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管键琴和小提琴对话 给观众带来心灵共鸣

莫斯其格

2019年05月26日09:36  来源:广州日报
 

羽管键琴和小提琴的演奏交相辉映

5月24日晚,新生代著名羽管键琴演奏家马汉·埃斯法哈尼与英国年轻小提琴家詹妮弗·派克合作,为广州观众带来一场集精致与品位于一体的巴赫与当代作品音乐会。演出后马汉跟广州观众对谈,他认为,羽管键琴和小提琴是对话式的乐器,适合高素质观众在室内环境下聆听、体会和感受,“这种对话式乐器,往往给人带来更多心灵层次上的共鸣”。

现场:

既有巴赫作品,也有为中国巡演所作的《瀑布》

当晚,星海音乐厅珍贵的巴洛克乐器——羽管键琴成为音乐会的主角。羽管键琴演奏家马汉·埃斯法哈尼与小提琴家詹妮弗·派克一起,演绎了巴赫著名的羽管键琴独奏《D大调托卡塔》、为羽管键琴与小提琴而作的奏鸣曲《F小调奏鸣曲》《E小调奏鸣曲》以及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等,此外还有沃尔特·皮斯顿为小提琴和羽管键琴所作的奏鸣曲以及杰瑞米·派克的作品《瀑布》,羽管键琴和小提琴交相辉映,让观众近距离感受到羽管键琴的特别之美。

星海音乐厅的羽管键琴是由世界著名羽管健琴制造商、德国纽珀特J.C.NEUPERT公司制造的双排键,也是最为经典及常用的羽管键琴,音色优美、柔和,星海音乐厅于2006年购入,是当年国内音乐演出场馆的第一台羽管键琴。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黄先生表示:“这场演出有点打破我对古乐演奏家的想象。很有意思的一场音乐对话,我终于听到了星海音乐厅这件宝贝乐器的声音。”带着女儿到现场的谭女士则认为:“百闻不如一见,以前听说过羽管键琴音质特别,现在终于有机会听到这么棒的演出,还有精彩的演后谈,今晚真是太值了!”

有观众在网络上留言:“时隔两年,再次来欣赏马汉·埃斯法哈尼的羽管键琴演奏,同样精彩,我似乎见到了一个新的马汉·埃斯法哈尼。上半场似乎琴的音色有点问题,特别是小提琴的音色比较干。下半场可能调过,羽管键琴和小提琴的音色特别美,演奏十分精彩!两位演奏家的配合也很有默契,下半场的演出是精品!相对于大型的演出,我个人较偏爱这种比较小型的室内乐演出。”

值得一提的是,专门为中国巡演创作的《瀑布》也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它仿佛让瀑布的水滴洒进现场每一个人的心间。据悉,《瀑布》的作者杰瑞米·派克正是詹妮弗·派克的父亲,他也是詹妮弗的音乐启蒙老师。詹妮弗介绍说,《瀑布》的灵感来源于一家人在英国美丽乡村的一次漫步,“山林、瀑布、流水,美好的景象给父亲带来了创作灵感”。她开玩笑说,曾经建议父亲“能不能不要把作品写得太难”,但杰瑞米·派克还是在作品中加入了大量的音符,来代表瀑布的若干水滴,“还好,难度很大的音符部分都落到了羽管键琴的演奏上,我只负责旋律的部分”。

场外:

50万观众在线赏乐感觉“很特别”

值得一提的是,当晚羽管键琴和小提琴的对话演出,除了现场观众能看到外,网络上腾讯艺术频道还对音乐会进行了直播。

记者了解到,当晚,网络上有50万名观众在线,跟现场观众同时赏乐。有网友认为,在线上看高雅音乐会的体验“很特别”,“从来没有想过能用这样的方式看音乐会”。还有观众认为,线上看音乐家的演出,让他们更渴望走进音乐厅,“希望现场感受那种最纯粹、最美好的音乐”。

据悉,除了羽管键琴与小提琴对话音乐会线上直播外,上周末哥本哈根协奏团·巴赫《勃兰登堡协奏曲全集》也采用了全程直播的方式,当时有超过20万观众在线观看直播,男女比例达到1:1。对于打造线上艺术平台,星海音乐厅主任刘莹认为:“现场的观看是无法复制、不可替代的,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一场演出的送达率可以更广更远。”

