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禾》进高校加映 自闭症题材避开《雨人》等经典

2017年04月20日15:22  来源:千龙网
 

《喜禾》剧照

《喜禾》剧照

《喜禾》剧照

《喜禾》剧照

《喜禾》剧照

《喜禾》剧照

导演

已受邀参加16个国际电影节的《喜禾》,继本月9日在北京国际电影节举行首场点映引起轰动后,电影节主办方不断将该片加映进知名高校。继17日清华大学加映后,首都师范大学也将于今日加映该片。此前李连杰、文章主演的《海洋天堂》热映,曾引发国内对自闭症孩子的广泛关注。而《喜禾》在国内外首映都引发好评,导演张唯另类的视角或将再次引发自闭症人群生存问题的社会探讨。

避开《雨人》等所有经典的幸运与励志

世界影坛曾有过不少触及自闭症患者的经典名作,《雨人》、《马拉松》等都描述过“天才型”阿兹伯格综合症患者的励志故事。2010年,电影《海洋天堂》让中国观众第一次对“自闭症”这个特殊群体有了直观认识,直接促进发展了针对自闭症群体的慈善事业。

然而这些电影主人公无一例外都是自闭症群体中极少数的幸运者。上帝为他们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又或是让他们遇见最温暖的关爱。但张唯导演创作《喜禾》的视角却恰恰避开以情节性为核心的创作理念,真实揭示了在最普通的世界一隅,普通自闭症人群为看似理所应当的基本权利而挣扎。

同为自闭症题材,谈到《喜禾》与《海洋天堂》的区别时,张唯导演说:“《海洋天堂》是讲一个父亲希望在离开前为孩子做更好的托付,而《喜禾》则是讲一个母亲不甘于自己和孩子的命运,向社会和宿命所做的抗争。”在《海洋天堂》公映七年后,《喜禾》以更大的格局和更现实的语境,来阐述自闭症族群的困境,和他们为冲破枷锁所做的努力。

自闭症是一个世界课题,《喜禾》受邀参加国际电影节期间获多家媒体关注。意大利远东电影节上,意大利媒体LinkinMovie撰文表示:“这部电影具备一种在其他同类题材电影中不易发现的特质:其视线较少投向简单的煽情渲染,反而始终注视着某种无情。只要能读懂这一点,观众就不难认同正是这一特征使得该影片别具一格,成为整个第十八届远东国际电影节中最为优秀、最具趣味的电影之一”。印度邦加罗尔电影节官方评价:“电影对自闭症儿童的家庭场景、学校场景和社会场景均进行了带有现实主义笔触的描写。能够将自闭症儿童的生活状况进行如此细致真实的描写,创作者一定对社会中的真实案例进行了很详尽的研究”。导演张唯真实的笔触及影片细节处理上所下的功夫,获得海外电影专业人士一致认可。

张唯很早就想拍一部触及自闭症家庭问题的影片。2012年9月,他看到报道深圳19位家长联名写信要求校方清退一名自闭症学生的新闻,由此产生强烈的创作欲望。《喜禾》在真实事件基础上改编,讲述9岁的自闭症儿童喜禾在母亲田琳的坚持推进下,到普通学校上学,从而引发各方矛盾。影片最大限度地还原现实,深度剖析自闭症家庭遭受的幸与不幸。为拍好该片,张唯导演花费了大量时间了解自闭症群体,做足调研策划等前期准备,才开始创作。他表示,“合理性、真实性”是这部电影的创作基调,影片最终目的是让社会能关注自闭症人群,让弱势群体能够被社会更多地理解与接纳。

《喜禾》在北京国际电影节上不断被追加点映场进入各大高校,不仅意味着北影节对这种特殊题材的关注,也意味着电影《喜禾》率先得到高校高知人群的高度认可。

如果把《喜禾》单单看成是自闭症题材的电影,似乎有些浅显。影片结尾的宿命论影射使电影在更广泛的人群中引发共鸣。这和当下被热议的“寒门再难出贵子”不谋而合。喜禾的智商测试仅仅是轻度智力落后,女主人公田琳拒绝将儿子送到特殊教育机构,而因喜禾不断扰乱教学环境,部分家长无法接纳喜禾在普通学校和他们的孩子一起读书。

张唯导演将《喜禾》的英文片名命名为“Destiny”,宿命一词也成为串起整部电影的隐线。影片中三个自闭症人员的年龄和境况完全不同,但子翔和田琳哥哥田贵的处境与结局,隐隐暗示了看似幸运的小喜禾无法改变的未来。

但是,从某种程度讲,《喜禾》毕竟实现了真实的自闭症群体与普通人群的对话。正如女主人公田琳所说:“我希望这个社会的正常人能接受我的喜禾,有一天看到他时,大家不要侧目而视,只要给他一个友善的微笑,就够了……”

在结束清华大学的放映后,有观众在走出百年清华大礼堂时表示,影片真实的令人痛心。

(责编:蒋波、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