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IP剧的“药效”失灵了吗?

2017年03月03日09:11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IP剧的“药效”失灵了吗?

近两年电视剧制作和播出的热潮中,IP剧无疑是最热门的概念。但从去年暑假开始,一些超级IP项目在卫视平台上收视口碑相继败北。在2月26日举行的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上,专业人士纷纷聚焦电视剧领域的IP热潮是否会“盛极而衰”,对于近年IP热带来的影视行业乱象,业内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和理性。

谈到饱受争议的IP剧,一向敢言的导演郭靖宇说自己身边的朋友如今分成正反两派,经常在网上争论,而他个人认为,IP剧现象本身对行业是有意义的,大IP项目出现以后,市场越来越大,同行收入越来越好,行业也会越来越繁荣。华谊兄弟传媒CEO王中磊同样认为IP剧的火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行业的发展,不能完全持批判态度。

IP剧引发明星价格攀升是不争的事实,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感慨明星片酬涨幅赶超房价上涨的速度,目前一、二线演员片酬上涨250%。据搜狐视频CEO张朝阳透露,按照国际惯例演员团队成本应该只占整个成本的30%以下,但在国内则高达70%。在高片酬的压力下,国剧制作成本大幅度攀升。几年前《大秦帝国》视频网站购买的价格是2.5万一集,在当时已是天价,而现在无论是《欢乐颂》还是《如懿传》(左图),或是正在播的剧已经到了900万、1000万一集,这其中是400倍的价格飙升,视频网站动辄数亿买一个头部剧。

不过在郭靖宇看来,演员价格是市场的判断,“你要是觉得不对可以不用,人家觉得合适就可以用,这是无可厚非的。”相比很多制作人一边抱怨演员天价片酬,一边又追逐当红明星,郭靖宇监制的新版《射雕》就大胆起用全新人的主角阵容,依然获得市场认可。搜狐视频也同样把重心转向了《法医秦明》等一系列制作成本明显低于头部内容的自制剧。

今年第一季度,各大视频网站的大IP网剧几乎全军覆没,王磊卿认为这似乎表明IP剧的“药效”失灵了。清华大学教授尹鸿透过现象看本质,他认为在市场的检验下,没有IP剧、原创剧的差异,只有好剧、烂剧的分别。很多IP剧粗制滥造并不是IP本身的问题,创作者是否用心才是关键。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正是IP热的受益者之一,他感叹:“IP热的时候大家都在追,现在一系列的扑街后,大家又都一致看衰,这些观点都有点极端。”他认为,现在市面上有很多所谓的IP都是不能改编或是改不好的“冒牌货”,想要练就真正的爆款IP,最重要的还是在于编创团队。

对于剧本的编创,热门IP剧《法医秦明》的导演徐昂提出,品质剧的根本是剧本,剧本的根本是人物。徐昂以自己幼年时读过的文学作品做例,表示留存至今的印象都是书中的人物。他将剧本中的事件比喻成风,人物则是风筝,事件的作用是让人物飞起来。如果创作者的任务不是让人物飞起来,只是为了持续不断的提供风,这其实就不再是创作的原本了。

而如今大IP主要来源于网络小说,在影视剧创作中一大问题是类型化、模式化,很多创作者喜欢加元素,加收视需要的点,劲爆的点,总觉得事件不够,认为风不够多,而不是风不够大。针对IP剧创作的误区,王磊卿分析高度商业化写作的网络小说,本身存在先天不足,网络写作软件的出现,又引发了各种撞梗、融梗的后天缺陷,雷同不绝。部分IP孵化团队思维固化,转化率低下。功夫只在表面,IP变成了PPT工程。

郭靖宇也认为当前IP剧最大的问题在于抄袭,如果这个现象得不到遏制,“再过二三十年,行业内的所有人都将成为不负责任的罪人,我们这个行业会贻笑大方的。”对于IP剧高度雷同、低转化率、创新缺失的症结,王磊卿大胆预言,随着IP的过度开发,IP改编剧带来的新鲜度会进入半衰期,更多的IP泡沫将被市场挤破。“只有从业者眼界更宽、眼光更毒、心态更稳,IP转化更为专业的时候,IP改编剧才有可能进入精品剧井喷的春天。”(邱伟)

(责编:邹菁、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