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开播 子君幸福观进步了多少

2017年07月07日09:12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这一版子君的幸福观进步了多少

在电视荧屏大兴架空、玄幻之道的当口,一部别开生面探讨中年男女婚姻恋爱的现实题材电视剧引起了观众和评论界的关注。日前,根据香港女作家亦舒原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 《我的前半生》 在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开播。截至记者发稿时,渐入佳境的 《我的前半生》 网络评分为8.1分,评价颇高,而剧中围绕着一个都市女性的经历展开的婚姻价值观讨论,这两天也在坊间日渐升温。

人物设定与原著大不同

靳东、马伊琍、袁泉联袂,连久未露面的陈道明也在 《我的前半生》第一集客串登场,主演阵容十分强大。跟亦舒小说原著相比,电视剧的改编颇大。除女主角子君名字没变,还有马伊琍的旁白和书中一样,其余连人物设定基本都与原著不同。

亦舒的 《我的前半生》 讲述了少女子君大学毕业不久,即与医生史涓生结婚,随即成为全职太太,过着无风少雨的家庭生活。十多年后,因第三者的介入而发生婚变。小说以第一人称的形式,叙述子君婚变后的心路历程,如何从幻灭彷徨的状态中历经蜕变,成为一位独立的女子,并与真正值得去爱的男人另结连理。

此前,亦舒的小说在内地鲜有被成功改编成影视剧的。有评论说,亦舒难改是因为她作品里一以贯之的“冲淡”气质。作为和琼瑶同时代的女作家,两人也常常被拿来作比较。与琼瑶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爱情观不同,亦舒笔下的爱情多的是“行到山穷处,坐看云起时”,留有余地。正如 《我的前半生》 里的子君,是要经历了现世安稳的打破,才会成长独立起来,再遇“棋逢对手”的爱侣。

讲穿了,亦舒的言情,并不真正地指向爱,也不指向情,它更多讲述的是女性的独立与成长,如何在繁华都市里安身立命,并一步步地走出精彩人生路来。这是亦舒的小说那么多年受到女性读者欢迎的真正原因。所以说马伊琍饰演的女主角的成败,直接决定了电视剧的成败并不为过。在原著小说中,子君虽是家庭主妇,但受过良好教育,有气质有教养有品位,婚变后终于成为一名艺术设计师也属顺理成章。而这两天有不少观众反映,从马伊琍的出场来看电视剧里子君的人物塑造,不免流于浮夸了一些:每天在家里忙着跟闺蜜吐槽保姆,所有的才智似乎都用来提防老公出轨,遇事分寸全无歇斯底里,兴许是想与其后期所经变化形成反差,但表演里很难看到人物的教养与头脑。以至于有观众对子君这个形象戏说,“家有夫人似子君,要不出轨也是难”。另外,电视剧里还删去了小说里的男主角:大学教授翟有道,变成了靳东饰演的商业精英。刚开始他和袁泉饰演的唐晶是一对儿,和女主子君则显得水火不融。据说后来闺蜜反目,故事走向也与原著大相径庭。

电视剧改编与新观念结合能否妥帖

有“金句女王”之称的亦舒,跟她的哥哥倪匡一样十分高产,迄今300部小说面世的纪录无人能破。说亦舒曾影响了半个世纪以来的都会女性也毫不夸张。在城市里,一群年轻、骄傲、有见识、有胆量的女子,以亦舒和她的各种参透了人生智慧的金句为武器,披荆斩棘地“活”了下来。

诸如“最佳的报复不是仇恨,而是打心底发出的冷淡”“结婚与恋爱毫无关系,人们老以为恋爱成熟后便自然而然的结婚,却不知结婚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人人可以结婚,简单得很。而爱情,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等情感专家口中出现频率很高的金句,不少是出自亦舒的代表作 《我的前半生》。这些适合阅读慢品的金句,在走上荧屏后会不会显得突兀,会不会遭遇水土不服,成了剧情之余的另一重悬念。

亦舒迷都知道,子君和涓生这两个人物的“前半生”,是源于鲁迅先生的小说《伤逝》。鲁迅的《伤逝》里,子君和涓生夭折于现实的感情生活,到了亦舒的手里,绝不是拿来同名同姓的两个人物名字那么简单。上世纪80年代初的香港,女作家之所以动笔再写子君和涓生的故事,是因为她试图通过改写子君的命运,来建立起时代变迁下当代女性幸福观的变迁。《伤逝》中,子君为爱奋不顾身,勇敢逃离封建家庭,却在生活的重压下,被自私懦弱的涓生日渐冷落终至离弃。她只能随父返乡,在他人的冷眼中死去。而亦舒笔下的子君,虽也有彷徨,有哀痛,但终究重新站了起来,完成了一个女性的成长与蜕变。在亦舒笔下,无论是子君的教养还是唐晶的大度,体现的都是都市女性骨子里骄傲和独立的现代精神,不钻牛角尖,永远往前看的洒脱劲儿。

然而,当下离 《我的前半生》 的初版1982年,又过去了35年。社会对女性独立和婚姻观的看法在这35年里的变化,大得让人回不过神来。这一版子君的幸福观又进步了多少,成了这部电视剧的改编与当下结合得是否妥帖的重要参照。

35年前的亦舒终究有时代的局限性。她为子君安排的幸福归宿,是找到了一个比前夫还好的男人,在所有人眼里,这结局的安排仿佛女人大获全胜。然而,到了今时今日,这样的安排就好比小时候跟大人逛年宵市场,五光十色之余,忽与大人失散,彷徨迷离,大惊失色,但终又被他们认领着带回了家,当中经过些什么,也不再重要。因为迷路是最可怕的,再彩色缤纷又怎么可以逛一辈子?还是选择回到安全之地,不再苛求快不快乐了。对现在的都市女性来说,这样的安排好比是进一步退三步———30多年过去了,女人的幸福观还是系于男人身上? 事实上,亦舒在多年前接受采访时已有流露,这种安排对她而言也是不可弥补的遗憾,至于电视剧的改编能不能抓住时代的脉搏,弥补原作的遗憾,让子君真正“活”在自己身上,而不是男人身上,只有拭目等待。这将是电视剧的答案,也是关乎女性成长的社会话题。(陈熙涵)

(责编:邹菁、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