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季《歌手》玩“最强阵容” 总有些“套路”经久不衰

梅冬妮

2017年02月20日08:27  来源:武汉晨报
 
原标题:第五季《歌手》玩“最强阵容”

谭晶、迪玛希、林忆莲

综艺界有个第三季魔咒,无论多么火爆的品牌,都难以持续高人气超过三季。从《我是歌手》正式更名为《歌手》,这档节目在国产综艺中已是难得的五季元老。甚至在第五季开播不久,造就了超越前两季热门讨论度。

到了第五季,《歌手》也深知再玩些什么新花样,都难适应观众们越来越刁钻的口味。于是节目组将重心回归在歌手阵容上,费尽心机之后,的确成就了“五季以来最强阵容”,庆幸的是本季开播至此,收视和口碑也取得不错成绩。不过从节目内容上看,原先的规则赛制虽进行了简单修改,但节目并未呈现全新面貌,贯穿前四季的爆款套路,在第五季中也比比皆是。

1

爆款

撕标签

本季代表:谭晶、狮子合唱团

作为《歌手》原版,韩国MBC电视台推出的《我是歌手》,在节目初期也打造了不少爆款。其中女团SISTAR主唱孝琳在节目中的亮相,让不少观众都为之惊叹,偶像组合成员也可以有媲美独唱歌手的唱功,这让《我是歌手》成为歌手想撕去原有标签展示真我的最佳舞台。

类似节目还有《蒙面歌王》,中国版更名为《蒙面唱将猜猜猜》播出了第二季后,迎来了第一个爆款大魔王,便是谭晶。当时,不少传言称谭晶的这番大转型正是为参加新一季《歌手》做铺垫。如今传言被坐实同时也带来一个遗憾,在《蒙面》上的充分曝光,让谭晶的惊喜度并不如预期般夺目。

带着新组建的狮子合唱团亮相《歌手》的萧敬腾,原本是歌王有力的争夺人选。但心里只装着摇滚乐,将个人品牌弃之不顾,坚持要带着乐团兄弟一同参加节目的“雨神”,想要在《歌手》舞台上撕去流行歌手这个标签,甚至比谭晶更举步维艰。

当然对节目来说,只要有卖得一手反差萌的嘉宾坐镇,话题和收视都等于上了保险。往季中和谭晶类似的韩磊、韩红都荣获歌王称号;不再唱情歌给单身听的“歌唱科学家”林志炫,在第一季也圈粉无数,迎来事业新高峰,这款套路在前四季已经收获相当的回报率,第五季没道理不玩下去。

2

爆款

回忆杀

本季代表:林忆莲、光良

当第五季《歌手》阵容公布,光良的名字位列其中,为他捏把汗的歌迷肯定占了大多数。但剧情反转得太快,凭借首轮亮相的《第一次》,光良的成绩竟还不是垫底,把唱功根本不在一个层级的袁娅维,死死踩在了第七名的位置,只能说匆匆那年面前,一切都变得渺小。

好在同一期里还上演了一出更为高级的回忆杀——林忆莲演唱的《不必在乎我是谁》,毫无悬念成为了当晚朋友圈的抢手货,人人都要在音源上方附上一段与自己青春年少有关的乐评一同放送。

同样比照前几季,这招不要太好用,《我是歌手》第一季里很“随意”地请来齐秦、黄贯中,唱了些什么大家都已记忆模糊,只记得那些歌陪我走过青春,投票时下手也轻柔了许多。再看最近结束的第四季,歌王的冠、亚军给了李玟、张信哲,二人加起来就等同于微缩版的华语乐坛黄金年代,承包冠亚军也让人心悦诚服。

邀请乐坛中曾经的指标性人物,也已经成了中国版《歌手》节目的习惯动作,若没有一两位天王、天后,或金曲原唱者加盟《歌手》,节目从观众期待度上就已经面临减分,坚持收看节目的动力也有所消减。

3

爆款

新面孔

本季代表:袁娅维、杜丽莎

从关注度最高的《中国好声音》第一季走出来的袁娅维,运气显然不如实力,不少看过节目的观众甚至都记不住吴莫愁、吉克隽逸之外的第三个名字。与同届战友相比,袁娅维一步从选秀学员跨到低调勤恳的音乐人行列,中间省略掉明星的阶段,从这个角度来说,袁娅维的确算是《歌手》舞台上的新面孔。

虽然在《歌手》舞台上仅有四次亮相,但袁娅维的表现一次比一次精彩,无奈这张新面孔却难入人心,最终没有悬念地成为挥别舞台的先发阵容。

新面孔这张牌打好不易,明显没有前两条套路走得顺遂,若观众对新面孔接受度不高,很容易沦为节目的过客,彼此都不能相得益彰。例如在本季原本作为教科书范本请来的杜丽莎,纵使每一场选曲都是精心又精彩,演绎方式也算给《歌手》的固定受众开了小灶,但难敌“曲高和寡”的制约,杜丽莎还是步履匆匆和《歌手》说了再见。

但作为《成都》原作者亮相《歌手》的赵雷,虽在节目之外的舞台已是拥趸无数,他也绝非《歌手》固定受众的那杯茶,图个新鲜让他亮相《歌手》,节目组很快便获得了收益。赵雷还能在《歌手》舞台上发酵多久倒是让人拭目以待。

4

爆款

外来音

本季代表:迪玛希

要说本季《歌手》截至目前贡献出最大惊喜的,无疑是“进口小哥哥”迪玛希。这位集回忆杀的震撼,新面孔的刺激,还有适应任意标签的强大实力于一身的迪玛希,在历年的《歌手》“外来音”中都属上乘之作。

从《我是歌手》第二季邀请茜拉加盟节目起,参演的外国歌手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已是妥妥地打上了实力派的烙印。之后的郑淳元、黄致列,再到这一次的迪玛希,这个套路几乎被节目组玩成了“杀手锏”。

和茜拉、郑淳元、黄致列这些纯粹的流行歌手有所不同的是,迪玛希在展现惊人实力的同时,也逐渐消耗着观众对于华丽技巧的吸收能力。

茜拉成长于马来西亚,对于华人文化、华语歌曲并不陌生,郑淳元、黄致列作为浸淫在亚洲综艺第一线的老前辈,对于《歌手》节目的套路甚至比中国歌手更为熟,他们一路高歌进入决赛阶段毫无障碍。

但从第一期就像玩高空杂技般歌唱的迪玛希,终于在第四期节目中“打卡”般完成了一首中文作品,成绩明显不如前两期那样傲视群雄。中文作品不是单凭华丽花腔就能唱好,观众这时也不再会把“远道而来”作为投票依据。不过,作为审美差异担当的迪玛希,无论在接下来的节目中有怎样的表现,都对观众有一定刺激。毕竟“哈萨克斯坦歌手”这个物种,在国产电视节目中还是稀有,况且节目颜值的平均线都被小哥哥妖孽般的美貌拉高了不少。

(责编:邹菁、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