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狠狠地耽误了”?“走的每一步都有用”!

2017年09月25日08:58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被狠狠地耽误了”?“走的每一步都有用”!

  这两年,潘粤明一直在刷新外界对他的认识。《唐人街探案》的病态父亲形象,让他丢下了“白面书生”的包袱;《跨界歌王》里恣意的摇滚演唱,给他添了一抹狂野的气息;而在豆瓣评分9.0的网剧《白夜追凶》里一人分饰孪生兄弟之后,他被认为拥有“精分式演技”,一会儿是潘粤明,一会儿又成了“潘粤暗”。

  许多人说,这些年,他被狠狠地耽误了。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潘粤明反驳:“走的每一步都有用。”过去外界总是评价这个少年成名的北京演员身上有股混不吝的气息,但在经历了种种人生起伏之后,他对于事业、人气,流露出几分钝感的知足。他说现在更懂得珍惜了,“我父母他们挺爱看弹幕里的评论,我看他们乐,就觉得自己拍了个好东西。大家喜欢,父母高兴,幸福也就这些了。”

  晨报记者 曾索狄

  演哥俩“一遍遍找感觉”

  晨报记者(以下简称“晨报”):接《白夜追凶》,最大的兴奋点和顾虑是什么?

  潘粤明:当时在录《跨界歌王》,接近尾声正愁没活干呢,五百(《白夜追凶》监制)电话就来了,说有个本子,一看挺棒的。演员经常拍的时候嫌戏多,放的时候嫌戏少,但我那时候没想那么多,结果拍了一百多天,四个半月基本没什么休息,总算扛过来了。

  晨报:大家说你在戏里其实演了四个角色。

  潘粤明:没有没有,在我心里就是哥俩。对我来说,兄弟俩的区别主要在性格方面,哥哥在明处,弟弟在暗处,两个人性格正好相反。

  晨报:你说一开机就是自己和自己演,在这个过程中,表演走过弯路吗?

  潘粤明:有。按道理刚开拍应该先磨合一些小戏,但是因为之后要转景,我们只能在北京先把家里的戏拍掉,上来就干大戏。对我来说比较懵,演着演着才好一些。当然(细节)自己设计的,点在哪儿自己心里清楚。比较麻烦的是,平时演主演,还有女一号帮你分担一下,现在所有的戏口、戏点都要自己记。而且有的戏用了替身,我还得教他,两边(角色)都演一遍,让他记熟了再帮你搭戏,好在不怕浪费时间,可以一遍遍地找(感觉)。

  晨报:你说过自己在片场很容易“强迫症”,一遍遍找感觉是“强迫症”发作了吗?

  潘粤明:以前有过这样的经历。像这个戏里,有时候角色冲动着急的戏,我就会忘记设计好的细节,一激动台词就由着说下去了,这样不好。完全自由发挥的话,有对手的时候你让对手难过,没有对手的时候你让自己难过,这种火爆的戏难把握。

  晨报:你好像一直想演喜剧,这个戏里也有一些好玩的戏。

  潘粤明:是的,但一直没有机会。《白夜追凶》这个戏本身是非常凝重、缜密的,只能说稍微掺杂一些,很多笑点都是即兴的。

  留给自己的时间“爱画画”

  晨报:有观众说你这些年是被“狠狠耽误了”,你觉得呢?

  潘粤明:不会不会,一个戏总有一个生产过程,甚至能不能让观众看到都是问题,对我来说可能这个过程是长一点。我之前一直演话剧也没什么人关注,但对自己来说就是练手艺。对舞台熟悉了,我又攻克了在舞台上唱歌。等录完《跨界歌王》,这个戏就找我来了。每一步都是有用的,大家觉得我耽误了,其实不存在。

  晨报:但对演员来说,可能不是那么容易碰到这么能展现演技的机会。

  潘粤明:说实话这个戏反响挺好,我都觉得有点超乎想象。我只是想有好的角色就尽量发挥,没有想过自己到底多会演。如果说真的有什么对我有影响的话,可能是从生活里吸取的一些营养,看书、画画、舞台剧。

  晨报:这些年都是什么样的剧本找你?是不是对角色外表也不太介意了?

  潘粤明:没办法,演员要生存就要考虑接受一些客观现实,市场还有自身年龄的变化,不可能再去演年轻人的角色,演了自己都不信。找我的肯定都是这个年龄段的,自己也会回避一些不太难的角色,毕竟希望辛苦工作几个月不光挣钱,还能留下几个可以聊的角色。

  晨报:你说过以前有点懒散,不太适合这个圈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什么变化?

  潘粤明:会有改变,毕竟不是年轻的时候想玩就玩,会懂得珍惜。以前因为年轻也不懂事、不在意,失去了一些机会,现在会想先做好工作,当然也会留一些自己的时间。

  晨报:留给自己的时间做什么?

  潘粤明:我很爱画画,希望留一点时间多练习,有很多老师在指点我,我不希望荒废。现在我什么都敢画,水墨、彩铅、钢笔素描……不是说大话,就是看什么顺眼就画什么。我有时候在剧组酒店楼下拍完两场戏回去还画,在朋友圈秀一下自己的画也挺开心的。

  “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

  晨报:《白夜追凶》 片尾曲你唱《白天不懂夜的黑》,特别火,有人说是用弟弟的方式唱的。

  潘粤明:都有吧(笑)。如果这个戏大家看着还好看,就在紧张中听听片尾曲,也是一种休息,通过歌词也加深对戏的一些节奏上的认识。

  晨报:从去年《跨界歌王》开始,大家发现,原来你是很会唱歌的。

  潘粤明:唱歌还是副业,你要说有时间大家起起哄,我也愿意唱。但是通过《跨界歌王》,我对音乐有认识了,一首歌怎么产生?为什么要唱?什么样的音乐才适合自己?怎么才能用有限的情绪抒发感情……一步步过来了,就会选择更正确的方式来唱。

  晨报:从节目里看,摇滚也是你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

  潘粤明:摇滚乐我十几岁就接触了,等于是长在血液里,以前也听不懂外国歌词里的表达,但那个节奏伴随青春成长。我觉得摇滚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一种时尚,像Aerosmith(史密斯飞船)、The Rolling  Stones(滚石乐队)等等经典乐队,成员都六七十岁了,但依然活跃。他们是年轻人没法替代的,有些音乐是那个年代的人才能写出来的。

  晨报:所以生活中随时会听摇滚?

  潘粤明:随时都会,我的播放软件里除了一些淡雅的音乐,确实有很多摇滚,在那儿放着我就听着,不冲突。

  晨报:难怪有粉丝总结你的性格,觉得你“举止软萌,内心狂野”。

  潘粤明:对,差不太多,我这形象也改变不了,再狠能狠成哪样呢?

  晨报:有评价说你是被生活磨砺过却依然保有少年感的人,你觉得呢?

  潘粤明:我是心智成熟比较晚的那种人,从小爱画画,攒漫画书,动画片看得比较多,到现在还在看宫崎骏。我就是喜欢,像前两年动画片里“大白”(《超能陆战队》)也喜欢。保持一个年轻的心也是很重要的,当然我现在的状态还算比较舒服,跟身边的朋友在一起,很对路。

  晨报:你希望大家认识的潘粤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潘粤明: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正能量吧。至于别人怎么看你或者误解你,其实每个人都有困惑说不清的事情,好比人家不喜欢你,怎么样也不会喜欢你。只能说对于关心、支持你的这些人,尽量不让他们失望,人的时间有限,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吧。

(责编:艾雯、吴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