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记忆何以点亮荧屏?

——江西创新红色表达引领红剧热潮

2019年08月01日08:09  来源:新华网
 

  今年7月,电视剧《可爱的中国》热播引燃了“方志敏热”,也引发了对红色记忆何以点亮荧屏的思考。

  近两年来,江西将发生在赣鄱大地上的红色故事进行创新化表达,塑造多维度的英雄群像,已陆续推出电影《浴血广昌》《信仰者》《八子》和电视剧《初心》《可爱的中国》等,带动了包括大批“90后”“00后”在内的观众“追剧”。

  红色表情:那个时代的风华正茂

  《八子》中的满崽是八兄弟当中年纪最小的,电影讲述了15岁的他参加红军实现个人成长的故事;

  《信仰者》中的寻淮洲是红军历史上最年轻的军团长,牺牲时年仅22岁;

  《可爱的中国》围绕方志敏的生平展开,他牺牲时不过36岁;

  ……

  他们都在风华正茂的年纪流血牺牲。“我希望通过这些年轻革命者的故事,让当下的年轻人感悟先辈们的精神追求——建设一个美好的新中国。”《信仰者》导演杨虎认为,通过塑造风华正茂的英雄群像,电影更具贴近性,更容易引起“90后”“00后”等观众的共鸣。

  对观众而言,既有铮铮铁骨又有绕指柔情的英雄更加“圈粉”。“细姩,我想把我名字当中,志敏的敏字送给你。”这是在电视剧《可爱的中国》中,方志敏对新婚妻子缪细姩说的话,她是方志敏一生的挚爱。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认为,《可爱的中国》以情动人,方志敏对妻子和孩子的爱感人肺腑,无论是身为丈夫的爱,还是父亲的爱,都与对祖国母亲的爱紧密相融。

  在《八子》中,哥哥在失去弟弟时悲痛不已,却毅然拿起弟弟的枪去面对敌人。他一直不曾忘记母亲的嘱托:“你是长兄,六个弟弟你带走了,你一定要把六个弟弟完整带回来。”

  “最打动我的还是兄弟情和母子情。”在《八子》导演高希希看来,真正的庄严能打动人心,打动人心的感情能更好体现庄严。

  红色表达:英雄不是“卫生球”

  “过去,我们塑造的英雄太过脸谱化,都像‘卫生球’一样干净。他们其实也会犯错,但这并不有损于他们的伟大。”《信仰者》编剧李海江认为,对正面人物不人为地拔高,对反面角色不故意地贬低,才能向观众传递真实的情感。

  李海江在创作《信仰者》剧本之初,大量研究党史、军史,倾听同行、烈士家属、政府等各方意见,易稿十余次以求人物和事件的真实。

  江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电影局局长吴永明认为,通过艺术创作真实地再现年轻革命者的形象,是《信仰者》《八子》等红剧打动人心的秘诀。

  “真实性是红色题材作品的生命力,没生命力的作品,我相信青年观众一定不会喜欢看。”高希希说。

  真实性不仅体现在历史细节上,还体现在艺术形象上。根据史料,红十军团二十一师师长胡天桃被捕时,身上穿着有许多补丁的单衣和破烂不堪的裤子,穿的两只草鞋各不同色,他背着一个很旧的干粮袋,袋里装着一个破洋瓷碗,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李海江秉承剧本创作“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以这些历史细节为蓝本,在片中专门设计了国民党将领王耀武和胡天桃的一段对话。

  “你一个堂堂师长,为什么挎着一个破瓷碗?”

  “这是我母亲留下的,要饭的碗。为了天下母亲不再要饭,我才和你们干。”胡天桃被处决后,洋瓷碗和主人一起被掩埋。

  “真实的情感最能打动人心。”李海江写完这一段时,眼睛湿润。

  红色能量:担当使命传递信仰

  “有的商业片像母鸡,能下蛋会赚钱;有的红剧像公鸡,会打鸣能够传递正能量。”一些业内人士这样描述红剧的影响。

  为此,江西坚持按照“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要求,精心挑选导演、编剧、主演等团队,打磨创作出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红色文艺作品。

  “我们不为票房迎合市场,而是用红剧引导丰富市场。”吴永明介绍,《初心》《可爱的中国》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后,反响强烈,既有高收视率,也有高美誉度。

  在部分红剧的创作者看来,国人心中都有家国情怀,通过创新红色表达,再现红色记忆,有助于激发国人心中的这股正能量。

  “方志敏牺牲得太早了,如果我们再不详细地描写方志敏的成长过程,他辉煌、悲壮的一生可能会被人淡忘。”导演吴子牛谈及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拍摄初衷时说,今年是方志敏烈士诞辰120周年,在这个时间点重温历史,会有强烈的现实主义的温度。

  这种“强烈的现实主义温度”,已切实地感染了一批年轻的观众。“这部剧让我渐渐明白在那个年代,革命者为什么能坚决地舍生取义。”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学生李雅婷说。

  “只有让观众了解什么是真正的初心,才有可能做到不忘初心,这是江西进行红剧创作的使命。”吴永明说。(记者袁慧晶、赖星)

(责编:韦衍行、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