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孙铱:白灵带来精神上的改变 以后演好每个角色

2017年06月14日13:45  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人民网北京6月14日电 (邹菁)随着电视剧《白鹿原》热播,很多演员受到观众的认可,其中白灵就是颇受关注的角色之一。今日,电视剧《白鹿原》白灵的扮演者孙铱做客人民网,讲述其在剧组老戏骨的指导下,自己如何理解、把握和塑造人物角色,并分享了拍戏过程的幕后故事。

“白灵身上有那个年代人所特有的干劲”

主持人:白灵这个角色很有挑战性,之前她是一个奇女子,甚至可以说是麻烦少女,最后她却成长为一个信念特别坚定的共产党员。你觉得白灵这个角色有哪些闪光点吸引你?

孙铱:首先我觉得白灵身上有一股劲,代表那个年代一部分人特有的干劲,所以这一点也是我在演戏的时候最害怕的。因为白灵是历史上存在的革命烈士,她是活生生的人。如果说让我去演白灵的生活、爱情、友情,我觉得还没有那么害怕,但是说到精神这方面,我就会觉得有一些紧张、害怕,怕把控不好。

主持人:看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生活中是什么样子,会不会觉得性格上与之有些相似,或者跟自己生活中的性格大相径庭?

孙铱:我觉得小时候那段戏会有些相似,因为我生活中也是这一秒还开开心心的,下一秒就特别沉默,神经有一点大条的女孩。但是我觉得后半段白灵带给了我精神上的东西,所以拍了《白鹿原》之后,白灵改变了我很多。

“白灵骨子里的那种坚持和反叛精神特别好”

主持人:其实在原著当中陈忠实先生是这样描述白灵的,说是白鹿原上的精灵,她刚一出生就被狼叼走了却毫发无伤,把她称之为“白鹿精魂”,这样的精神对于你来说是怎样理解的?

孙铱:我个人认为,因为白灵从小就不裹小脚,这就注定她的不平凡。她一定跑在所有人前面,她长大以后会是一个精神领袖,跟着鹿兆鹏一起干他们所谓的事业。这种精神领袖带给了当时那一部分人很多精神上的东西。生活中的我也希望成为这样的一个人,通过自己的职业,塑造的角色带给观众一些精神上的东西,我觉得这是白鹿精神吧。

主持人:其实说白鹿精神当中虚的东西比较多,如何将这种精神落实到你自己角色的演艺上呢?哪个情节是你印象特别深刻的?

孙铱:我觉得就是要把白灵骨子里的那种坚持表现出来,她不依附于任何一个人,她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要干什么,要做什么,这个让我表达清楚就已经很难了。比如,小时候白灵要上学,她大(即她爸)不让去,还把她关在房间里,可是她翻了墙都要出去上学,就是这种反叛精神我觉得特别好。

“剧组非常有规矩,也会给足够的空间去发挥”

主持人:在你具体演艺过程中,有跟编剧老师或者导演专门进行沟通吗?他们有没有跟你强调要注意的事项,或者说你跟他们表达过自己的愿望?

孙铱:我们编剧老师也经常来现场。我第一次进剧组拍兆海跟白灵的一段戏,导演一直在调整这个人物状态。因为演员必须需要一段时间,通过自己的方法进入到那个角色,但是可能因为我当时拍《白鹿原》还在念大三,完全没有经验,所以剧组所有的大哥哥、大姐姐,包括导演、老前辈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我们剧组看起来非常有规矩,但其实又是很欢快的大家庭,所有的老前辈,包括这些大哥哥大姐姐,都给我们足够的空间,让我们自己去发挥,但是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框架,你不能越过这个框架,在这里面活动是可以的。

“鹿兆鹏是白灵依附一生的男人,人性讲得很深”

主持人:因为白灵对于兆鹏特别仰慕,我们网友会说这是一个灵鹏组合,对于这个组合,你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孙铱:大家都觉得13岁的白灵在原上等的是兆海回来,其实不是,白灵盼望的是兆海带回兆鹏的消息,兆鹏的书,兆鹏在城里干了些什么,其实她最想知道的是这些,所以13岁的白灵其实已经对兆鹏有崇拜之心了。长大之后,我觉得兆鹏让白灵懂得了精神上的东西,带着她一起入党,一起假扮夫妻,一起干革命,白灵到最后就明白了,兆鹏是她依附一生的男人。

主持人:初读《白鹿原》这个剧本,对作品本身的理解是什么样子的?

孙铱:其实在剧组也听了很多老前辈,像何冰老师、海璐老师给我们讲这些白鹿原。我当时觉得自己理解能力还是欠佳,但是给我感触最深的是每个人物的情感,就是每个人物的一生。因为我觉得把每个人物都挖得特别深,人性讲得很深。

“理解力没有老前辈深刻,我应该多听他们的”

主持人:无论是陈忠实还是《白鹿原》在中国的文学史上都是有特别浓墨重彩的地位,接到自己出演剧中角色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压力?在具体过程当中又是怎样化解这个压力的?

孙铱:其实我当时看到白灵这个角色,我就觉得特别难。因为白灵是一个有大爱的姑娘,她为国家为民族,但是在小爱这一部分,我个人理解她是自私的。对于她的爸爸妈妈,对于她的家里人,我觉得这份爱给的很少。然后再说我是一个南方姑娘,身上很少有那种北方女孩的气息,所以刚进剧组的时候,那一个月我是崩溃的。导演每天从我的人物外形方面开始调整。比如,我站就不能像南方姑娘那样站着,就得像个北方姑娘。比如,我太瘦了就开始拼命吃,我最胖的时候就是拍《白鹿原》,那时长到120斤。

主持人:那么多大腕儿、老师、前辈在面前的时候,你是怎么样调整自己的状态?

孙铱:其实说实话那天我特别生气,特别不开心,因为我觉得我还没有正式开始演,大家就告诉我要这样演,确实老前辈会一直教我,我一定会吸收。但是我想你们先看看我的表达好不好。最后我发现,一个演员拼到最后的是理解力,确实我们当时我那个年龄理解力没有老前辈深刻,所以对人物的理解也不一样,所以还是应该多听他们的。

“实践支撑理论,以后要倾其所有演好角色”

主持人:对自己是如何定位的?或者说对于自己在这个角色当中找到以后的发展路径,有没有特别的想法?有没有一种改变,比如说我原来可以演这个,或者我还有更多挑战的可能?

孙铱:我可能在技术上学到了很多,因为把学校学到的理论知识再实践到剧组,是实践支撑了我的理论,这是我最大的感触。第二个,我很庆幸第一次就进这样的剧组。最大的帮助就是让我看到了这个剧组每天在干什么,是什么样的规矩,所以我到以后的剧组就知道应该做什么事儿。

主持人:毕竟是一个新的演员,关于99%的努力和1%的天赋,你是怎样理解的?

孙铱:当我每演一个角色,如果我能把自己的这颗心完整的交给这个角色就够了,就是它感受到的东西我能感受到,我们俩这颗心是通的,我可以倾其所有给它。

(责编:邹菁、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