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宁浩:《疯狂的外星人》如何“疯”出喜剧高级感?

人民网记者蒋波

2019年02月03日13:24  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精彩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

点击进入“文艺星青年”>>

【编者按】说起宁浩,中国电影观众并不陌生。2006年,《疯狂的石头》横空出世,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9年《疯狂的赛车》、2014年《心花路放》票房口碑的接连成功,让鬼才导演宁浩成为国产电影的黄金招牌。宁浩本人也完成了从电影制作到帮扶新导演、新电影的全新身份转变。

2019年2月5日大年初一,第三部“疯狂”系列作品《疯狂的外星人》将得以与观众见面。虽然有了“外星人降临地球”这一充满科幻感的表现形式,但影片最为核心的,仍然是延续了“疯狂”系列的荒诞。“文艺星青年”独家专访了导演宁浩,听他讲述“疯狂系列”是如何“疯”出喜剧高级感?

选择难走的路,就是为未来赋能

人民网:你现在有很多身份,比如导演、编剧、监制,在热门电影里也会看到你客串角色的身影。这其中的变和不变是什么?

宁浩:我首先不是个好演员,我也不太愿意去演戏,但是我会在跟我有关系的电影里面客串一下,仅此而已。监制也好编剧也好,这都是创作型工作,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别。

人民网:创作型的工作才会触发你的兴奋点?

宁浩:对!要不然还有什么兴奋的事情呢?我觉得创造本身还是蛮有价值的。

人民网:《疯狂的赛车》时,你开玩笑说写残了七个编剧,这次《疯狂的外星人》编剧们还好吗?

宁浩:(大笑)《疯狂的赛车》剧本写了八个月,这次“外星人”的剧本写了五年,时间太长了。编剧实在写不动了,写一年就不行了需要休息,再换一个编剧来。我也理解,其中也有编剧再回来,接着不停地轮番工作。

人民网:科幻题材在剧本方面会更加小心谨慎,还是因为你对剧本更加重视?

宁浩:科幻题材难度太大。剧情涉及到了外星人,当这个外星人一存在,就会涉及到西方文化、中国文化、还有所谓的外星人文化,让它们自洽在一个系统里非常困难。我除了对中国本土文化了解以外,西方文化还能体验体验,外星人世界怎么办呢?所以这种时候,对编剧的能力要求就特别高,归根结底就是要让剧情和角色都“立”得住。

持之以恒,保持对社会的关注

人民网:沈腾、黄渤都是非常优秀的演员,两人在片场即兴发挥的多吗?

宁浩:其实在我的每个电影里都有即兴发挥的桥段,即兴才是生动的嘛,这就是我拒绝在开拍前、做那种过分严谨、教条准备的原因。比如说现在流行做做动态预览,做非常严格的分镜、我个人不太喜欢那种方式。和两位演员的合作特别愉快,他们给了这部戏很多好的灵感。

人民网:在你的每部电影里,都能看到对现实世界的一些思考。在《疯狂的外星人》里,你想和观众们分享什么?

宁浩:想和观众们交流的还是蛮多的。这是一个事关时代的故事,事关自己是不是落伍的故事,事关落伍的人是不是有尊严、是不是应该被尊重的故事。

人民网:在你的电影里,小人物的辛酸与乐观是藏在笑声背后的,像这样有高级幽默感的喜剧为何在当下电影市场里特别少见?

宁浩:因为我做的不是喜剧,我没准备奔着喜剧来做,可能就不太一样。我对我的电影的认识,就不是喜剧。我觉得就是现实主义的荒诞剧,我只是截取了荒诞的面,荒诞本身会有些可笑,但荒诞只是一个处境。其实每个人都处在这个荒诞的语境之下很尴尬,只有发笑才能对抗那个尴尬,或者对抗那个绝望。从一个视角来说就是嘻嘻哈哈来对抗绝望、悲剧的部分。

保持初心,才能与梦想不期而遇

人民网:十年前,你说中国电影的当务之急是拓宽电影市场。2019年,你认为中国电影的当务之急又是什么?

宁浩:经过这十多年的建设,中国电影市场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我们上《疯狂的石头》的时候,全国几千块银幕,现在总数已经突破了6万块,十年有十几倍的增长变化。观影人群从过去只是文艺青年、知识分子的圈层,向所有的层面辐射,大家都去看电影,变成了一种日常的消费行为。这就是中国电影赖以生存的土壤,有了这样肥沃的土壤,才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才投入到电影创作当中。未来十年,电影市场的舞台搭好了,就看我们能唱出什么好戏来。

人民网:基数大了,出精品佳作的概率就高了。

宁浩:这个舞台搭好之后,也会帮助到那些青年导演。比如《药神》导演文牧野,他的第一部电影上映后,就可以取得很好的成绩,因为中国电影有这么大的市场和空间,让有才华的导演都浮出水面。我觉得这都是好事情。十几年前拍电影,投资也不敢投,投完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本,放映都不知道到哪放去。

人民网:困难的时候已经都过去了。

宁浩:下一个阶段,会迎来一个更好的局面。

友好提示:本文为人民网文化频道官方微信号“文艺星青年”(wenyixingqingnian)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合作!

(责编:蒋波、吴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