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一号》:“亲日”的美国国民IP,这次让中国人先演

2017年01月07日13:09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WechatIMG266

九局发[2017]003号

  1月6日,《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在中国大陆上映。

  这部已经在北美周末票房三连冠、在全球吸金超过6亿美金的超级大片,已经赢得了无数星战迷和路人影迷的赞誉。IMDB评分8.2,烂番茄新鲜度84%。

  种种迹象表明,它可能是2017年第一部值得你期待的好莱坞大片。

  对于一个中国人而言,可能很难理解星球大战系列对美国人民的特殊意义。

  美国只有短短200年历史、既没有“古典名著”,也没有“上古传说”,更缺乏什么“三部曲”“四重奏”之类的文化套餐。对美国人民而言,有“长达”40年历史、历经七部电影作品的“星球大战”系列,或许就是他们文化中最具史诗感和传承感的部分了。

  “星战”就是美国人民的西游记、三国演义。美国人民在电影院听到“挡~当!当当挡当~当!当当挡当~当!当当当当!”的熟悉旋律的时候,内心的情怀丝毫不比中国观众在电视上听到“丢丢丢~登登等灯~凳登等灯~登登等灯~凳登等灯”的时候逊色多少。

  《侠盗一号》的前作、“星战”本传第七部《原力觉醒》,2015年以美国国内票房9.366亿美元成功登顶美国电影票房榜首,远超第二名《阿凡达》的7.605亿和第三名《泰坦尼克号》的6.586亿美元,“星球大战”的“美利坚国民IP”威力可见一斑。

  而这次《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的特别之处,不仅在于这是第一次星战系列电影跳出了原有的故事线索而讲述“外传”。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出现了两位中国观众熟悉的面孔:

  不好意思,上错图了……

  姜文,甄子丹。这两位或许是中国影视圈荷尔蒙味儿最足的男演员,联手登陆美国国民IP大作。

  和某些在好莱坞以秒为单位蹭出镜的中国演员不同,小马向各位保证,这二位绝对不是打酱油的,戏份绝对足,不仅是“主角团”不可或缺的角色,更有可能成为你看完全片后最难忘的角色之一和之二。

  事实上,这也是亚洲演员首次在“星球大战”系列中担纲主要角色。但就“星战”系列本身而言,这个“亚洲第一”的殊荣,似乎原本应该属于——日本。

  毕竟,“星战”系列的血管里,流淌着相当分量的“日本文化”的血脉。

  “星战”系列和日本文化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对星战迷们而言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实际上,“星战之父”乔治·卢卡斯原本就是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忠粉”。卢卡斯曾在接受采访时,非常大方地承认第一部“星战”电影(1977年的《星球大战·新希望》)是受了黑泽明的《战国英豪》启发。《新希望》里两个机器人加一个流亡公主的人物结构,直接对应《战国英豪》里两个农民败兵和一位日本公主,两个败兵之间斗嘴互损又惺惺相惜的关系和《新希望》里的C3PO和R2D2如出一辙 。

  事实上,卢卡斯甚至想过直接买下《战国英豪》的版权,像好莱坞把梁朝伟刘德华的《无间道》翻拍成里昂那多版《无间道风云》那样,直接换个太空背景翻拍。

  “星战”系列大获成功之后,卢卡斯就在“日美混血”这条道路上一路狂奔不回头了。

  如果说最著名反派达斯·维达标志性的头盔面具、绝地武士的衣着和光剑打斗,与日本文化的关系还有点“欲说还休”的味道的话;

  那么有些设定,卢卡斯简直就是在向日本文化“裸奔表白”了。

  事实上,很多星战迷认为,正是“星战”系列对日本、欧洲古典风、二战德国等多种美术风格的“混搭”,才构成了它独一无二的视觉风格与魅力。

  从这个角度讲,“星球大战”的“黄种人首秀”交给日本演员,似乎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儿。就算正传里

  露脸,在外传——没错,就是《侠盗一号》这种——里面给日本影星来几个重要角色演演,不过分啊。

  没想到,如此亲日的“星球大战”,却让中国演员“捷足先登”了。

  奇怪么?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

  “政经师尊”马克思教导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作为“上层建筑”的文化领域,中美日之间的此消彼长,正是经济与综合国力强弱变化的写照。

