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伟:给大家意外,是演员最大的成就

2016年12月05日07:54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范伟:给大家意外,是演员最大的成就

  范伟。

  信息时报12月5日报道 范伟拿奖不是第一回,拿了金马奖还是新鲜事。自从上月底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成为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后,这位前小品演员的演技引发网友热烈讨论。范伟说,他从未想过实力被低估,反而是业内人士以往会有些担心,“我知道有人对我过去舞台上(表演)小品、相声,会有一点成见,他们觉得会留下痕迹,其实这都是对我的不了解。”

  影帝范伟

  “前面两次得奖,我有经验了

  电影《有完没完》定档记者会,是范伟拿完金马影帝后第一次公开亮相,所到之处收获的全是恭喜。小品演员出身的他,在台上也主动抛包袱,“我是‘爆冷’嘛”,引发哄堂大笑。

  其实,“影帝”对范伟来说不是新鲜事,2004年凭借《看车人的七月》捧得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2006年又以《芳香之旅》获得开罗国际电影节“金钥匙奖”,也获得过大学生电影节和华语电影传媒大奖男演员的奖项。或许是太少在这种场合看到范伟,人们觉得他是在故意压抑得奖的激动和兴奋,就连生活中最好的朋友都来询问。“他说我在台上表现很淡定,还是能感觉出来声音在颤动,问我是紧张还是激动。我觉得都不太贴切,那是一种幸福感。”

  据说金马颁奖当天,媒体们对范伟突然获奖措手不及,他在采访间现身时,竟然一片静默。后来问到金马行程,才知道他悠闲地逛着书店,三天两夜的行程更像是到台北自由行的“陆客”。范伟说,金马的淡定是因为有东京的起伏。原来11月初他随着《不成问题的问题》剧组去参加东京电影节,“我才到那,组里的人都在张罗让我请客的事情,弄得好像能拿这个奖。颁奖头一天又做了很多深入的访谈,把这种希望都撩拨起来了。结果后来没拿奖,有点失落。”一个月后再去金马,心情就不同了,制片人跟他说或许会在他和柯震东之间抉择,对方希望很大,“让我有心理准备。想着能参加多年心驰神往的活动也挺好,就去了。”

  当众调侃自己是“爆冷”金马影帝,范伟其实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爆冷是(对)不了解我的媒体说的,(我)不自信的话,也不会开这种玩笑。”他笑着说,起码当影帝这件事是有经验的,那会可不像今年这么平静。“蒙特利尔那次,穿得特别休闲在大堂里等车,被工作人员提醒得穿正装,心里觉得有点希望。后来上台就跟周冬雨、马思纯一样,真的不会说话了!”还有开罗那次,是提前知道消息,虽然有腰伤,还是在家人的护送下去领奖了,“我前面得过两个奖,有经验了,能控制那种(激动的)心情。”

  演员范伟

  “有表演强迫症,会选看得见摸得着的角色”

  事实上,在爆料、意外这些评价扩散之后,不少网友主动维护范伟,认为多年来他的表演经历、选择的角色,都证明了他是一个好演员。

  带着金马奖座归来,范伟真心不觉得有啥变化,他说该做的工作、该接的戏照旧,像这回《有完没完》,就是与新人导演王啸坤合作,讲诉一个中年快递员“老范”没完没了过愚人节的故事。对于接拍原因,范伟解释:“因为他不停地重复一天的事情,从不安到焦虑还有狂喜,各种状态,很是奇妙。”

  奇妙的是,除了快递员“老范”之外,从《芳香之旅》的公交车司机到《一句顶一万句》里的厨师,这些年范伟演的角色总是绕不开小人物。这其实是他多年选角色的标准之一,“我会选看得见摸得着的角色(来演),像《芳香之旅》的老崔,他是(上世纪)60年代的中年人,那可能是30年代出生的,我把他变成自己父亲那代人,具体到按着我父亲的样子来演。能够有参照、分析的人物,我才敢接这个角色。”

  大家爱看他演的小人物,无非因为好似看身边人和事。范伟觉得引发观众共鸣,还是得靠日常。“我们这种人,就是(有)表演强迫症,生活当中发生什么事、发现什么人,都记下来。”他回忆起前两天刚看到的一个例子,“应该是当老板的有钱人,吃完饭后他先是用牙签剔牙,下意识的用另一边掏耳朵,我就记住了。这种细节能让一个人物生动、鲜活起来。”

  在范伟演过的众多角色里,还有《道士下山》中长相猥琐的医馆老板、《天下无贼》里结结巴巴的笨贼,以及《不成问题的问题》细思极恐的丁主任。他觉得角色类型多种多样,最不希望观众认定他也是这样子,“角色和演员要有区分。”

  前笑星范伟

  “从年龄到精力,显然不适合再上春晚”

  这次金马获奖,年轻网友热议范伟的演技,但对老一辈观众来说,对他印象最深的恐怕还是多年春晚舞台上的精彩演出。若没有他这个倒霉蛋,也显不出赵本山在《卖拐》里的忽悠实力。而1983年考入沈阳曲艺团时,范伟的拿手好戏还有相声创作。

