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徐纪周:让邓超阮经天“合体” 《城市之光》背后的秘密

人民网记者李岩

2017年12月21日23:43  来源:人民网
 
徐纪周和邓超
徐纪周和邓超

第一次见徐纪周是在2010年,当时他的《永不磨灭的番号》全国热播,应片方要求,他带着众主创做客人民网,讲述拍摄幕后的故事。这一次因为时间的关系,记者只能从电话里听到昔日熟悉的声音,依然是爽朗的笑声,依然是得理不饶人的对话方式。时隔7年,徐纪周说,他终于迎来了自己第一部真正意义的电影——《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略带暗黑色彩的悬疑犯罪题材,虽然并非是他的第一选择,但是他说看了原著,他整个人都燃了,“如果不拍,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影片全长124分钟,讲述了神探方木抓捕高智商变态杀人犯的故事。完全遵从一部商业元素大片运作的规律,剧本为此改了13稿。从购买版权到后期剪辑完成历时五年,徐纪周说为了这部片子他都快把自己逼疯了。打磨剧本的3年多里,他写写停停,纠结、矛盾,几次进入人物内心险些“爬不出来”。 “只有你是故事中的角色,你才能写好故事;你不能糊弄自己,观众更不能糊弄。”

对于电影,徐纪周始终心存敬畏,从业17年,从不敢对其经手的任何一部影视剧作品松懈半步,用他身边的人话讲,徐纪周是一个“细节狂”与完美主义的结合体。

《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即将公映,徐纪周为这部自己大银幕的处女作,奔波于路演和各种各样的通告现场,“我希望几十年后,仍有人愿意津津乐道这部电影,只有那时,我才会松一口气,感觉它是成功的。”而对于主演邓超,刘诗诗和阮经天的选择,他也有着不同其他导演的判定标准。

从刘诗诗到邓超、阮经天 角色是一个个磕出来的

2012年,在重庆拍戏的徐纪周经朋友推荐,第一次阅读了雷米的小说《暗河》,“看完后,我整个人都燃了,这作品写得太棒了”,于是,有了这次“神交”,便接连有了后面想改编《城市之光》的想法。第一次见面,雷米被眼前这个人“疯子般”的热情吓到了,破天荒地将这部作品的8年版权卖给了他,然而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改编小说是徐纪周“自我折磨”的开端,整整用了五年的时间……“这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有时真心是写到崩溃,像片子里的方木,快把自己逼疯了。”找来N多本的犯罪心理学原著从头研读;将自己放到变态杀手江亚的位置,体会故事人物给自己带来的细节变化。“都是一点点磕出来的,如果不这样,你怎么能写出、拍出那种真实感,观众都是很聪明的。”

那种近乎疯癫、痴狂的状态,也许只有徐纪周自己才能解读得通,心理上的煎熬更是无人可知,经常是两三个月写下来,自己必须马上停下来休息一下,因为“负面的信息太多了,内心承受已到极点。”

剧本阶段完成,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接下来找投资,找演员,建组,开机,事无巨细,徐纪周亲力亲为。邓超作为中国内地的一线演员,实力不容小觑,也是第一个跳进他视野的最佳人选,“中国所有的电影,都想找邓超演。”徐纪周笑了,“我们只能死磕”,看了剧本的邓超,第一时间表达出自己出演方木的兴趣,并对其中的一些细节和台词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和异议,来来回回,剧本又做了相应调整。

邓超定了下来,接下来就是另外两个重要角色——江亚和米楠的人选,刘诗诗确定后,阮经天饰演江亚,的确是个很大挑战,如何将一个文艺片小生塑造成一个变态杀人魔,徐纪周开始在发型、服饰上下功夫“这个人很重要,因为江亚和方木,是一个人的两面,互为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光明与黑暗的结合。”

为了这些细节 我和江老板纠结了一年半

为了《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的结局,雷米,徐纪周和出品人江志强“纠结”了一年多,到底是否该有个光明的、充满希望的结尾,是江志强对徐纪周唯一的要求,“我们要拍一部主流商业大片,要让所有看完电影的人,开开心心地走出电影院。”如何让其既科学合理,又感人至深,徐纪周为此做出了一些个人妥协。

电影四个多月杀青后,随之而来的三个剪辑版本,也是让徐纪周始料未及的。“我自己的剪辑师剪了一个版本,江老板请香港的剪辑师剪了一个版本,然后又遵从好莱坞电影的运作规律,又剪辑了一个版本。三个版本同时与固定观众见面,让观众打分,挑毛病,然后再修改。”如何将可看性与话题度完美结合?如何正确体现核心价值观?如何在不脱离人物主线的基础上,让影片节奏更明快一些?徐纪周在痛苦中寻求着转变。

“我愿意去做出一些改变,因为这符合影片的客观发展规律。”徐纪周说,为此他宁可去掉了一些所谓的个人气质。“电影和电视剧完全不同,我一直在学习,对此,我特别感谢江老板。”

心中的经典《天堂电影院》 我的世界很无趣

看过《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的观众,在豆瓣、知乎中讨论影片的风格和气质,有人说它像影版的《哥谭》,有人说里面掺杂着《沉默的羔羊》的色彩,甚至有《七宗罪》的特质,对于这些评论,徐纪周全盘接收,不愿否认。而对于他个人来讲,这是一本启示录,是对人性的无情剖析,对社会问题的沉重反思,“对互联网时代变革背景下,人与社会与自我认知的抗衡与角力。”

对于未来,徐纪周不愿给自己设限,拍电影,还是电视要看缘分,如果碰到好的原著,排一部话剧也不是不可能。他似乎永远都不想停下来休息,工作已经充斥在他生活的各个角落,他评价自己有些无趣、无聊,甚至枯燥到极点。“只有在工作中,我才会找到安全感,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

2000年,徐纪周从中戏毕业,至今在影视剧领域已小有名气。有人说,徐纪周发展得十分平稳、顺风顺水,而个中心酸只有他心知肚明。拧巴、追求完美的个性伴随着他的每一部作品,不愿放松,不愿放弃似乎成了他内心的“自画像”。历数心中的影像经典,《天堂影院》的地位无可撼动,《这个杀手不太冷》也位列其中。喜欢刻画人物细腻的情感,喜欢纯粹干净的影像画面,这就是徐纪周,一个“鬼才”导演的自我修养。 

(责编: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