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万茜:《猎场》演活"熊青春" 与胡歌演感情戏零压力

2017年11月16日08:50  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编者按:上周五下班路上收到一条微博推送,演员万茜宣布“杀青”,点开视频定睛一瞧,竟是个可爱的初生宝宝。原来万茜这“杀青”指的是产女。视频中,她与老公戴着婚戒的手交握,女儿睡颜入镜十分恬静。

万茜今年影视作品不断,《猎场》的开播助推了她的人气。在生产5天之后,还在坐月子的万茜通过微信接受了记者专访,大方分享了《猎场》中饰演“熊青春”的体会,未来的计划,谈了镜头外的自己,还顺带聊了聊和她搭戏的“胡歌老师”。

谈《猎场》:为这部戏还专门蹲过职介所

《猎场》开播已近10天,除了男一号胡歌,和一票演技超群的实力演员助阵外,观众普遍认为最亮眼的角色,莫非万茜饰演的“熊青春”了。在这样一部题材严肃的剧集中,熊青春活泼爱闹的形象深得观众喜爱。但必定,《猎场》是部职场大剧,除去过关的演技,还要有相关知识的了解,万茜就分享了自己为拍《猎场》“蹲”职介所的经历。

Q:剧本到手有没有考虑过演其他角色呢?

万茜:剧本拿到手的时候就定了我这个角色,所以其他两个角色我也就没再考虑,我觉得熊青春很真实可爱。

Q:谈谈你为演好角色都做了哪些功课?

万茜:我还真去了些小职介所。“车墩”听过吧?(注:上海车墩影视乐园)我还专门搬着小板凳去过,走走看看,跟人聊聊天。

Q:在车墩职介所“卧底”的时候,有哪些有意思的事儿么?

万茜:哈哈,没做“卧底”。那里都是些年轻人,我往那儿一站就不像是找工作的。其实电视剧里我开的是职业介绍所,也不是职业猎头进入高端CBD的那种,就想看看很接地气的。

Q:剧里有一段是熊青春给家政阿姨讲解怎么弄简历和面试技巧的部分,感觉很专业啊!

万茜:那都是剧本里的词。只要抓住接地气,再有点专业性就好啦。

Q:在创作熊青春这个角色时,你和导演兼编剧姜伟有过分歧和争论么?

万茜:姜伟老师是导演也是编剧,他对人物的理解肯定是相当透彻,但他也会给我们一些发挥空间,我们没有完全按照剧本一板一眼去演,大量试戏调整,碰撞出火花。基本没有什么分歧,都是导演会参考尊重我们的意见,再把优秀的地方做一个融合。

“熊青春”难在让她的“作”不让人讨厌

性格直率的"熊青春"是猎头界的白领精英。她在职场思维敏捷,在生活中却是姿态十足的“小女人”。万茜给了熊青春一字评价:“作”。在演绎角色时如何把握这个度,让她既能古灵精怪又不让人讨厌,也着实让万茜费了些心思。

Q:你本人如何评价“熊青春”这个角色?

万茜:总体来说熊青春是个小女人。郑秋冬有一些东西对她解析还挺到位的。她是个特别聪明的人,有很多鬼点子、小聪明,但唯独在感情方面不会处理问题。其实她和郑秋冬一定是有感情的,不可磨灭,但在后期生活、工作方面还是会有一些分歧,但对于青春来说,她始终还是个小女人,不希望有伟大鸿途,过好现在的日子,就ok了。

Q:诠释这个角色有什么难度吗?

万茜:最难的应该是将大多数人所诟病的女子的那股“作劲儿”化于无形,让她变成情趣可爱吧。熊青春大多数都是导演的功劳。他想的东西比我自己要多多了。演这部戏需要熟读剧本,跟姜伟聊天,谈谈我这个角色的疑点,看与他心目中的一不一样。

Q:怎么理解这种“作劲儿”?

万茜:话说“小作怡情,大作怡情”。小作怡情可以让对方感到你对他的重视程度,一种爱,但又不会让对方觉得讨厌,就是要有个尺度的把握。任何人交往都会有尺度的问题,关键是你怎么控制这个尺度,怎么让对方觉得积极、愉快、向上,可以继续交往下去的一个尺度。

Q:刚看到剧本时有和导演聊过“熊青春”这个名字吗? 为什么这么起?有何寓意吗?

万茜:看到熊青春的名字我特别喜欢。这完全就是她个性的掌握。“熊”这个姓也特别好,性格比较外化,但“青春”又有一些悲伤的情绪在里面。这是我的理解。当然,罗伊人的名字也挺好。文艺女青年。我觉得姜伟老师起名挺绝的。

Q:男性群像中的女人戏往往会被诟病,但是意外的是,在你身上没有发生这种问题,你会特别注意到这个问题吗?

