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改剧要“出圈”需向精品制作看齐

2019年01月28日09:33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漫改剧要“出圈”需向精品制作看齐

漫改剧《火王之千里同风》海报 资料图片

漫改剧《艳势番之新青年》海报 资料图片

前不久,由猫眼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电视剧市场观察》显示,近几年IP大战消耗了大量网络文学资源,漫改剧或成为IP改编的新蓝海。而随着网络文学改编剧接近饱和,接受二次元漫画文化熏陶的90后、00后成了影视剧的核心收看群体,性价比高、可塑性强的漫画IP逐渐成为影视创作的“香饽饽”。

2016年的剧版《秦时明月》让漫改剧进入了加速发展的阶段,2017年《镇魂街》等剧的出现让漫改剧进入井喷状态,2018年的剧版《快把我哥带走》和《火王》系列掀起又一波漫改剧热潮。据统计,过去两年的时间里,根据漫画改编的真人剧共播出14部。不过,漫改剧看似火爆,实则困难重重,甚至经常被原著粉丝吐槽“毁经典”。

1、剧本创作太随意 漫画原著粉丝不买账

刚在湖南卫视收官的漫改剧《火王之千里同风》不仅取得了高收视率,也获得了观众的好口碑。在制作团队看来,由芒果TV自制的《火王》系列电视剧作品告别了对IP改编的过度依赖,专注内容本身。据介绍,在改编时主创人员以“平行时空”对原著时空架构加以改良,并加入许多观众喜闻乐见的元素,契合当下受众的观剧审美需求。《火王》制片人彭丹说:“漫画原著作者游素兰对整个影视改编非常认可。虽然故事有所改动,但是故事内核是不变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漫改作品都是成功的。改编漫画是一项需要花大量时间和功夫的高技术活儿。漫画的独特魅力在于它丰富的想象力、特殊的叙事模式和夸张的表达方式。如何在保留漫画主线剧情和内容精髓的基础上进行本土化改编,如何在守住原著粉丝的基础上开拓普通新粉丝,一直是漫改剧的重要难题。一位资深漫画编辑对记者说:“大量漫改真人剧项目的推进过程步履维艰,原因多种多样,其中行业内自身的原因在于一些漫改真人剧的编剧不了解漫画,也没认真读原著,写出来的剧本原著粉丝并不买账,观众更无法接受连逻辑都不通顺的台词和前后无法连贯的人物行为。”

2018年,改编自韩国人气漫画《狂野少女》的电视剧《甜蜜暴击》被网友调侃“没见到甜蜜,每一秒都是暴击”。而根据日本神尾叶子的经典漫画《花样男子》改编的新版《流星花园》则再一次刷新了观众对青春偶像剧的“认知”。原著里“横行霸道”的F4变成了“学霸”,道明寺被女主角杉菜踹了一脚后,莫名爱上对方,“F4虽然很花心,但都很尊重女孩子”等被改编得不合实际的剧情和尴尬雷人的台词比比皆是。

在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主任编辑闫伟看来:“一些披着漫改剧外衣来炒热度、谋关注的劣质电视剧,无论是故事情节,还是作品细节,都经不起逻辑的推敲和观众的检验。”其实,很多漫改剧播出效果不理想,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改编时的出发点就跑偏了。创作者单纯想蹭漫画IP的人气热度和粉丝基础,没有从故事内核和人物本身出发去改编,依托这样随意的剧本呈现出来的电视剧不仅原著粉丝不买账,普通观众也不会欣赏。

2、对人物的刻画应重于对流量的追求

为了打破二次元向三次元进阶的“次元壁”,一直以来受业内推崇的起用高人气明星来吸引粉丝关注的策略已经失灵。一些漫改剧播出后市场和口碑双双不佳,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选角不符合原漫画人设以及演员表演不达标。

