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鞍华:一炉女人火,陋室韵沉香

2020年07月31日08:0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许鞍华:一炉女人火,陋室韵沉香

  73岁的许鞍华导演在日常中像个小孩子,尤其爱笑,常常是没有听清问题就开始笑,然后再问你:“什么?”在电影《明月几时有》北京首映式上,她站在一边拽着自己的花裙子偷偷笑,听到别人说起可笑的事还会捂嘴,或者一副吃惊的样子,表情天真:“真的吗?”可是性格柔软的她,面对自己的作品,却是勇敢且冒险性极强。

  许鞍华纵横影坛40多年,永远是认真拍感动自己的电影,在商业大潮中,能像许鞍华这样坚守的也是凤毛麟角,她的电影可以照见她的人格魅力——不求名利,坚久忍耐。

  7月20日,第77届威尼斯电影节组委会宣布终身成就奖将颁给许鞍华和蒂尔达·斯文顿,许鞍华导演成为全球首位获此殊荣的女导演,她的新作《第一炉香》随后也宣布进入本届威尼斯电影节展映单元。

  获得威尼斯电影节终身成就奖后,许鞍华表示,“我很开心听到这条消息,并为获奖感到荣幸!开心到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只是希望世界上的每件事都能很快变好,每个人都能像我此刻一样再次感到开心。”

  步入电影界

  执导首部电影《疯劫》

  打破当年香港票房纪录

  许鞍华,1947年出生在辽宁鞍山,又因为属“华”字辈,故名鞍华。1949年后随父母移居香港,从小到大成绩名列前茅,先后取得香港大学比较文学学士与硕士学位,后又到伦敦电影学院读书,毕业后回到香港,适逢香港电视台成立,担任胡金铨的助手。

  直到今天,许鞍华仍把胡金铨看做是自己步入电影界的第一位老师。胡金铨导演曾经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许鞍华,希望她自己能宁静致远。他还对许鞍华说,如果有一天,在外国的影展里,我们不需要用中国的丝绸、瓷器,或古董来吸引外国人,而是拍一些水准非常好的戏,那样中国的电影就成功了。

  1979年,许鞍华导演了她的第一部电影《疯劫》。此片刚一上映,便引起轰动,一举打破香港当时的票房纪录,曾被邀请参加伦敦及爱丁堡电影节,获1980年台湾金马奖故事最佳片、最佳剪接及最佳摄影三项奖。1982年的《投奔怒海》被认为是香港新浪潮的巅峰之作,瞄准越南难民海上偷渡的惨烈故事,获第二届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五个奖项,并获邀参加戛纳影展。之后,许鞍华导演以差不多三年两部的频率拍摄到现在,作品有《胡越的故事》《倾城之恋》《半生缘》《女人四十》《幽灵人间》《男人四十》《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黄金时代》等,她获得过六次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三次金马奖最佳导演。香港电影金像奖历史上,到目前为止有两部大满贯的影片(即获得最佳电影、导演、编剧、男、女主角的影片),一部是《女人四十》,一部是《桃姐》,都是许鞍华的导演作品。

  而说起威尼斯电影节,许鞍华与其也缘分深厚。2003年,她担任了第60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委,2014年,许鞍华曾担任第71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评委会主席,《黄金时代》被选为第71届电影节的闭幕影片。

  青睐文艺片

  每部电影都是冒险

  别人不敢投资很正常

  许鞍华导演的作品多以文艺片居多,以前找投资也常常碰壁。她说当初拍摄《千言万语》时让她倾家荡产,“幸好后来得了一堆奖,否则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坚持到现在。”《天水围的日与夜》获得了香港金像奖最佳影片,然而如果没有王晶的话,这部电影或许早就因没有投资而流产了。

  同样因为另一部影片的投资问题,她还曾找到过刘德华,刘德华不但答应主演,还投资3000万,最终有了这部经典之作。许鞍华说:“基本上我的每部电影都是冒险,他们不敢投资很正常。不过我也觉得我不应该抱怨吧,差不多啦。我已经够幸运啦,还是能拍我想拍的戏。”

  个人风格强

  镜头扎根市井现实

  三次“牵手”张爱玲

  许鞍华的作品有着强烈的个人风格,她将各色人物置于历史洪流之中,把镜头扎根于市井的现实主义,记录平凡人物的喜怒哀乐,塑造了一个个经典的女性形象。这一次许鞍华再度挑战自我,将张爱玲的成名作搬上大银幕,在她看来,“无论是写东西还是拍戏,你不做新的东西跟冒险,不停地在做已经成功的事,那有什么作用呢?”

