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嘉译:我与《白鹿原》二十载情缘 85集绝不注水

2017年05月17日08:44  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人民网北京5月17日电 (记者蒋波)2017年,是张嘉译进入影视圈的第27个年头,这个被称为“师奶杀手”的47岁男人,今年给观众带来了7部作品,大有一枝独秀之势。张嘉译算是“大叔”中最勤快的人了。他主演的剧版《白鹿原》在5月开播,此外还有《急诊科医生》《花开如梦》《北京人在北京》《猎场》都有望在今年亮相,实现连续霸屏。

在大家眼里,张嘉译是个大器晚成的“国民大叔”,2009年凭借电视剧《蜗居》“宋思明”一角走红,才让当时39岁的张嘉译真的火了起来。张嘉译身上独有的气质吸引了万千女性,跻身国内一线男演员后,在《爷们儿》《营盘镇警事》《国家使命》《心术》《一仆二主》《悬崖》《四十九日?祭》均有精彩表演,多次捧得“视帝”头衔。从青涩少年到成熟男人,一路走来可圈可点。

改编自陈忠实同名小说的传奇史诗大剧《白鹿原》,5月10日晚开始首播,为2017年现实主义大剧的回归增添浓重的一笔。在该剧中担纲艺术总监并饰演男一号白嘉轩的张嘉译,日前接受了本网记者专访。他表示,以往拍的每一部戏,都没有像这部戏这样不踏实,拍摄时反复讨论修改,生怕留有遗憾,“这部作品在我个人心目中,不同于以往其他的作品,我希望大家再提起张嘉译的时候,想到的是《白鹿原》,想到的是白嘉轩。”

这一回,他是信奉宗法文化的白嘉轩

他是《蜗居》里的宋思明,是《借枪》里的熊阔海,是《悬崖》里的周乙,是《一仆二主》里的杨树,是《心术》里的刘晨曦……这一次,张嘉译终于做回了“真正的陕西人”,他第一次以地道“西安娃”身份,勾连了原上土地、宗祠文化,完成了一次与原著作家陈忠实的神交。

人民网娱乐:第一次读《白鹿原》这部小说,是什么时候?

张嘉译:90年代初,应该是第一版的时候我就读了。对书里的白嘉轩印象深刻就很深刻,质朴中透着倔强,有一种顽强的生命力。我熟悉小说里每一个人物,更对这片土地充满情感。真是不敢想,还能有一天演这个角色。也是因为陕西人的原因吧,对当时一批小说都特别关注。当时的文坛是特别丰富,尤其是陕军作家。包括贾平凹老师最早的《浮躁》,一直到后边他写的系列,确实是很多。

人民网娱乐:陕西文化对你热爱表演有多大影响?

张嘉译:应该说非常大的影响。这是一块很神奇的土壤,在成长的过程,对你的哺育更滋润,形成特有的性格,形容陕西人有四个字,生冷蹭倔。我们这个行业,真的很多人都是从陕西出去,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一个现象。其实可能还是性格当中做事情这种韧劲吧。

人民网娱乐:《白鹿原》这部作品里边,白嘉轩有大量的戏份,您是如何理解定义这个角色?

张嘉译:白嘉轩在剧中是一族长,是一个比较稳重踏实,而且是一个拿主意的人。你像我是陕西人,我就会特别理解这一类陕西人。其实人都有多面性,但是他身上一定有陕西人那个倔强。

其实是从年轻一直演到老年,对我来说难度大的恰恰是年轻那一段。因为你的形体,整个人的状态,把年轻时候走路的状态表现出来,是非常难的。你得把人物年轻气盛的那口气提起来。实际上这类戏是在考验一个演员,人物的阶段性你要区分的很清楚,脑子要非常清晰,这种控制力一定要有。就是从年轻到中年,一直到他老年,这也是每个演员希望得到的角色。而且《白鹿原》这么一部伟大的作品,对于我来说,能够演白嘉轩,真的是非常容幸。

人民网娱乐:有没有因为场景的原因,上午是青年的扮相,下午就要老年妆?

张嘉译:对我们来说已经习惯了,在这一个场景,把该拍的戏份拍足,根据现场情况、演员情况、化妆情况,都是打乱顺序拍。所以这就需要你在理剧本的时候一定要顺的非常清晰,底下功课一定要做够。

人民网娱乐:小说里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形容白嘉轩,这个人的腰杆太直了。该如何融在表演里?

张嘉译:其实这个跟陈忠实老师商量做了一点修改,因为实际上本身我是腰不太好。他是一个比喻,我觉得他是喻人的性格,白嘉轩的性格之中的倔强与刚直,耿直与刚直的这个东西,所以把他喻在这个人的腰上。当时在开玩笑说这事的时候说,“腰太直了”我说可不可以改成腰太硬了,我腰够硬,不够直。

下一页
(责编:邹菁、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