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女”范湉湉: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2017年08月17日09:00  来源:北京晨报
 
原标题:“奇葩女”范湉湉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有这么一段话形容《奇葩说》中的“扛把子”范湉湉——“她总在别人觉得她擅长做某件事时,突然跳去了另一个领域。发现她是个演员时,去外企了;成为总监时,去做厨艺了;烧饭很不错时,去辩论了;成为优质辩手时,又回来做演员了。”现在提到范湉湉,更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奇葩说》中那个大嗓门、爱怼人、气场强的上海女孩……但其实在上《奇葩说》之前,她已经是红遍上海滩的人。接受采访时,范湉湉一直强调,只不过她现在借着《奇葩说》红到了全国。“不过我现在的目标又变了,电影第一、综艺第二,还是想回去拍电影,最适合的戏路是无厘头的角色。”

  前《奇葩说》时代

  范湉湉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某电视台做过记者、主持人,她造型出位、风格随意,从来都不会正襟危坐、像背台本式的一问一答,“那会儿出镜的衣服是我自己做的,头发也是我自己染的,还不是最流行的黄色,我染的那个颜色当时没有,就是一种靠近螃蟹的颜色,叫蟹青色,我觉得很洋气。”范湉湉当时做的节目是全上海收视率最高的节目,所以她算是上海的地方红人。

  2002年,范湉湉因为工作关系采访过周星驰,内心一直有着演员梦的她便和星辉公司签了十年长约,在此后的两年里,她参演过电影《功夫》和两部电视剧,虽然戏份不多,但总算实现了多年的夙愿。孰料,后来由于公司方面遇到某些问题调整艺人策略,范湉湉因此无戏可拍。这期间,她走穴、商演、做过展会主持人,后来还去了一家外企干了七八年,一度做到某部门总监的职位。这时,上海本地有一档职场类节目邀请嘉宾,有人推荐了范湉湉,说她做过主持人表达能力好,而且在外企工作过,有实战经验,非常适合。借着这个机会,范湉湉又回到了曾经熟悉的电视圈,当她手上的各种节目邀约多到无法兼顾本职工作时,范湉湉思考了一个晚上便毅然决然地辞职了。

  《奇葩说》时代

  2012年,范湉湉和星辉的合约到期,此后,她两年的工作主要是在各种节目里做嘉宾,如果不是2014年开播的《奇葩说》,范湉湉可能依然只是一个“上海红人”。

  回忆起和《奇葩说》的结缘,范湉湉说也纯熟偶然,“《奇葩说》当时的一个导演在上海看过我参加的一档节目,他认为我经常在不违背三观的前提下,会讲出一些和主流价值观并不契合的话,这大概是他们想要的风格吧。”范湉湉其实当时没想去,第一是没通告费,第二是还要去北京录制。但是导演说机票都订好了,范湉湉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就去了,结果一炮而红,全国观众记住了这个说话像吃了“枪药”一样的“奇葩女”。“第一季的时候,很多人还是按照很正统的答案在回答,我觉得没意思,因为节目做太多了,就觉得没劲,所以我就经常是反对、反对、反对,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这样想的,但我说的都是真实的想法。”

  不过,三季《奇葩说》过后,范湉湉也开始考虑要不要坚持下去,“其实我讨厌比赛,讨厌竞争,我这个人输不起,我很清楚自己的个性,我好胜心又很强。不赢倒没什么关系,但我不能输,输了的话,我不能接受。”

  后《奇葩说》时代

  相比输不起的个性,范湉湉调整了事业重心,想回去拍电影还是因为喜欢,有拍戏的欲望。“我在《奇葩说》的时候已经开始转型,以拍戏为主,综艺节目为辅。”在电影《吃吃的爱》、《心理罪》中,范湉湉都有参与,虽然戏份很少,但总算是重新戴上了“演员范湉湉”这个头衔。

  “从《奇葩说》走红以后,你觉得这两年你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吗?”范湉湉思考了一下说,“压力更大了吧。我以前没有这么多压力,以前是按照自己的个性在野蛮生长,虽然有时会受挫折,但依然是我行我素,现在的压力反而让我成长了。”被问及压力主要源自哪里时,范湉湉说还是“欲望”,“我觉得以前索性得不到拍戏的机会,就放弃了;现在又看到了拍戏的可能,欲望又回来了。但是我知道自己不是科班毕业,没有人会想到找我拍戏。那用什么途径让别人知道,就是通过综艺节目认识我,然后知道我曾是一个演员,这样才会有导演来找我吧……我这十几二十年都是在‘曲线救国’,最终还是想做回演员。”据了解,今年年底还有范湉湉参与的电影《二代妖精》和电视剧《脱身者》将陆续和观众见面。

(责编:温璐、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