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内地票房不俗 边缘人题材引众多关注

何晶

2018年08月11日08:33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安藤樱一场“哭戏”无声胜有声

  信代(安藤樱饰)的眼泪震撼人心

  信代从小女孩由里的身上看到了自己

  安藤樱与导演是枝裕和亮相戛纳

  “兄妹”祥太和由里

   “父子”两人昨天曝光了一组写真

  拼凑的一家人互相依恋

  “奶奶”初枝收留了前夫的孙女亚纪

  是枝裕和导演的日本影片《小偷家族》正在中国内地热映中。该片上映一周,内地累计票房接近8000万元,在日本真人电影中实属不错的成绩。

  这几天,主演安藤樱的一场哭戏在社交网络上引发热议:“安藤樱演技炸裂!”“安藤樱片尾这段哭戏,85后演员有能与之一战的吗?”事实上,安藤樱在日本早已是一名老道的演员了。

  哭戏

  “她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眼泪,结果还是没忍住”

  《小偷家族》的故事围绕一个拼凑的家庭展开,一群毫无血缘关系的社会边缘人,组成了一个“家庭”。每个人都努力扮演着自己的家庭角色——奶奶、丈夫、妻子、妹妹以及子女,他们靠偷窃补贴家用,物质上极度匮乏,却形成了一种相互依恋的关系。其中,安藤樱饰演的就是这个家里的“妻子”信代。

  片尾,这家人的不合法关系被揭穿,信代因为涉嫌“诱拐”而面对审问。当审问员质疑她是因为自己无法生育而诱拐孩子,并问到两个孩子是如何称呼她的时候,信代的眼泪开始决堤。她没有放声大哭,甚至没有一声啜泣,只是用手掩饰不停地流下来的眼泪。那一句“生下孩子就自然成为母亲了吗”,更是发人深省……短短三分钟,安藤樱将信代这个角色的复杂过往,以及她希望成为母亲的心情全都呈现出来了。

  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小偷家族》拿下了金棕榈大奖,安藤樱惜败于《小家伙》主演萨曼·耶斯亚莫娃,错失了最佳女演员奖。但评委会主席凯特·布兰切特高度评价说:“如果我们这些演员今后展现了那样的哭戏,不用怀疑,那就是在模仿安藤樱。”

  电影节期间,有媒体采访安藤樱,问她这场哭戏是否特别难拍。安藤樱却说,当时拍摄进度挺快的,并没有用太长时间:“拍摄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对导演说,信代在这个家里从来都不称自己是‘妈妈’,即使有这样的机会,也从来没有说出口。或许正因为这样,导演后来会让池胁小姐(审问员饰演者)问我:‘那孩子在家中是怎么称呼你的?’当时我就觉得,可真会刁难人啊!信代一直都有种矛盾的心理,她无法将自己称作一个母亲。所以在面对审问时,她想着绝不能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眼泪,一直努力地强忍着,结果还是没忍住。”

  合作

  “是枝导演创造了一种氛围,让我们把感觉释放出来”

  《小偷家族》是安藤樱与导演是枝裕和的第一次合作。是枝裕和透露,有一次他在街上偶然遇到安藤樱:“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是因为什么理由邀请了她,但我会想,如果这个角色不是她来演,会变成什么样?她演得真是太棒了。”

  《小偷家族》也是安藤樱产后复出的第一部作品。“对于要兼顾育儿与拍摄工作的我来说,真的是最棒的拍摄环境了。”安藤樱说,拍摄是枝裕和的戏非常放松,“以前拍戏时,正式拍摄的场记板一打响,我就会产生一种紧张感,感觉空气突然变得稀薄,就像置身在真空袋中一样。但在是枝导演的戏中,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演员们可以自由呼吸。他为我们创造了一种环境,让我们可以放松地站在镜头前。”

  “至今为止的所有拍摄中,这是我第一部没有做过多思考的作品。”安藤樱说,拍摄《小偷家族》的过程,就是她和这个“家”、和是枝导演的班底相遇相知的每一天。“拍摄过程中,我和这个家逐渐产生了羁绊与纽带,导演则以一种守护者的方式来制作这部作品。不知不觉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这样的家庭氛围。我们自然地产生了独有的氛围感,并将这种感觉释放出来。”

  电影开拍前,安藤樱一直觉得信代是一位品行不好的女性,比如她会让孩子去偷东西,身上的衣服和家里到处都是脏兮兮的:“她总是拿着公筷吃遍餐桌上的所有东西,有种脏兮兮的感觉。但是看过电影首映的朋友们都说,并没有觉得她脏兮兮,这一点我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表演