对话:

马汉勉励小琴童,除打开琴盖,还要打开自己的耳朵

让广州观众惊喜的是,马汉特别注重跟观众交流。在前晚的演出结束后,他和詹妮弗花了近50分钟的时间跟现场观众互动。此外,在5月23日晚,他还举办名为“至臻古乐工作坊——现代钢琴与羽管键琴的异同”的讲座,成功地让观众了解到,“羽管键琴不是博物馆的木乃伊,它是一件活灵活现的现代乐器”。

羽管键琴跟钢琴“不一样”

羽管键琴和钢琴外形相似,但在讲座刚开始,马汉就强调两者是不一样的。马汉说,钢琴与羽管键琴唯一相似的是,他们都有键盘。钢琴通过击弦发声,羽管键琴通过拨弦发声。钢琴虽然可以演奏不同的音量,看似有更多的控制技巧,但是羽管键琴能够让人愉快地演奏巴赫三个声部的作品,无需顾及音量的大小对比,无需做任何牺牲和迁就,“巴赫很清楚他在什么乐器上写作,他是很聪明的”。

“羽管键琴听起来声音像电子琴?”马汉对于观众这个提问非常赞赏。他认为,这取决于羽管键琴发声装置是一个拨片和琴弦,只有“响”或者“不响”两种模式。但是,如果因此认为羽管键琴没有表现力,没有变化,这是错的。

依靠演奏的细微变化,比如音符长短、轻重缓急,优秀的羽管键琴演奏家会让观众听到“力度”的变化。借用《意大利协奏曲》第二乐章,马汉为大家演示了“延迟”弹奏带来减弱的效果,以及“提早”演奏和“装饰音”的运用带来相对渐强和着重的效果。这些变化虽然微弱,却是羽管键琴让人魂牵梦萦的魅力所在。

在乐器对话中表现不同的乐感

据马汉介绍,羽管键琴从20世纪初开始复兴,并在随后与小提琴和钢琴一道,进入主流乐器的视野。有一部分“现代派”认为,羽管键琴可以演奏古乐和新音乐。另一部分“纯粹派”则认为,羽管键琴应该演奏古乐,并且像巴赫这种作品,只适合用羽管键琴演奏。

在巴赫的作品中,音色层次是非常丰富、立体的,不同声部的音乐交织在一起,而羽管键琴和小提琴是怎样更好地表现这些层次的呢?马汉认为:“巴赫音乐中不同的旋律线其实是一种自我的对话,用对话式乐器可以更好地表现其中不同的乐感。羽管键琴和小提琴也是对话式的乐器,他们对听众要求很高——听者必须有很好的艺术素养,在室内的环境下,去聆听、体会和感受对话式乐器,往往能获得更多心灵层次上的共鸣。”在乐器对话中,詹妮弗则透露,小提琴的处理比较难,“我使用的是一把比较大声的小提琴,我一直在努力控制它的音量”。

跟小琴童交流学琴“诀窍”

当晚,一位9岁的小琴童的提问引起了马汉的兴趣。小琴童问马汉和詹妮弗如今每天花在练琴上的时间是多少个小时,马汉说:“如果要说多少个小时的话,我的回答是一整天。”

马汉回忆称,自己从6岁开始学习乐器,先是学习钢琴,后来接触到羽管键琴并爱上这个乐器,虽然父母想让他成为医生或是律师,他却成为了一名羽管键琴演奏家,“现在基本上每天起床以后喝杯水,然后就开始一天的练习”。

回到小琴童的问题,马汉认为,每一次练习对记忆发展都是有帮助的,而詹妮弗则表示,练习就像搭积木,“一层一层往上垒”。詹妮弗介绍说,她的练习不一定用手练,还要用脑子和耳朵练习,“比如说去旅游、做按摩的时候,脑子里都会在想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马汉很认同詹妮弗的看法,“除了打开琴盖以外,还要打开自己的耳朵,比如多来听音乐会,多听好的演奏家演奏音乐,这也会对你有很好的帮助”。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莫斯其格 图/星海音乐厅提供)

(责编:邹菁、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