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玉强:帕瓦罗蒂在中国后继有人

2017年09月07日08:41  来源:北京晨报
 
原标题:戴玉强:帕爷爷在中国后继有人

  一曲《你不要哭泣》拉开了昨晚国图音乐厅纪念帕瓦罗蒂逝世十周年纪念音乐会的帷幕,男高音戴玉强第一个献唱(见大图),并且向全场观众表示,“怀念帕瓦罗蒂从来不需要眼泪,只要歌声……帕爷爷后继有人,尤其是在中国。”随后推出了一大批当下中国最优秀的青年男高音相继登台献唱,音乐会高潮迭起。音乐会的最后,中国三大男高音戴玉强、魏松、莫华伦联袂献唱,把纪念活动推向最高潮。

  这场纪念音乐会有将近40位中国男高音相继登台,记者注意到,张英席、薛皓垠、王传越、韩蓬、王泽南、苑璐……当下在中国歌剧舞台上演唱的顶梁柱男高音绝大多数都在这里了。当晚的音乐会,场面温馨而热烈。《你不要哭泣》、《偷洒一滴泪》、《冰凉的小手》、《多么快乐的一天》、《女人善变》、《重归苏莲托》、《别哭吧,柳儿》,随着歌唱家们一首首地唱着帕瓦罗蒂曾经演唱过的经典歌曲,老帕一幕幕的舞台形象和金子般的嗓音不断浮现在观众们的脑海中。最后在《今夜无人入睡》和《请你别忘了我》的歌声中落下帷幕。

  北京晨报记者 柴春霞/摄

  ■记者手记

  还记得,老帕在北京的绝唱

  昨晚,近40位中国男高音齐聚国图音乐厅用歌声纪念帕瓦罗蒂去世10周年。

  时间过得真快,尽管从帕瓦罗蒂去世开始,戴玉强就牵头做起了第一场纪念他的音乐会,而且之后的每一年都有纪念音乐会,但还是没有想到竟然已经是第10年了。老帕2005年在首都体育馆的那场音乐会前前后后的情景还都历历在目。

  还清楚地记得,那一次他是从东京乘私人飞机来北京的,但北京的落地时间一再推迟,据说是起飞前飞机的舱门关不上云云,北京的赞助商派出了一个尼桑天籁的庞大车队,打算先围着二环路拉着老帕游街拉风显摆,但到北京时,天已经黑了,老帕一路疲劳,便直接开进了下榻的国际俱乐部。

  还记得,等了一下午的摄影记者们睁开惺忪的睡眼,拎起长枪短炮冲到大门口对着老帕的车一阵“扫射”,我也跟着起哄用傻瓜相机开着闪光灯对着老帕来了一张(回来发现堪称绝品),而老帕的车只是在门前停了一瞬间,就直接冲下了地下车库。再见他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发布会上了。

  还记得,那天的发布会起码请去了几百家媒体,而且每家媒体都是双阵容——汽车版记者和文娱版记者。记者席中间一条过道,右侧是有赞助商专车拉去,手里拎着大包的纪念品神气活现的汽车版记者“方阵”;左侧是自己开车或者打车或者坐公交去的文娱版记者“方阵”。安排给记者提问的机会也很奇葩,右侧“汽车方阵”三个提问机会,提问都是关于汽车方面的,左侧“文娱方阵”却只有两个。这引起了左侧“文娱方阵”的不满,直接干扰了右侧“汽车方阵”的第二个提问和赞助商的回答。台上无奈,只好妥协,把后面的提问机会全部给了左侧“文娱方阵”。

  还记得,老帕在中央歌剧院的排练厅与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排练的情景,没有摄影记者能够进去,我用手里的小傻瓜相机,身材魁梧的男高音王丰为我作掩体,拍下了老帕排练时的各种镜头。第二天,《北京晨报》的排练图是真正的独家!就是在这么小的排练厅,老帕还是习惯地时不时用右手拢着耳朵听每一个细节。记得老帕的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都相当不友好,护送老帕进出时,外面那只像龙虾大钳子一样的手臂,会对距离很近的人啪地弹一下,虽然不疼。

  还记得,那场音乐会是在首体的场地里搭了一个巨大的黑箱子似的舞台,走进首体从观众席望去,会觉得这更像是为大卫·科波菲尔设计的魔术箱。大幕拉开,老帕坐在一个巨大的沙发里,身边一架三角钢琴,再外围是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指挥马吉拉在四点钟的位置,让出了舞台的中心。没有一句开场白,也没有乐团铺垫的音乐会序曲,钢琴奏响,老帕有些突兀地唱起了第一曲《小夜曲》,声音显得自信又很粗糙。还记得,他在唱《燕子归来》时,那一句Primavera(春天)时,声音里充满了伤感,与他1986年第一次来中国在北展剧场演唱这首曲子时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真的是完全不同的心境和人生了。那场音乐会,老帕就像个年迈退位了的老国王,坐在床上絮絮叨叨地向身边的人回忆着自己的当年……

  那是老帕在北京的绝唱了,那时候,很多人都在嘲笑他这么老,声音也衰退得厉害,却还在为出生不久的幼女挣生活费。不过,对于像我这样从他1986年第一次来中国就现场聆听过他的真声,并且他每一次在北京演出都在现场的人来讲,亲眼见证远比欣赏重要得多。

  昨晚,在国图音乐厅,有近40位男高音登台演唱,用歌声来纪念老帕去世10周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老帕的影响力在中国男高音界影响力的与众不同,起码在戴玉强这一支上,人们认为是有其血脉基因的。

  李澄

(责编:温璐、吴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