  上世纪80年代的星战“正传三部曲”,一举奠定了星战系列“国民IP”的江湖地位。其时,正是日本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奇迹时代”。经济的强势带来文化输出的强势。索尼公司34亿美元收购哥伦比亚电影公司、松下公司出资61亿美元收购了美国环球影业公司,日本企业以跑马圈地之姿瓜分好莱坞,成为日本文化与资本双重强势的绝好注脚。

  在文化强势的70-80年代,日本诞生了一大批优秀的电影(动画)作品,许多作品是中国观众都耳熟能详的:《追捕》《望乡》《狐狸的故事》《远山的呼唤》《生死恋》《伊豆的舞女》《人证》《寅次郎的故事》《龙猫》《天空之城》《忠犬八公的故事》《风之谷》……称其为灿若繁星,并不过分。

  如此强势的文化攻势下,难怪卢卡斯着迷于日本文化,就连美国普通民众,也觉得武士道very cool吧。

  然而,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的破灭,进入所谓“失落的十年”,日本的影视业发展也受到重创。媒体统计数据资料显示,从2000年到2016年的17年间,虽然日本彼时贵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荧幕总数和年电影上映数逐年增加,但票房总额却长期停滞于2000亿日元左右,甚至时有连跌,直到近年才有稳定增长。

  实际上,日本电影有着相对独立的风格,重剧情而轻特效,强调情绪和氛围,加上日本民族特有的美学,使其与好莱坞风格迥异。当日本经济蒸蒸日上时,日本独特的电影风格是“异域风情”;而当经济停滞时,则成了强势的好莱坞电影美学下的“非主流”。

  新千年之后的日本电影,与世界电影交流越发稀少,说得好听是孤芳自赏,说得难听是自娱自乐。

  比如日本2014年国内票房榜前十,包括一部柯南剧场版,一部鲁邦三世剧场版,两部机器猫剧场版,两部浪客剑心真人版、一部漫画改编的《罗马浴池2》真人版。再加上迪士尼的《冰雪奇缘》《沉睡魔咒》,10部里有9部属于动画电影或动漫改编真人电影,仅有一部日本国产电影《永远的0》是传统意义上的剧情片——这一部,中国观众除了日本电影忠粉之外有几个听说过?

  2016年的榜单干脆连“动画真人版”都不要了,直接8部动画片上榜,本土真人电影依旧只有独苗一根,还剩一部——没错,就是去年上映的星战第七部……

  面对这样的票房榜,小马只想说一句——什么鬼!

  再看演员。近几年,中国观众已经极少能在国内大银幕上看到日本演员,甚至叫不出一个日本新生代演员的名字。我们也能从日本出产国际影帝影后的数量上看出端倪:上世纪60年代,三船敏郎两次摘取威尼斯电影节影帝,女演员左幸子则获得1963年的柏林影后;到了70年代,则只出了一个柏林影后。此后30年,日本再没出过三大电影节影帝影后,直到新千年后才续上香火,更少有能以“国际巨星”自居者。

  反观中国,近二三十年来,赴好莱坞闯荡的中国电影人越来越多,国内观众口味也日趋向好莱坞看齐。90年代至今不过短短二十来年,获得三大电影节影帝影后的粗略一算就有6次之多(巩俐、张曼玉、葛优、夏雨、梁朝伟,张曼玉还是柏林戛纳双料影后),还有张艺谋、陈凯歌、姜文、贾樟柯、冯小刚、王家卫等国际大奖导演……

  再加上,中国已经接棒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甚至很快就会成为第一。

  星球大战“让中国人先演”,至此理所当然。

  说到这里,小马忍不住想到前几天姜文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的一句话:好莱坞拍得再烂也有人看,因为美国有航母。

  细细品来,说的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航母就是个比喻,对于国家实力的比喻。文化本身无高下,并没有哪国文化天生就比别人高级,谁的文化输出搞得好,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在背后推动着的国家实力。

  日本有实力,美国的国民IP就要沾日本文化;中国有实力,美国的国民IP就要有中国演员。很讲道理。

  中国的电影产业发展很快,但这也就是最近几年的事儿。“世界最大电影市场”看上去很美,但比较一下中美综合国力,想做文化输出头号强国,我们的路还很长,还要一步一步走。

  先从“抢滩”他们的国民IP开始。

  最后,放纵一下脑洞。如果哪一天印度成了世界第一强国,我们对电影的评判标准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什么垃圾电影?空有剧情和特效,一段歌舞都没有。”(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文艺九局工作室出品)

(责编: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