  “我想以重新认识自己的感觉,享受今后的每一部作品”

  安藤樱出生于1986年,父亲奥田瑛二是一名导演和演员,母亲安藤和津是散文作家,姐姐安藤桃子是电影导演,丈夫柄本佑也是演员。在美女如云的演艺圈,安藤樱的样貌并不出众。她说:“小时候我总觉得自己的脸和演员拉不上关系。如果我说自己想当演员,一定会被身边的朋友挖苦:‘丑女还想当演员,一定是因为父亲是演员的缘故吧。’”她还曾自嘲鼻梁低,看3D电影都无法集中注意力,因为眼镜架在鼻子上太重了。

  2006年,20岁的安藤樱通过出演父亲导演的电影《长途漫步》而出道。之后,她主演园子温导演的《爱的曝光》,获得横滨电影节女配角奖和高崎电影节最优秀新人奖。在《百元之恋》中饰演的“废柴女拳击手”角色,让安藤樱一时圈粉无数,更因为远超年龄的表演成熟感而被誉为“日本的斯特里普”。

  2014年,安藤樱被日本电影旬报选为“日本电影史上100位女演员榜”第八位,是前十名中唯一未满30岁的演员。在2017年第3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上,安藤樱与满岛光、苍井优和宫崎葵四人被选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银幕缪斯”。

  被问到表演秘诀,安藤樱说:“我并不以女演员为目标,而是以角色为目标。”而每次拍摄结束后,她都能发现和认识到自己的另一面。“我想以这种重新认识自己的感觉,享受今后的每一部作品。”安藤樱说。

  链接

  瞧这一家子

  ●“奶奶”初枝(树木希林饰演)

  初枝是一个被遗弃的老人,她的老房子和养老金为毫无血缘关系的一家人提供了一点庇护,而她最后的离世也让这个脆弱的家土崩瓦解。树木希林是第六次出演是枝裕和的作品了。导演说,这个角色一开始就是按照树木这个演员来写的,“除了她以外没有人能胜任这个角色”。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树木留了比平时更长的头发,还把假牙拿掉了,因为“这样看起来更恶心”。

  ●“丈夫”治(Lily Franky饰演)

  中年男人治是一名体力劳动者,但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于是他会带着捡回来的小男孩祥太一起去超市偷东西填补家用。治的饰演者是Lily Franky,这是他第三次出演是枝裕和的作品。导演说,在《如父如子》中Lily Franky饰演的经营电器店的父亲角色让人印象深刻,所以他想再拍一次那样的Lily先生:“他对表现人性中的污点和糟糕的部分非常擅长。”

  ●“妻子”信代(安藤樱饰演)

  信代是一名洗衣房女工。而在这之前,她其实是擦边性服务工作者,并因此结识了治。

  ●“妹妹”亚纪(松冈茉优饰演)

  亚纪表面上是信代的妹妹,其实是“奶奶”前夫的孙女,离家出走后被“奶奶”收留。导演原本对这个角色的设定是“没什么特色的胖女孩”,但在看了松冈茉优此前的作品后,为了选用她而特意为她量身改了剧本。导演说:“她的情感不外露,会在表演猛然停止的瞬间迸发出强烈的感情。我就按她的特点写了这样一个场景。”

  ●“儿子”祥太(城桧史饰演)

  祥太小时候被大人锁在汽车里,治在盗窃过程中无意中把他“捡”了回来,并带他一起在超市偷东西。11岁的城桧史是通过试镜被导演选中的,导演将自己那个年代的少年成长细节加进了角色里。城桧史在片中的表演非常出色,甚至有人说他不亚于《无人知晓》的柳乐优弥,后者是戛纳电影节年龄最小的“最佳男演员”。

  ●“女儿”由里(佐佐木美雪饰演)

  5岁的由里同样是因为被父母忽略和虐待而被信代夫妇“捡”回家的,饰演由里的佐佐木美雪也是参加试镜被选中的。当时其他小女孩都在卖力表演,只有她坐在旁边吃薯片,因此而被导演相中。拍摄过程中,佐佐木的牙齿掉了,这个细节也被拍到了电影里。拍摄时,导演不给孩子剧本,而是口头给他们讲述一个故事,让孩子自然发挥。

(责编:邹菁、吴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