  也因此,在冒险拍摄了讲述作家萧红故事的《黄金时代》后,许鞍华又改编起张爱玲的作品《第一炉香》,影片聚焦了当代都市中青年在情感世界里的核心困惑。许鞍华希望以极度真实的方式处理人物和情感,通过人性温暖与现实压力交织的方式化解生活中的困境,展现独特的人道主义关怀。

  今年适逢张爱玲100周年诞辰,《第一炉香》无疑引发期待。张爱玲小说《沉香屑·第一炉香》创作于1943年,这篇小说在上海的《紫罗兰》杂志一经发表,立刻引起了文坛关注。此次是该作品首次进行影视改编,获得读者和观众的高度瞩目。

  一直以来,许鞍华都对张爱玲作品情有独钟,对张爱玲笔下描画的旧上海、旧香港,感到既亲切又怀念。张爱玲作品的改编难度也众所周知,她坦言:“张爱玲作为作家是个独特的存在,她最好的、也是她难改编的地方在于,你往往离不开她的文字和文字营造的氛围,因为她不是一个情节为主的作家。”

  《第一炉香》是许鞍华第三次在大银幕上与张爱玲“牵手”。早在1984年,许鞍华就执导了《倾城之恋》;1995年,许鞍华又执导了《半生缘》,曾摘获金马、金像等多个奖项。2009年,许鞍华还曾执导根据张爱玲同名小说改编、王安忆编剧的舞台剧《金锁记》。

  自我评价

  生活简单得几乎透明

  除拍电影没别的选择

  许鞍华爱拍电影,她自言生活中除了看书和拍电影,也没有什么爱好,不拍电影的日子会觉得很闷:“要说总结我的拍电影历程,我想我不会后悔,即使我将来哪部电影也许票房会惨得一塌糊涂,我都不会后悔做了这些。我拍电影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在看小说、剧本时脑中会有一些画面,会想到一些感情,那我就想拍了,至于怎么拍,票房怎样,那都是以后再考虑的事情了。我从七八岁时开始爱读书,上大学后喜欢上电影,一直做到现在,电影和读书的一大相同点就是可以使我逃避现实。这种逃避现实的做法,可能让我到现在却仍有些天真。”

  谦虚的许鞍华认为自己不够优秀,认为未能拍出自己心目中的艺术与商业结合得好的电影,“我其实内心一直有种挫折感,觉得自己做得不好。”但是,许鞍华又笑言自己喜欢拍电影,而且除了拍电影也没有别的选择了:“经商之类的我又不懂。”

  汤唯与许鞍华合作过《黄金时代》,在汤唯看来,许鞍华是一个爱电影胜过爱自己的人,“导演对电影的热爱太可怕了。”汤唯曾在片场亲眼目睹许鞍华从高处摔倒,而事后依然坚持工作。这种全身心沉醉电影世界的精神,令汤唯深受感触,她说,“我真心希望许鞍华导演能再拍个10年”。谈及许鞍华,《黄金时代》三十多位明星都和汤唯一样,口吻完全是在谈论一位“明星中的明星”,冯绍峰说“她是传奇”,朱亚文说“她是Boss级别”,郝蕾说,“她已经成仙了”。

  片场里的许鞍华很严格,但是片场之外,她的生活简单得几乎透明,平时和老母亲一起生活,租着廉价公寓,因为恐惧开车所以出行都是坐地铁。回顾自己的人生,许鞍华做出了这样的总结:“最悲伤的生活不过如此,最幸福的生活不过如此。所以,我觉得我的人生波澜壮阔。”

  对于未来,许鞍华表示只要身体允许,有喜欢的剧本,就会继续拍下去,让她高兴的是,现在年龄越大拍片越自由。(记者 肖扬)

(责编:孟丽媛、韦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