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游》大结局解析:史塔克每匹狼皆有暗示

2019年05月21日08:14  来源:新京报
 

布兰登和他的“夏天”(狼在第六季被杀)。

艾莉娅和她的娜梅莉亚(狼在第一季跑得无影无踪,在第七季出现,救主后转身离去)。

珊莎和她的“Lady”(狼在第一季被杀)。

雪诺和他的白灵(跟着雪诺走到第八季)。

在《权力的游戏》最后一集的结尾,导演使用了一系列分镜,企图唤回八年粉丝的一丝情怀,也为口碑持续走低的剧集挽回一丝颜面。在这些分镜里,观众们看到《权力的游戏》从狼家(史塔克家)开始,也从狼家结束。

史塔克家包括琼恩·雪诺一共六个孩子,除了在血色婚礼中死去的大儿子罗柏、早已变成三眼乌鸦的布兰登和幼小无助“独狼死”的小儿子瑞肯,其余的幸存玩家都跟着各自的冰原狼走向了不同的命运。接下来我们就分析下狼家子女在剧集中的走向。

布兰登·史塔克

比起他的兄弟姐妹,布兰登的冰原狼“夏天”仿佛是他的眼睛、他的双腿、他的力量,也因此引出了布兰登成为绿先知(三眼乌鸦)的命运。“夏天”虽然在剧中为了保护布兰登死去,但它以及千千万万的狼、乃至其他生物,都成为了布兰登的一部分。

最后一集推举布兰登为新王,体现了创作者通过《权力的游戏》为维斯特洛大陆政治结构改革的决心——“打破车轮”的决心。而这个目标,拥有贵族坦格利安血统的丹妮和琼恩做不到,只有真正舍弃了史塔克的身份、代表着全人类的布兰登能做到——布兰登的存在,是为了以个体象征群体。

也因此“夏天”的名字颇具意义。我们知道维斯特洛的世界里,只有带来繁荣的夏季和代表死亡的冬季。也许布兰登的“夏天”,就象征着维斯特洛大陆最长久也最美好的希望。

艾莉娅·史塔克

在最后的分镜里,艾莉娅带上她的“缝衣针”,展开航海地图,拿上望远镜,要探索维斯特洛以西的世界。而她的命运也与她的冰原狼“娜梅莉亚”相互呼应。

在第七季开头,艾莉娅遇见了已经成为河间地狼王的“娜梅莉亚”,并邀请其与自己一起上路。短暂的见面后,艾莉娅若有所思地说了句“这不是你”——若是“娜梅莉亚”抛弃了自己的自由,和艾莉娅离开,就不是艾莉娅认识的它了,反之,这也正是艾莉娅对自己的认识。

也因此,在这一季里艾莉娅拒绝了詹得利的求婚,选择去开创自己的世界。流着“奔狼之血”的艾莉娅,从来就不是个Lady。

珊莎·史塔克

没有任何一个史塔克的孩子比珊莎更渴望能回到北境了。她从第一季里那个爱慕虚荣、贪恋南方温暖的小女孩,一路成长为一个坚韧、冰冷、倔强的北境人。因为她的狼比别人的都离开得早,珊莎的成长道路持续地在寻找她童年时丢掉的那只狼。也许,在第八季里,她找回来了。

珊莎的成长历程一直由服装配饰刻画。第一季里她是一个看不起北境人的穿着而自己做衣服的女孩,在这一集末尾的分镜,相较于哥哥和妹妹的佩剑,她的象征是穿上了北境人由皮革和厚布组成的、用红色的鱼梁木树叶装饰的衣服。北境女王珊莎,在这一季完成了她的自我认同之路。

琼恩·雪诺

虽然不是艾德·史塔克的亲骨肉,琼恩却是与艾德最像的孩子——作为次子/私生子,他们都被教育成为一名辅助者、循序者,而非开创者。也是因此,他们的人生面临着同样的考验:爱与责任的抉择。

琼恩第一次遇到这个抉择是在他作为守夜人时,收到罗柏举兵南下的消息。琼恩与伊蒙学士展开了一段关于爱与责任的对话。出于爱,琼恩希望能南下辅助长兄,但最后他选择了留在长城,履行他作为一个守夜人的责任。

在这一集里,琼恩再次选择了责任,牺牲所爱。在刺杀龙妈之前,他又回忆起了伊蒙学士曾对他说的:爱是责任之大忌。不论孰是孰非,面对这个命运中的选择题,琼恩其实一直都清楚自己的选择。

在最后一段分镜里,琼恩又拿起“杂种剑”长爪、与他的杂种(白化)狼“白灵”、带领着和他一样不被接受的“野人”回到长城之外。比起伊耿·坦格利安,他其实一直都只是最开始的那个私生子,雪诺。(吴伊杰)

(责编:李慧博、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