万茜:我没有特别在意这件事,但当我碰到角色本身相对较弱的时候我可能会更注重加强她人格魅力方面的塑造。

谈自己很害怕“捧得越高,摔得越惨”

镜头外的万茜是什么样的?为人低调,这个不假。将近一个小时的访问,善用“网红表情包”的万茜对记者表达了谢意,最后竟还丢出一句“我去奶孩子啦!白白!”这才发现,原来生活中的万茜竟然如此谦逊率真。

Q:对“熊青春”的塑造有参照借鉴吗?

万茜:我本人就是一个比较懂得“小作怡情”的人啊。哈哈。比如这次,某些时候真的蛮像的,我会把平时生活中的一些状态用在塑造熊青春上,我觉得还挺合适的。但在情感方面,我本人和熊青春的处理方式还挺不同的。

Q:《猎场》中和一票演员对戏,有什么感想?

万茜:很喜欢跟实力派演员演戏那种状态,有来有往,跟打乒乓球、羽毛球一样,有反馈,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Q:观众觉得你的演技很棒,但潜台词是“你的流量配不上你的演技”,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万茜: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演技,我挺开心的。但说实话我也在网上关注大家的评论,开心同时也有些害怕。作为一个演员,我也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但捧得越高,我总觉得会跌得越惨。不过总之还是挺感激的。

Q:《猎场》中郑秋冬和熊青春都曾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对于“前任”这个话题,你怎么理解?

万茜:关于前任,到底是心口的朱砂痣还是嘴边的白米饭,多多少少都会烙印,取决于当时感情的用心程度吧。平时可以有说有笑,一旦触及到这个伤疤的时候还是会疼。所以我觉得郑秋冬和熊青春的分开也是对对方的一个成全。他们互相爱着对方,但有时候爱也需要成全和放手。

谈胡歌:能对胡先生步步紧逼,感觉还蛮爽的

《猎场》开播前备受观众期待还有一个原因,即这部剧是胡歌沉寂两年后的复出之作。同样是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两人,万茜整整大胡歌一届,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胡歌的学姐。和备受瞩目的男演员演感情戏甚至吻戏可不是闹着玩的,得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谈到和胡歌搭档,万茜巧妙机智地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

Q:和胡歌拍感情戏甚至吻戏,会有压力吗?

万茜:压力大的应该是他的粉丝吧,哈哈哈哈。

Q:你和胡歌有大量的对手戏,你认为你们谁演得好?

万茜:那当然是胡歌老师演得好,哈哈。

Q:戏里怀孕那段“撒娇”,让胡歌再说一次“滚”,演的惟妙惟肖,事先有沟通吗?

万茜:那个都是临场发挥出来的,跟剧本都是有脱离的,其实是我们现场玩出来的。剧情我们没有办法控制,演员能做的,就是让角色更加生活化、更加生动,更讨人喜欢。不过,能够在剧中演一个把胡先生(胡歌)步步紧逼的角色,说实话还蛮爽的。

谈未来随遇而安,看缘分

2002年,时年20岁的万茜客串了张爱玲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金锁记》,自此踏入演艺圈。今年,无论是正在热播的《猎场》、年初古装爆款IP《大唐荣耀》,还是已经上映的《你好,疯子》《捉迷藏》《荡寇风云》《心理罪》,或是下周即将播出的《九州海上牧云记》和2018年与陈坤搭档的大作《脱身》,万茜在大小荧屏上的发力让大家有目共睹。对于未来,刚刚产女的万茜处之淡然,“一切随遇而安”。

Q:最早对你有印象还是《小儿难养》的时候,那个妹妹的角色也是小叛逆,自己对这类角色是不是也会有点偏爱?

万茜:我特别喜欢《小儿难养》那个角色。本来定的是演个幼儿园老师,导演临时把我调整成一个纹身师,她身上会有特别叛逆的一股劲儿,但内心深处又是一个特别需要关爱,有缺失的这么一个人。

Q:对比苦情类的角色,和熊青春这种比较欢脱的角色,你更喜欢演哪一种类型?

万茜:我喜欢的角色是不完整的,不完美的。有缺陷的。

Q:目前还有什么期待的角色吗,会根据自己的生活状态选择不同的角色?

万茜:现在基本还是看到我手上的剧本角色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我自己够喜欢?是不是够好?我这样去选择。不会既定一个目标演什么样的角色。对于未来,我比较随遇而安,看缘分。

(责编:吴亚雄、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