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快车谋杀案》:翻拍需要足够创意和诚意

列文

2017年11月16日08:54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东方快车谋杀案》:翻拍需要足够创意和诚意

  最立竿见影吸引观众眼球、展现当代电影商业魅力的做法,就是把影片拍成一部或者说伪装成一部大片,而电脑特效自然就是为这种“大片气质”保驾护航的利器。

  提起《东方快车谋杀案》,它不仅仅是小说迷心中“推理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代表作,1974年的同名电影版也是影迷心中的经典悬疑片。此后这部小说又被不同国家在不同年代,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加以演绎,反复出现在电影和电视中。眼下这部好莱坞最新翻拍版本由肯尼思·布拉纳自导自演,汇聚约翰尼·德普、佩内洛普·克鲁兹、威廉·达福、朱迪·丹奇等诸多明星参演,虽然充满了当下这个“大片时代”的各种视觉奇观和娱乐噱头,但在剧情和角色上未能超越1974年经典版本,只能看作是好莱坞利用这个“知名大IP”的圈钱之举罢了。

  除了1974年的老版和眼下热映的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其实还有在电视上播放的剧集和电视电影版本。2001年的美国电视电影版本由曾在《蜘蛛侠2》中扮演章鱼博士的阿尔弗雷德·莫里纳担纲大侦探波罗。这个版本彻底改变了原著和老版的年代背景,变成了一个现代故事,所以观众可以看到片中角色拿着手机,角色身份自然也做出了许多调整。2010年在英国独立电视台推出的《大侦探波罗》剧集中,《东方快车谋杀案》作为第十二季第4集播出,相当忠实于原著和老版。2015年日本版《东方快车谋杀案》格外值得一提,它是为富士电视台55周年纪念而作,分为两集播出。三谷幸喜改编的这版是这部西方经典的首次东方化翻拍,从各方面看都蛮有新意。剧集的背景设定在昭和初年,所有角色出于致敬经典都穿的是西洋服装,野村万斋为大侦探的个性魅力注入了许多喜剧元素。由于每集时长都超过了两个小时,所以丰富的剧情内容能与老版保持一致,而且在第二集里开创性地从杀人者的角度,将第一集中的杀人案情重新演绎一遍,顺便带出各色人等的前史关系,从而大大丰富了情感戏含量,堪称原著和老版之后的最佳翻拍版。

  而好莱坞这部最新翻拍版本为了表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也确实做了不少努力。首先,最立竿见影吸引观众眼球、展现当代电影商业魅力的做法,就是把影片拍成一部或者说伪装成一部“大片”,而电脑特效自然就是为这种“大片气质”保驾护航的利器。所以观众可以在影片中看到老版不曾展现过的宏伟辉煌的伊斯坦布尔风光,以及火车穿行在莽莽群山和冰天雪地的壮美景观。导演为了把视觉噱头做足,还专门拍摄了一段镜头在车厢外跟着大侦探波罗车厢内穿行的长镜头。那意思仿佛在说,我们剧组不差钱哦,是真搭了很长一段车厢实景来拍哦!此外,影片也采用了好莱坞大片常用的“精彩三分钟开场戏”,设计了一场原著和老版中都没有的大侦探波罗在耶路撒冷探案的大场面,进一步为影片制造先声夺人的娱乐噱头。

  不过,正所谓有得必有失,新版给自己加了这么多戏,114分钟的片长反倒比128分钟的老版还少14分钟,那就必然会比老版减少大量内容,结果就是原著和老版丰满的探案和推理情节被大大压缩。老版正是通过大侦探波罗对每一个乘客详细的探询和盘问,对每一条线索认真的思考和追踪,从而带出一个个性格鲜明的乘客形象,让观众能和波罗一样,掌握同样丰富详细的案件信息,从而更容易代入剧情和角色,享受探案的乐趣。而新版大大缩减这一过程和内容,使得角色形象和案件线索显得格外凌乱和碎片化,结果就造成观众无法收集足够的案情信息,只能被大侦探波罗带着走,享受不到自我思考的乐趣。还有肯尼思·布拉纳也给自己加戏太多,许多戏份显得毫无必要,比如他在房间里看着女友照片,自言自语地表达出对案情太难的焦虑,结果一转脸就三下五除二地揭出案情真相。再有结尾处,他的演讲慷慨激昂,并把枪递给杀人者让对方杀了他,这种情绪化的冲动跟大侦探波罗冷静理智的形象完全相悖,逻辑上也显得很愚蠢,因为杀人者是出于正义精心谋划犯案,怎么可能为了脱罪滥杀无辜?由此可见,新版在创意层面并不成功,商业心机也明显大于创作诚意。

  此番好莱坞之所以汇聚群星阵容翻拍《东方快车谋杀案》,主要还是因为原著和老版影片的名头十分响亮,按照现在影视圈的流行语就是个“大IP”。而且按照当下的电影风潮,如果电影票房成功,能够保证续集持续制作,拍出一个“大侦探波罗”的悬疑探案电影系列也不奇怪,这对好莱坞片方来说,无疑是极具“钱景”潜力的项目。而新版的结尾,也留出了拍摄《尼罗河上的惨案》的续集空间。

  不过,我们应该看到,好莱坞目前对于经典的翻拍,商业心机远远大于创意能力,商业运作的成功并不能带来足够的好口碑。此前重启的星战系列《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便是一例,虽然票房大获成功,但也遭人诟病,剧情跟上世纪70年代末《星球大战》的经典首部过于雷同。而新版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则是最新例证。经典创新虽然难,但并非不可为,其实华语电影在这方面就有不少值得称赞的榜样,比如徐克的《东方不败》和星爷的《鹿鼎记》,都是对金庸经典原著做出了极大的开拓创新,结果取得了不亚于原著的经典地位。好莱坞的创意能力其实不缺,就看影片主创能否在商业心机和创新诚意方面达成平衡了。

(责编:温璐、吴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