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见真章》收官:一群人的转折点 每个人的大时代

2019年05月17日17:18  来源:大众网
 
原标题:《跨界见真章》收官:一群人的转折点 每个人的大时代

  导语:跨界、创业、转型、互联网、大时代。从实体经济到虚拟经济,从城市布局到乡野溯源,跟随《跨界见真章》,见证这些时代的革新者,触摸中国经济发展的每次风云变幻。

  由CCTV-2财经频道著名主持人章艳担任节目制作人的跨界经商访谈类节目《跨界见真章》第二季,于近日收官。据收视调查数据显示,节目播出期间,大屏触达人群超2000万,移动端社交媒体话题指数屡创新高,微博客户端节目主话题阅读量2527万,短视频播放量超800万次。

  自3月2日第二季《跨界见真章》播出以来,12期节目话题覆盖知识付费、新零售、无人驾驶、电子竞技、在线教育等多个新经济领域,在“纪录片探秘+深度访谈”的形式下,节目在荧幕前呈现出一位位你既熟悉又陌生的跨界先行者。

  ▲《跨界见真章》第二季嘉宾阵容

  嘉宾选择多元 话题紧贴时代

  CCTV-2财经频道出品的《跨界见真章》在嘉宾的选择上无疑是另辟蹊径的。第二季的12位嘉宾在各自原先的领域中业已有所成就,但这档节目探寻的更多是他们跨界“告别”过去成功之后的新经历。平行时空下,节目展示出嘉宾真实的人生拐点,并以鲜明的对比呈现出每位“跨界人”的多面性,多元的时代印迹在此生发。

  如果说节目嘉宾吴晓波所著的《激荡三十年》记录的是中国企业1978—2008的变革年代,那么《跨界见真章》讲述的,就是中国新一代创业者在千禧年后的激荡人生。走过数字化时代,历经互联网时代的大浪淘沙,第二季选择的这群跨界者恰好都观察、参与甚至已经乘上了某一次经济转型的风口。而这对于任何一个创业家来说,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

  ▲《跨界见真章》第二季嘉宾吴晓波

  互联网时代,媒体环境的急速变化催生出了新的媒体需求,也不可避免地冲击了包括出版业在内的传统媒体生态。但这也让一批传统媒体出身的创业人,看到了方向,率先从记录者转变为参与者。

  比如吴晓波从书写企业到创办企业,再到搭建平台发现企业的新阶段,不变的是他对“企业”这个词的好奇与热爱。无独有偶,《中国企业家》杂志前主编牛文文,2008年创办《创业家》杂志之初,便致力于做发掘创业者的“星探”,并搭建企业家与新一代年轻人沟通的桥梁,这也是他的“创业黑马”创业孵化器的诞生缘由。

  2014年,经历过一年的井喷式发展,在线教育一度成为了互联网+传统行业的焦点之一。同年,胡彦斌跨界投身互联网音乐教育领域,推出“牛班”APP。但行业的风口永远不等于个人的机遇。线上业务几经调整之后,胡彦斌和他的团队还是决定试水线下办学,结果初战告捷,“牛班”看到了一条全新的出路。从线上教育到落地线下教学,胡彦斌在教育行业的创业之路越走越宽。在今年三月,胡彦斌被柳传志、马云等九位企业家创办的湖畔大学录取,成为了第五期湖畔大学学员。

  ▲《跨界见真章》第二季嘉宾胡彦斌

  第二季节目在嘉宾选择上更多元,也刻意地聚焦在新经济领域。“这些领域不光对我们的跨界者来说是新的,对于整个市场来说也是新生的,我们好奇这些‘创业新人’和新领域之间会碰撞出什么有趣的反应。”制作人章艳说。

  前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吴甘沙放弃天价年薪,离开了扎根16年的英特尔公司,带领团队投身当时还是“前途未卜”的无人驾驶领域,他说“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就是创造未来”;

  前外滩画报总编徐沪生带领“一条”创业四年,转型三次,做遍了短视频、内容电商、线下新零售……徐沪生在节目中说“每一次转型都生死攸关”,但这群跨界者却从不吝惜“试错”。

  第二季节目的海报上有一句slogan是“跨生活疆界,阅读第二人生”。新经济浪潮下的跨界之举,对于这群不安于现状的嘉宾来说,是商业行为上的不停尝试,也是人生角色上的不断新生。

  “以人为本” 商业背后是人性命题

  第二季嘉宾吴晓波在采访中曾说,他对“经济”的探秘,是源于对“人”的热情。同样的,《跨界见真章》创作团队对跨界者的好奇之处也在于商业背后的人物故事。究竟是什么契机,让他们愿意离开舒适区,去投身一个个自己原本全然陌生的领域;又是哪些特质,让他们在一次次心态起伏中达成跟自己的和解,完成这种“第二人生”的蜕变?通过走进被访者的生活、工作空间,《跨界见真章》以“浸入式”的采访形式给出了答案。

  2015年6月,封新城离开了自己供职了19年的《新周刊》,来到大理洱源县的凤羽小镇,为自己建了一处隐居之所,命名为“退步堂”。为了弄清这个曾经“中国最会起标题的男人”为什么突然决定“退隐山林”,节目团队奔赴云南,在山河湖海中细细品味了一番封新城口中的“慢生活”。

  ▲《跨界见真章》制作人章艳深入封新城创业项目地区

  制作人章艳说:“我在采访中、挖掘故事的过程中,慢慢发现,我们节目见真章,见的其实是人。我在追问的是那么多条路,他为什么选择了今天这个方向;为什么有人十几年前事业巅峰却想要租个岛种起了杨梅;有的人明明可以靠流量靠名气去圈钱,他为什么还愿意花快一年的时间去打磨一个产品,这些是我好奇的,我相信观众也有这样的好奇。”

  封新城偏居云南是为了逃离都市快节奏的繁杂生活;吴晓波新书大卖却忧心忡忡地买了个岛,担心以后自己的书卖不出去,至少还可以种地养家;徐沪生一开始没有做视频的经验,就干脆跟团队把视频当成‘会动的杂志’来拍。很多嘉宾在《跨界见真章》中展露了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

  诚然,当下市场中不乏优秀的商业节目。但《跨界见真章》确实有自己独树一帜的一面,在追求专业、有深度的财经探索之外,创作团队也在记录和呈现那些理性思考之外的人文情怀。

  不求得出商业成功的金规玉律,只求思维的无限发散。这是一档真正站在观众角度、能让观众静下心来看的节目,从第二季的收视率和社交媒体好评度来看,《跨界见真章》是一档能走进观众内心的商业访谈节目。

  “跨生活疆域,阅第二人生”,《跨界见真章》第二季,无论是从节目设置,亦或是内容呈现,都用实际行动为观众展现了一场对于“双创时代”的思考,对于人的思考,聚焦新经济时代,关注创业者本身。

  在商业的智慧背后,是创业者最宝贵的人生体验和感悟。正如制作人章艳说:“我希望带领观众看到的不仅是创业故事,更是每一个人都需要用心管理经营的人生智慧。”

(责编:吴亚雄、汤诗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