爱西看来,打破病耻感,科学认知、对待认知障碍,这就是《忘不了餐厅》所指向的社会意义。

  老人的“遗忘”与“难忘”

  “看到网上很多评论说,认知障碍没有你想象这么美好,如果家里有这样一位老人,简直是摧毁家庭的一件事。”林爱西说,这或许是事实,但《忘不了餐厅》的使命就是带着观众去发现这群老人的闪光点。

  节目播出近半,老人们的遗忘与难忘让观众又哭又笑。孔繁漪夸赞副店长王彦霖的身高,不一会儿,重复问了一遍。她不记得两个儿子是否都成家了,但记得丈夫是排球队教练,大高个、退休了也老有人和他一起打球,其实,丈夫已在10多年前去世。这是真实的病症,更是真实的温情。“活在过去的孔奶奶,让人看到了最平凡的感动。”观众李喆说,“在老龄化日益加剧的今天,关爱老人、尊重老人,让老人找到生活的价值,这是节目的温情。”

  “老人们来餐厅做服务员的工作,是一种有效的非药物干预治疗的方式。”节目组前期和专家、医生、社工作了大量调研及沟通,在录制中设计了很多干预认知障碍发展的游戏和互动,让明星带领老人参与,让老人们接触和尝试新鲜的事物。林爱西说:“例如学打碟机,学说唱,每天都在鼓励他们多和顾客、外界交流分享,让他们有被需要的感觉,有了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慢慢地在这里找到自信心,甚至他们还会去鼓励失落的顾客,这是做这个节目最有价值的地方。”

  《忘不了餐厅》的主角是这群特殊的老人,拍摄时也遵循“老人至上”的原则。考虑到老人的身体状况,每次录制4小时左右就结束,同时本季的餐厅也是“一日一桌”(不翻桌),每桌招待完一组客人就结束营业。“每位老人都有一个跟拍导演,他们会长时间和老人密切接触、交流。老人一个表情、动作行为,跟拍导演就知道老人的想法。”

  这一季,“忘不了餐厅”开在上海,节目录制结束后,餐厅将真实落地。它将作为一个公益平台,为更多认知障碍群体提供工作岗位、不定期举办科普讲座等,唤起社会更大的关注。

  林爱西说,《忘不了餐厅》的初心是想告诉大众,即使患病了也不要放弃,坚持积极努力地生活。她和黄渤有一个约定。“他说,想一直做这个节目到80岁。我希望节目坚持更久一点,大家一起来帮忙。”(张熠)

(责编:刘喆、鲁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