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花》:夹缝中人学会寻找阳光

2018年04月17日10:25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黄金花》,夹缝中人学会寻找阳光

  女主角黄金花带着儿子与邻居唱K减压。

  凌文龙获得最佳新演员奖。朱元斌 摄

  毛舜筠在金像奖后台呼吁大家关注自闭症患者家庭。
  

  在刚结束的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礼上,入围4项大奖的《黄金花》最终拿了两个奖。饰演妈妈黄金花的毛舜筠当上了影后,而扮演儿子光仔的凌文龙拿下最佳新演员奖。入行42年的毛舜筠首度拿下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从台上致辞到后台受访都激动万分。得奖当然开心,但她说最开心的还是能和“儿子”一起得奖,“我们两人得奖,希望能给《黄金花》带来更多关注度,让更多人进场看电影,学习和了解自闭症患者的日常,给他们和有自闭症患者的家庭更多的关怀,这才是最要紧的。”这部电影,将于4月20日在内地上映。

  黄金花之苦·无止境地承担

  导演陈大利自编自导的《黄金花》,在剧作上不算非常成熟,但当中显示的质朴真诚以及人文关怀,足以让《黄金花》展现质感。

  电影一开场就是毛舜筠扮演的黄金花在类似社区活动中心的地方接受采访。被问日常生活时,她淡淡表示要服侍家中两位皇上。被问是两个儿子吗?黄金花说:“不是,一个老公,一个儿子。”

  黄金花就是普通香港师奶的真实写照,每天照顾好老公和儿子的生活,是她们最大的“工作”。然而,黄金花比很多师奶艰苦,电影开始没多久就拍到黄金花给儿子和老公做早餐的画面,20岁的儿子光仔想吃虾条,黄金花不肯。光仔气到猛锤自己的头,各种自残行为随之发生。

  吕良伟扮演的老公用身体压住光仔,后脑勺被光仔挠出血痕,黄金花熟练拿出两个卷纸的卷筒,塞在光仔手上让他捏住。两夫妻不停柔声安慰情绪失控的光仔,最终让他安静下来。

  电影只用这一幕就拍出了这个家庭每天要面对的问题。光仔是自闭症患者加中度弱智,他只会偶尔说出几个单字,更多时候是用怪声和极端变化的情绪来展现自己的喜怒哀乐。

  电影特地安排了几个师奶在街市中聊天时说起自己照顾读小学的孩子如何辛苦的情节,当中有人感叹当妈妈要“解放”,至少还要熬多十年小孩长大了才可以。这时镜头就带出黄金花带着儿子来买鱼,而《黄金花》片名的英文名,直译就是《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黄金花照顾永远也不会长大的光仔,当中的苦,也是明日复明日地循环。

  但毛舜筠处理这个苦命师奶的方式很高级,她的表情一直是平静的,面对儿子偶尔露出的可爱深情或者乖巧表现,她会笑得很灿烂。最崩溃的表现就是自己一人面对自残的光仔时用力搂住光仔大呼救命的时候,“母亲的伟大”这种让人听到耳朵出茧的“套话”,毛舜筠透过黄金花演得鲜活入心。

  吕良伟扮演的父亲出轨冼色丽扮演的护士这条故事线,除了给黄金花带来更多痛苦之余,也展现了黄金花一力承当的坚强和冷静。这个角色无力制止暴走状态的儿子,但有力承担任何生活的打击。

  黄金花之乐·放过自己,苦中作乐

  整部电影的基调是灰色的,毕竟这样的家庭,不可能最终会戏剧化地发展成“一切都会好”的状态。然而,这也是《黄金花》有意义的地方,再苦的底层家庭,如何与苦难生活共存,并尽可能地为自己寻找生活的阳光?

  片中安排了一群好心的师奶朋友时不时给黄金花带来一丝温暖。她们能给的并不多,偶尔一句体己的话,或者一盒好看的电视剧DVD光盘,或者一起唱唱K骂骂小三。这些都无法让黄金花的生活变好,但至少会让她有力气面对明天。

  最有戏的师奶是刘美君扮演的陈师奶。陈师奶如局外人般说了自己艰难人生故事之后,黄金花感慨说:“做人真是不容易,对吧。”陈师奶说:“有多难啊?其实就看你放不放过自己。”

  生活没有放弃压榨黄金花,但黄金花慢慢学会放过自己。她会敞开心扉与师奶们说笑聊天,每天带着儿子跑步,还带着儿子去社区学跳扇子舞。孩子的病不会好,但妈妈的积极乐观生活态度也会给光仔带来正能量。唱歌跳舞不会让黄金花生活有质的变化,但至少她能从生活的夹缝中找到一点让自己稍微灿烂一下的阳光。所以,毛舜筠一直在呼吁更多观众看这部电影,让苦难家庭学会苦中作乐,健康家庭学会善待病人,意义在此。

(责编:温璐、吴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