相较于普通电视剧,漫改剧的创作者不仅要在剧本打磨上苦下功夫,还要在选角上考虑诸多因素。彭丹说:“仲天的角色肯定不会是一个小鲜肉,因为角色本身有着丰富的经历,在情感的表达上也很多元化,所以在演员方面一定是一个有品质感的男人。我们找了很久,最终选定陈柏霖来诠释在三个时空层面有着三段刻骨铭心爱情的角色。”《快把我哥带走》的制片人黄星谈道:“我们选演员的第一标准就是视觉上要像,虽然说真人跟漫画形象没法比,但是气质和某些角度一定要像,然后表演能力要过关,最后通过我们服装造型和后期来帮助演员完成角色。”

《艳势番之新青年》总制片人梁振华表示:“在选角时固然考虑到黄子韬和易烊千玺的人气,但是最看重的是他们与原著角色的契合度,最欣赏的是他们在拍摄过程中对演技的努力探索以及对角色的诠释。”为了演绎好崇利明这个角色,黄子韬在剧组待了7个月,大部分打戏亲自上阵,常常在片场以泪洗面。甚至为了拍好一天之内的十几场哭戏,早上7点喝了2两白酒来寻找状态,生离死别的表演感动了所有的主创人员。“这部戏里面,你们看到黄子韬所有的眼泪,没有一滴不是真实的,没有用过一滴眼药水。黄子韬几乎奉献了他从影以来最饱含真情的一次演出。”梁振华告诉记者。同样,作为青年演员的易烊千玺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为了拍好与母亲告别的那场戏,在时间到了、导演说可以通过的情况下,他仍然坚持重拍一遍,花费两个小时把自己和周围演员的情感投入做到最佳。“从筹备到制作,从幕后到台前,有了每位主创的匠心付出,漫画中的人物才能最终跃然屏上。”梁振华说道。

因此,仅靠演员热度换来的短暂关注,无法让观众真正满意,漫改剧唯有通过细致的刻画和精准的选角,才能在展现情节的基础上,塑造有血有肉的丰满人物形象,实现对人物性格更加深刻的表达。

3、漫改剧只有制作精良才能满足观众

未来,将有一大批漫改剧在路上。2019年即将播出的有改编自韩露的漫画《艳势番》的《艳势番之新青年》,以及改编自壳小杀和左小翎的同名漫画的、由井柏然和刘亦菲主演的《南烟斋笔录》……除此之外,多部漫改剧作品开始筹备。腾讯影业宣布重启日漫《网球王子》的拍摄,邀请李娜、姜山担任技术指导;徐静蕾也宣布与腾讯影业合作,推出漫改剧《一人之下》,并担任监制;华策影视宣布重启剧版《长歌行》,剧本将由裴雨飞和常江联合完成;厚海文化宣布与擅长青春校园题材的小糖人影业联合开发日本漫画《棋魂》……

纵观近几年漫改剧的发展,要么是原著粉丝圈的小众狂欢,还原度和评分虽高,却难以击破次元壁、拓展新市场;要么因主演阵容备受关注,但在剧本打磨或演员契合度上有所欠缺,无法实现市场和口碑的兼得。在闫伟看来:“漫改剧若要‘出圈’,要克服‘剧情改编、演员挑选、影视呈现’这三个问题,用精品制作来打动观众。”国内某原创动漫平台副总裁谢正瑛对漫改剧的未来发展保持乐观态度,她表示:“虽然目前漫改真人剧还没有出现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爆款,但是以漫改真人剧的难度来讲,能够制作完成并顺利播出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相信随着漫改真人剧前作经验的积累和漫画IP的时间沉淀,未来的漫改真人剧一定会出现爆款作品。”

虽然大批漫改剧将陆续面世,但只有制作精良才能满足观众。闫伟对记者说:“IP失灵是因为创作者在创作态度上出了问题,一味依赖IP,只会让作品变得枯燥乏味。因此,漫改剧如果想要迎来春天,只有朝精良制作方向发展,抓住原著粉丝的同时,突破圈层文化,让更多观众被优质的内容吸引,让更多漫改剧赢得观众的掌声。”(牛梦笛 胡琪)

(责编:韦衍行、汤诗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