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电狂响》中不再是喜剧担当 马丽自曝曾差点得抑郁症

林芳

2019年01月06日09:45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马丽自爆曾差点得抑郁症

《来电狂响》剧照

喜剧电影《来电狂响》的票房成绩不俗,让该片成为2019年的第一匹“黑马”。作为主演之一,马丽此次在片中不再是搞笑担当,反而演了片中最沉重的角色——她饰演的是一位需要用药物来控制情绪的、患有抑郁症的职场女性韩笑。近日,马丽接受了记者采访,她透露,这个角色是自己选的,“我觉得这样的角色可以替更多女性发声。喜剧之外,我是个演员,演员就应该去塑造不同类型的角色,没有转型这一说。”

“最后砸啤酒瓶一场戏,从晚上8时拍到凌晨12时,一镜到底拍了12条”

广州日报:韩笑这个角色带给你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马丽:对于观众来说,这次大家看到了跟以往不一样的马丽。因为之前都是喜剧,这一次算是内心戏比较丰富的。她是一个职业女性,又是一个有抑郁症、被上司侵犯的女性。包括瞬间情绪的转换,面对朋友还要强颜欢笑,但是一转身所有的噩梦出现的时候那种痛苦,我觉得还是挺难拿捏的。挑战性最大的应该是最后砸啤酒瓶一场戏,从晚上8时拍到凌晨12时,一镜到底,足足拍了12条,第12条就是最后大家看到的这个。非常感谢这个团队,我觉得我们像一家人一样非常的温暖。

广州日报:相比原版,中国版的喜剧意味更足,几位演员之前也在不同的领域有各自的表演经验,有没有在拍摄过程中感受到不同喜剧风格的碰撞?

马丽:其实原版我在拍之前是没有看过的,我只是听说过。因为我很怕看完原版之后,会有模仿或者是借鉴的地方。我们七个人在一起,包括导演、编剧、监制,我们都在一块儿研究,其实这戏更像话剧,我们在探讨每一个人。喜剧风格最多的还是乔杉老师,因为他生活中就特别搞笑,所以有他在的地方就特别开心。

广州日报:《来电狂响》是一个围绕手机展开的故事,生活中的你是个依赖手机的人吗?

马丽:我算是一个有手机依赖症的人,但是我不会看对方的手机,比如说我老公的手机我不会看。我从认识他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把我的指纹密码输入到他的电话里面,没有什么防备我的事情,那就没有必要去看了。

“喜剧之外,我是个演员,演员就应该去塑造不同类型的角色”

广州日报:一开始为什么会答应演这个角色呢?跟你之前的喜剧路线好像差距挺大的。

马丽:这个角色是我自己选的,我觉得这样的女性角色可以替女性发声,这是我做这个决定的最大原因。作为喜剧演员,你突然开始演一些正剧了,有人会问是不是要转型,完全没有,我还是会将喜剧进行到底,但是在喜剧之外,我是个演员,演员就应该去塑造不同类型的角色,去扮演不一样的角色。我希望我是作为演员的身份在这个职业里面继续成长。

广州日报:电影中韩笑有很多内心戏,你都做了哪些准备?

马丽:其实,我自己也曾经差一点点得了抑郁症,所以我知道那种痛苦的过程。我也有上网去查一些抑郁症的状态,包括他们的内心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觉得韩笑身上有太多当今社会上的话题,关于女性的,包括女强人、女白领、大龄女青年、剩女,很多社会热议的点在她身上都有,我就想通过这片,让很多女性面对这些问题,敢于面对自己。

广州日报:沈腾在微博帮你宣传新电影,有人说他是被逼的,真的吗?“神马组合”什么时候再合作?

马丽:他是被逼的?我不知道啊,这点小忙他还不帮,不可能。我们“神马组合”呀,如果是电影的话,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角色和剧本,有就一定会合作,我们也很期待。

广州日报:现在沈腾年轻时的照片被翻出来了,非常帅气。你也特别漂亮,但大家一看到你就说马冬梅,有没有觉得演喜剧影响了观众对你们真正颜值的认知?

马丽:对,沈老师年轻的时候确实挺帅气,有点混血儿的感觉,但是我年轻的时候讲真心话还没有现在好看。我们的颜值倒不是因为被喜剧耽误了,演喜剧,你真的不可以去控制你自己的形象,还是要放得开、放得下。我们是用实力说话的(笑)。

“一个好的口碑比几十亿元的票房带给演员的成就感更大一些”

广州日报:你在去年晋升为“双10亿电影女主角”,希望新电影能突破多少亿元?

马丽:这个“双10亿电影女主角”是因为观众和媒体对我的喜爱才给我这样的称号,一直让我压力倍增。新电影我也没有希望它的票房突破多少亿元,我就希望它的口碑是得到观众认可的,我觉得一个好的口碑比几十亿元的票房带给演员的成就感更大一些。

广州日报:以后选择角色有什么样的考虑?有哪些角色是自己比较想演还没有演到的?

马丽:做演员,不管什么样的角色,我都想去尝试。不管是喜剧、正剧、文艺片,还是其他类型的片子,只要是好的角色,我都希望去尝试,想活在角色的世界里,走她走的路,过属于她的生活,感受她的一切。比如正在拍的《东北虎》,会让大家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我。

广州日报:今年还有没有上春晚的计划呢?

马丽:说到春晚,目前还是个秘密,我们在准备,如果可以的话,有好的作品表演出来,我相信会给大家带来一个新年礼物。

(责编:邹菁、吴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