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文旅·体育

袁弘自觉当“护花使者”:衬托嘉宾是我最大的任务

莫斯其格
2016年09月22日07:42 | 来源:广州日报
小字号
原标题:袁弘:衬托嘉宾是我最大的任务

《我们来了》录制现场

袁弘

记者获悉,本周五播出的湖南卫视《我们来了》中,十位嘉宾将来到大连消防队,与消防战士们一同挑战各项高难度项目,袁弘也将在本期节目中重返部队,在大连消防队的训练中再次展现英勇的男儿本色。据悉,众嘉宾需要和消防战士们共同协力完成一场“百米梯次演习”,身为队长的袁弘尽职尽责,一直细心地记住消防战士们所说的每一个细节,同时不断贴心地提醒自己队友要注意安全。昨日接受记者媒体采访时,袁弘表示,当消防员的感受和以前参加《真正男子汉》时进军营很不一样,“觉得消防武警官兵特别不容易”。在节目里跟多位女神嘉宾相处,袁弘自觉当“护花使者”、“园丁”,他还透露,女嘉宾们私下分享女生话题,“我才明白,原来女人是这么想的。其实真的有助于我和我老婆的相处”。

当队长自嘲像“刘姥姥进大观园”

广州日报:这一次在《我们来了》里担任队长,身边这么多女神嘉宾。花团锦簇的感觉是怎样的?

袁弘:有一种掉进大观园的感觉,但是跟贾宝玉不一样,他一出生就在大观园,我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突然一下就身在花丛中,要做一个护花使者,要做一个园丁,责任重大。

广州日报:和这么多女神相处,谁最吸引你?

袁弘:不能说吸引,这么多女神都很让我欣赏。她们每个人各有不一样,比如说雅芝姐,我从小看《新白娘子传奇》长大,突然有一天她站在我的眼前,觉得很不真实。嘉玲姐,我是看她的电影长大的,有空就会跟嘉玲姐聊,哪部戏是怎么拍的,哪部戏角色是怎样的。

广州日报:之前奥运冠军们上了节目,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担心过体力等各方面被碾压?

袁弘:作为队长,其实就是衬托嘉宾的,我们不用担心被碾压,让他们出彩才是我们最大的任务。

广州日报:当工作压力大的情况下都怎么排解?

袁弘:我还好,我这个人不是一个会常常有太大压力的人,所以没有特殊的排解,当然,有时候工作强度很大,连续时间很长,就会觉得很累,就觉得这个弦蹦得太紧,就会选择出去旅游,去一些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呼吸一下比较轻松的空气,就是挺好的调节手段。在那些地方,自己放空一下,不做任何工作,四处闲逛,看看书看看电影什么的,对我来说,就是很好的解压。

旁观女神,有助于我和二姐的相处

广州日报:和这么多女神在一起,二姐放心吗?

袁弘:我老婆放心,她可放心、可开心了,她之前就挺喜欢看这个节目,她上一季每一期都看,她跟我说,她看了这个节目很羡慕,在这个行业里,你一直拍戏,其实很少有机会跟你的同行其他的演员交到朋友,因为大家没有机会生活在一起,在一起都是工作,她看了这个节目,她觉得羡慕她们可以交到朋友,在这个圈子有这样一群人可以交朋友,我来,她羡慕,并不紧张。

广州日报:自己内心有没有悄悄地把女神们和二姐作对比?

袁弘: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都有自己的棱角。嘉玲姐说,可能大家看到艺人是光鲜亮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家人才看得到。但是在这个真人秀里,大家都很真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很多面,我觉得我在学习怎么样更了解女人,这会帮助我学会跟身边的女性包括跟自己的妈妈以及老婆相处。有时候她们聊一些女生之间的话题,没把我和涵哥当男生,就当着我们的面分享女生的心情和想法,那真的会让我更加了解,原来女人是这么想的。其实真的有助于我和我老婆的相处。

广州日报:二姐有没有跟你聊过她想不想来参加节目?

袁弘:我跟她聊这个事情,很早就聊过。其实她一直不太敢接真人秀,她可能觉得这个对于她来说压力比较大吧,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应对。她觉得作为演员,重心是演戏,所以少做真人综艺节目。

参加朋友婚礼,胡歌都特别开心

广州日报:昨天是胡歌的生日,有打电话祝生日快乐吗?

袁弘:有跟他聊天,聊了一会儿。然后要给他礼物,他也一直不给我地址,说地址在心里。

广州日报:有关心好兄弟的感情事吗?

袁弘:这个事儿,关心也没用,身边的谁都急不来,他自己缘分到了自然就来了。

广州日报:参加好友的婚礼,胡歌每一次都被大家调侃,他难过吗?

袁弘:他不会难过,每次参加婚礼,他都特别开心。

(责编:邹菁、蒋波)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推荐视频
  • 《悬崖之上》为隐蔽战线群英立传
  • 张桐与你一起重温《青春》
  • 白敬亭与你重温《史砚芬诀别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