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收官 谁来为电视剧女性角色创造更多可能

2017年10月13日08:02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谁来为电视剧女性角色创造更多可能

  原标题:谁来为电视剧女性角色创造更多可能

谁来为电视剧女性角色创造更多可能

《那年花开月正圆》剧照。

  年代传奇剧《那年花开月正圆》落下帷幕,在经历了前40集的儿女情长峰回路转后,最近该剧似乎陷入了剧情俗套、人设垮塌的“泥潭”。而被人诟病最多的,恰恰是在许多热门话题剧中反复出现的问题:女性人设。

  《那年花开月正圆》以陕西省泾阳县安吴堡吴氏家族的史实为背景,讲述了清末出身民间的陕西女首富周莹跌宕起伏的励志传奇人生。这么一部起伏跌宕的女性商战传奇,自然在投放之初就积聚了极高的人气,开播之后也以上乘的制作品相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然而,随着吴家东院少爷吴聘的殒命,宅门没落,周莹独自担起振兴家业的重任,就在这最好看的关口———看人物怎样完成精彩的成长之时,追剧群众却纷纷吐槽:这戏没法看了!

  一些观众在看到一身正气的赵白石赵大人也终于在酒醉之后吐露出倾慕吴家少奶奶周莹的戏码时,终于憋不住了。网上出现了大量吐槽:“本来以为有一个吴家东院少爷吴聘和沈家二少沈星移已经够了,没想到后面又来了个管家王世均,更没想到再后面连知县赵大人都爱上周莹了……不管你背景铺得多宏大,这种身边男人都爱我的戏码真的很小家子气啊”“剧情过半,又成了一帮男的因爱慕女主,舍生忘死助其成就大业了,请问这跟《芈月传》有何本质上的区别?”……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五六个剧中人物爱上周莹了。正是这点让人心生疑问:时代变革,世事浮沉,难道只有来自异性的爱慕,才是一位女子在商界风云中脱颖而出的终极原因?

  不知从何而起,以女性成长为叙事主线的电视剧,开始成为了国产剧集收视率的一重保证。《楚乔传》的主演赵丽颖,在宣传该剧时就曾公开表示,称楚乔是“一位拥有独立思想跟大格局的女性”,范冰冰也在采访中称“她(武则天)不是生来就是女神的,出身底层,为证明自己,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然而在现实中,所谓的“大女主”电视剧里的女性成长,大多还是基于男性视角下的一场博弈游戏,楚乔终究也没有显现出她的独立思想与大格局,反而像《我的前半生》里的罗子君一样,全部仰仗优秀男性角色的“豢养”。由此看来,编剧对中国女性形象的想象不是十分丰富而是异常贫瘠。想当然的人物塑造,将一个个女性人物形象推上了成长路上必有神助(《楚乔传》中的宇文玥、《我的前半生》中的贺涵、《欢乐颂》 中的老谭、《那年花开月正圆》中的男人们),并最终走上人生巅峰的套路。

  这些大女子的养成,本质上就是男性用自己的话语定义出的成功,并使之在日常生活中变成为女性崛起的准则,让女性在男性的凝视之下,成为世俗意义上的女性形象。可以说,当下的大女主电视剧中,鲜有凭借女性本人个性魅力,不落俗套地撑起女主角独特人物形象的作品。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写作套路还时常诞于女编剧之手,所谓的女性视角表达,往往沦为一场“女性全无”的闹剧。

  日前刚颁发的艾美奖,将10个大奖平分给了两部女性题材与女性视角的电视剧《使女的故事》和《大小谎言》。《使女的故事》脱胎于今年诺奖大热门、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原著小说,而《大小谎言》则改编自澳大利亚女作家莉安·莫里亚蒂的同名作品。这两位女作家笔下的女性成长,有着区别以往的生动多样和强大的说服力,她们令人信服地写出了“一个女性的光环要通过男性爱慕来实现”的窠臼必须打破。而这种在作品中所体现出的对女性的关怀和正视,往往是根植于作家观念深处的。

  出演《大小谎言》的奥斯卡影后,同时也是该剧制作人的瑞茜·威瑟斯彭在访谈中谈到:“我们之所以要做这样一个作品,恰是对影视剧中女性形象的深感失望。我常感诧异,影视剧中为女性刻画的角色只能做到这样了吗? 所以这不断激励着我去为女性创造更多可能。”陈熙涵

(责编:吴亚雄、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