  说起来,范伟有超过10年没站上让他成名的春晚舞台了,《有完没完》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他是否还会演小品,前一分钟还对答如流的范伟一时语塞,支吾着说出“我再看看吧”,台下和信息时报记者交流时,范伟感叹很理解观众对他的期待,“可是从年龄到精力,我显然不适合(上春晚)。有人说创作一个喜剧赶上(创作)传统三个正剧的,他的智商一定要高于观众。你想这么一个有压力的事,又是直播,万众瞩目,压力太大了”。他觉得自己面对镜头时信心更大,可以选择演得最好的镜头留下,但“(春晚)是一次性的,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一个是压力特别大,一个是年龄。年龄越大,自尊心越强。往台上一站,你一个包袱没响,就惊出一身冷汗,‘我精心设计一个包袱,他怎么不乐啊?’心里这么想,真的是特别难受的事”。

  不愿再上春晚的范伟,还是会看春晚,“你们有没有发现,春节晚会近几年的节目,会把所有的网络语言带到节目里,其实观众一点都不乐,因为他比你还熟悉。过去我们的节目,观众真是没见过,第一次听到(包袱),造成了意外的效果,他就乐了。”

  收获几个影帝奖项的范伟,也被视作小品演员成功转型的典范。问他是否介意这种评价,他摇摇头,“我其实不太介意,要是介意的话,不至于走到今天。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挺好的。要说转型、转身,我一直在转啊(笑),我转了四行:相声、小品、电视剧、电影,转了一圈,我觉得挺好。”

  或许是笑星形象太深入民心,这十多年来范伟的表演总和喜剧脱不开关系,和葛优一样,人们看到他这张圆脸总是想笑或者期待笑一下。对于“自带喜感”这件事,范伟乐呵呵地接受了,“逗人开心是非常好的事。你自带喜感之余,还能把角色‘掰’得让大家意外,更是好事。”他特地提起了凭《即日启程》老崔一角获得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演员”一事,“大家都说范伟怎么能演这样的电影呢?明明大家觉得我不一定演得好,(结果拿奖)所以我觉得是好事。”

  听上去范伟喜欢给大家意外的感觉,从这次金马获奖到以前屡屡新鲜的演出。他回答:“给大家带来意外,是演员最大的成就。就好比喜剧的包袱,它的规律就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为什么有意料之外的感觉?因为你有包袱,观众才乐,喜剧难创作就在这,每步台词都要比观众的高明。”

  文艺中年人范伟

  “人缺什么补什么,现在爱看书看电影”

  表演生涯中,范伟接拍的多是喜剧或者黑色幽默电影,难得的文艺片经历,包括《芳香之旅》到《不成问题的问题》都给他带来了影帝嘉奖。没想到生活中他也挺文艺,且不说第一次去台北,就扎进诚品书店看书买书,平时也爱看各种文艺电影。

  他笑着说自己是“文艺中老年”。“人缺什么就补什么,我觉得自己缺文艺。”范伟开玩笑说,家里人都没什么文化,加上小时候没条件看书,“后来有条件了,愿意看书看文艺电影,也愿意跟文化人聊天。不过还没成长成一个真正的文艺中老年,慢慢成长吧。”说到最近看过的最喜欢的文艺片,范伟说是法国电影《爱》。目前看来,文艺片更带旺范伟,但他说以后接戏不会奔着这些目的去,商业片、文艺片都会拍。

  爱调侃自己的范伟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他真实想法其实是“我觉得自己不太老”。像这次拍《有完没完》,从导演王啸坤到薛之谦、林更新等,都是年轻人,但他觉得自己在这些人中间毫无违和感。“人最怕固步自封,我到现在都特别喜欢新的东西,跟年轻人合作我很适应,觉得他们好玩的点立刻接受,把感觉记在脑子里,等到处理人物时展现出来,别人会觉得‘哎,这老范还有新招’”。

  范伟自豪地说,他对当前网络热点、网络语言“门儿清”,只是平时不会主动使用。演了十多年喜剧的他,还发现年轻人带来的冲击,“笑点真的跟过去不一样了。老的喜剧一定是有规律的,铺了三次才会抖包袱。久而久之,观众掌握了这种节奏,等你包袱要来时已经有了准备,那可能不会笑了。我发现这帮年轻人,全是冷不防就扔包袱,效果很好,这是我们应该学的。”

  在搞笑与不搞笑之间

  演过那么多小品还有影视剧,范伟在生活中和大部分喜剧演员一样,不会主动搞笑,但会看情形发挥。采访中问他这一周没完没了地谈金马感受,会不会厌烦,他温和表示:“讨论没完更好”。抖了一个小包袱,也缓解了被灯光烤热、房间里挤满工作人员的局促气氛。

  范伟说他在生活中很少抛包袱,就怕大家觉得不生动。可是说起各式各样的经历时,他的描述又很生动,具有强烈的画面感。听他描绘有钱老板用一根牙签剔牙又掏耳朵的事情时,大家都笑了,细想他用的语言并不算很特别,这种搞笑与不搞笑之间的分寸感,才最有喜感吧。

(责编:吴亚雄、林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