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位专家观影《决胜时刻》:举重若轻,年轻人会喜欢

2019年09月20日08:25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22位专家观影《决胜时刻》:举重若轻,年轻人会喜欢

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博纳影业联合摄制,何冀平、黄建新、王青伟编剧,黄建新监制导演,宁海强共同导演的电影《决胜时刻》于9月20日上映。影片讲述1949年,党中央领导人进驻北京香山,在国共和谈破裂背景下,全力筹划建立新中国。影片中既有对历史宏大叙事的多层面展示,也不乏对毛主席等党中央领导人生活化一面的细致刻画,情感充沛,表现细腻。

《决胜时刻》电影剧照。

19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献礼影片《决胜时刻》在北京举行专家研讨会,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北京市电影局局长陈名杰,北京市委宣传部影视处处长霍志静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等行业专家、《决胜时刻》电影主创组成了22人专家团,在观影后对影片进行了点评及提出建议,新京报记者揭秘影片拍摄幕后,及分享《决胜时刻》真实的观影体验。

研讨会现场,业内专家分享及探讨了影片艺术特色及创作经验。新京报记者郭延冰摄

生活化:呈现领袖生活和情感世界

从十年前黄建新执导的《建国大业》到今年的《决胜时刻》,不仅是导演本人,包括曾多次饰演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人的演员唐国强、刘劲、刘沙、王健等人也都再次回归重聚。

谈及两部影片的异同,黄建新表示,虽所讲故事发生的时间节点有所重合,但无论是叙事方式还是人物塑造,两部电影在艺术创作上都有所不同。黄建新用“大事不屈,小事不拘”来形容《决胜时刻》的影片创作,他坦言,影片根据史实做了一部分艺术加工,但所有细节都有据可循,黄建新希望观众能够在《决胜时刻》中看到领袖不常见的生活化的一面。

在拍摄《决胜时刻》时,黄建新将创作重点集中在塑造人物上:“何冀平老师写人物是数一数二的,对人物有了聚焦,我们导演创作的维度就宽了,很多可能性也就出现了。前期沟通时,何冀平说有一个想法,就是写几个毛主席身边的年轻人,比如他身边的警卫队长、小战士、还有毛主席的小女儿,这些看似平常人身上不平常的故事让我们很兴奋,我们希望这个电影喜怒哀乐都有。”

黄建新强调《决胜时刻》要“以情制胜”,希望通过呈现领袖的日常生活和情感世界,打造出一部更加贴近时代、贴近年轻观众的主旋律题材电影。影片中大部分情节选择从微观视角切入,融入了大量毛主席个人生活的桥段,比如到戏院后台跟梅兰芳见面、在街头品尝北京小吃、教警卫员如何给对象写情诗,毛主席教女儿捉麻雀,并围绕毛主席设置多重人物关系,如陈有富和孟予“靠主席牵线”的纯粹爱情,通过身边人的故事,让毛主席在性格、情感及生活细节等不同层面,无限贴近其真实日常生活的同时,也表现出领袖身上的直爽真性情。

《决胜时刻》剧照。毛主席和小女儿在抓麻雀。

效率:67个工作日辗转11城拍摄

“67个工作日连轴拍摄,连续十余天每天只睡三个小时。”黄建新说,《决胜时刻》创造了他导演生涯的一个“奇迹”。

黄建新回忆,执导《建国大业》时,拍摄时长百余日就感觉时间已相当紧张,而十年后执导《决胜时刻》,拍摄周期只有81天,除去转场时间,实际拍摄只有67天,这样紧张的创作周期,无论是对他本人还是整个主创团队来说,起初都被看作是“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黄建新回忆:“《决胜时刻》后期录音、剪辑、调光那段时间,我已连续十六七天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到最后人累瘦了、病倒了,但影片总算完成了。”

博纳影业总裁于冬也表示,《决胜时刻》的高效完成是一个“奇迹”,67天辗转北京、上海、沈阳、宁波、大连等11个地方,创作也保证了艺术质量,尤其黄建新这次也弥补了不少在影片《建国大业》创作中的遗憾,尤其看至片尾,彩色的《开国大典》中毛主席真实的光辉形象出现引全场鼓掌:“我们有信心,这个片子在上映后会引发更广泛的社会关注和很好的社会效益。”

创新:周恩来形象塑造更立体

《决胜时刻》剧照。

《决胜时刻》中饰演周恩来的刘劲也参加了专家研讨会,自踏入影视圈,刘劲便成了专演周恩来的特型演员,塑造周总理有无可比拟的经验。很多人说,演员塑造角色,但在刘劲看来,多年饰演周恩来的经验也让他不知不觉中重塑了自己。

刘劲回忆,第一次饰演周恩来是在1995年的电视剧《遵义会议》中。随后的24年间,刘劲扮演过不同时期的周总理形象,让他印象最深的是黄建新执导的《建国大业》及这次的《决胜时刻》。刘劲希望自己在《决胜时刻》中将周恩来的另一面表现出来:谈判桌上,周恩来与自己亦敌亦友的兄弟张治中据理力争、寸步不让,但在谈判桌下以情动人规劝张治中,展现兄弟情谊,“以前我们看到的周恩来是顾全大局、忍辱负重为党为人民的革命情怀,理想信念表现得较多,但在这部戏中,周总理的形象会更为立体和丰满。”

研讨会现场刘劲还表示,演员能碰到一个好题材是最幸福的事,“十年前我和黄导拍摄了《建国大业》,我们一直期待再合作,这次通过《决胜时刻》我终于又回到了这个团队。这是一个非常温暖、强大、出作品、出经典的团队,演员在现场随时都是一种创作状态,我们8月份拍3月份的戏全是穿着大棉袄,不拍戏时也不会把衣服脱掉,因为想一直在戏里。”

专家评论

研讨会现场,专家与电影主创分享了观影体验,他们纷纷表示,《决胜时刻》不于同以往的主旋律题材电影,并对这部电影寄予了希望。以下为专家点评口述。

陈名杰(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北京市电影局局长):

在《决胜时刻》最关键的时期,黄导每天只睡几小时,真的太不容易了。黄导和宁导都是有创业激情的。这一部电影是组织化创作的一次生动实践,我们这一次围绕中共中央在香山整理了上百万次的资料给创作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经验。这次《决胜时刻》主创团队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能突破《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建军大业》,刷新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影片最新的票房纪录,我们期待。

尹鸿(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尽管《开国大典》《建国大业》都涉及相同的内容,但是《决胜时刻》这次整个创作过程,能看出来确实是对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一次特别的新突破。大家一致觉得这部片子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一份厚礼,因为影片故事中在香山的这一段时间,是奠定新中国大局未来格局的一个关键时期,影片把这段黎明光辉的朝气呈现了出来,是一份非常好的献礼作品。

影片艺术上的突破我也很想特别提及,过去我们都是从党的角度去写历史,现在是站在多维度去描述历史的立体性。我们设计了警卫员、家庭成员,给了这些任务不同的各个层面的人物以塑造空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意识,无论是大人物、小人物、敌人……人物都“活”起来了。这一点上,《决胜时刻》有了一个很大的突破。

饶曙光(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

这部影片有几个突出的特点,首先影片叙事节奏控制得非常好,能够把人代入到叙事当中。电影整体结构非常丰满、非常有激情,影片观看过程当中,能让观众沉浸在一种饱满的情绪状态里,我觉得这是整体的叙事、节奏、风格区别于我们之前看到的主旋律题材电影的原因,它让我们有很多新的感受,也让我们有新的感动。

第二,领袖的人民情怀和战友情怀传递得非常充分,通过细节呈现在每一个重大的关键点上,领袖们心中想到的是人民,是人民的生活,这种表达拓展了我们主流价值表达的新空间,说明了“决胜时刻”时我们在光明的道路上前行,最重要的就是把人民情怀和战友情怀放在首位。

康伟(《中国艺术报》总编辑):

《决胜时刻》是一部出人意料的电影,按照常理,文艺作品要呈现重大历史,一般都会用波澜壮阔宏大的叙事和全景描绘,我们之前有很多这样的创作,但是看了《决胜时刻》以后,我发现片中有和平谈判、渡江作战、新中国成立等重大的历史事件,但更多的是宏大历史中生动的细节切片,这带给观众意外的发现,从而使得《决胜时刻》与众不同。

《决胜时刻》这种以小见大是以科学历史观为前提,正因为如此,影片虽然采取了历史细节、生动切片但没有遮蔽历史、淹没历史,也没有让历史碎片化、冗长化,它对历史塑形和筑魂的同时,也从历史、意义、思想内涵和审美价值出发,极大增强了历史感染力,让历史鲜活了起来。

束焕(北京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编剧、导演):

我看了之后一直在思考,这种主旋律电影会不会受到年轻观众的喜爱?我觉得一定会!因为我在看片子的时候好几次特别感动,甚至有想哭的冲动。在电影院观影的气氛感染了我,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看,而且在每一个有趣的地方,我能感觉到观众同步地都对这部分产生了一样的印象。

我觉得一个艺术作品最高的境界反而是“自然”,所以我觉得《决胜时刻》从导演、编剧等方面,特别好的一点就是举重若轻。比如我印象特别深的几场戏,毛主席去看梅兰芳的演出,我看到两个人的伟大,梅兰芳的反应淡定得体,这段戏让我舒服的地方在于,电影没有非要众星捧月般地去塑造伟人,而是没有丢失配角的存在感。所以年轻人来看这片子的时候,能看到每个角色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都有光彩,从创作上来讲,这点我很佩服。也希望宣传的时候,我们也能用年轻人所喜欢、所接受的方式来传递给他们,我相信这样做,电影一定能成为一个爆款。

汪海林(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秘书长、编剧):

这个影片没有疲于叙事,尤其开场很棒,有抒情性、有诗意,是大格局、大情怀的东西。我看这影片一方面是学习,另一方面也希望有一些总结,很多这类主旋律题材的影片它有些东西是必须表现的,但如何也保证艺术上的戏剧性?《决胜时刻》这方面做得不错,比如何冀平老师设计的播音员角色非常重要,她上来就念文件、念通讯,把大历史、大政治的这些内容通过播音员传递给观众,这是戏,他们把情绪融到戏里了。

(责编:吴晓琴、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