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冬升自比"渣男" 亲身经历调教江一燕怎么恨人

2016年12月01日07:39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尔冬升自比“渣男”教江一燕怎么恨一个人

图片

片中蒋梦婕扮演小丽,和三少爷有情感纠葛。

 

  尔冬升用了将近40年的时间,从第一代“三少爷”升级为新版《三少爷的剑》的导演。他昨天在京受访时说,原著作家古龙曾当面表达对他那版《三少爷的剑》的不满。这回重拍,他觉得观众喜好一直变来变去,找不到新的风潮时,“不如怀旧一点,特效回到邵氏公司的风格。”但是古龙时期的对白已经不能照搬,“我估计会爆笑的(台词),都拿掉了。”演员出身的尔冬升,还拿出亲身经历调教江一燕,“我跟她说,以前的(恋爱)对象是怎么恨我这种渣男的。”

  当年演的“三少爷”被古龙嫌弃

  1977年,楚原执导的武侠电影《三少爷的剑》,让尔冬升“一战成名”。2016年,已经是知名导演的尔冬升,重拍经典。而在过去数十年间,圈中人没少听说他的“三少爷”情结。昨天受访时,尔冬升回应道,“很多人认为我演了‘三少爷’,就对这个戏有很深的情谊,只是因为古龙这个作品更适合拍电影。情意结当然有一点,但不是说非我拍不可。”他也否认想找一个新的“三少爷”来代替自己的说法,“有时候拍戏,真的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多。筹备过程也没有纠结。我觉得这一次林更新(能够)成功就最好,因为以前那个(指楚原版《三少爷的剑》)是不能看的,小孩演大人有什么好看的,不好。”

  尔冬升回忆,早在1999年就创作了新版的剧本,当时属意的导演是徐克。兜兜转转之下,又回归到尔冬升执导、徐克监制这个组合。他觉得,徐克的支持对重拍《三少爷的剑》是件好事,“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3D技术在视觉效果上的实现,让我发现更多新的可能。(两人的风格怎么统一呢?)他在迁就我吧。我们在剧本上没有太大争议,他整个(精力)都是在技术上。”

  当年因缘际会,尔冬升曾和古龙本人有过会面,那一次印象之深刻,令尔冬升至今难忘:“我被他吓死了,头发(乱)糟糟的,方方的脑袋,端着酒,一说话‘哦哈哈哈’这样笑,和武侠片里的人一样。”尔冬升说,古龙对别人翻拍他的小说都不太满意,包括尔冬升演的《三少爷的剑》,“他说‘三少爷’就是台北的故事,创作时就是以台北地下的酒家、赌场为背景的。”

  但在数次剧本创作中,尔冬升、徐克都觉得,新版应该展现现代人的情感。提前看片时,不少人认为何润东饰演的燕十三是个典型改编案例,个性比原著描写更丰满,全新造型也令人印象深刻。尔冬升透露,燕十三脸部刺青,其实是重现了当前年轻人的流行,也感谢何润东愿大胆一试。“他第一部戏就是拍我的作品,拍《大魔术师》时他来探班,我就对他说,‘何润东,过去15年你拍了什么东西,我没有什么印象。我这里有一个非常好的角色,你来试一下’。所以,我想办法帮他弄一个特别的角色。”

  现在导《三少爷》

  用亲身经历调教演员

  虽然“三少爷”从尔冬升变成了林更新,但电影里的三角关系却没有变。片中“三少爷”谢晓峰不仅面临绝世剑客燕十三的挑战,更与江一燕扮演的慕容秋荻和蒋梦婕扮演的小丽陷入复杂的三角关系,由此引发江湖混战。几位年轻演员都说,尔冬升会亲自下场指导演戏,江一燕受到“照顾”最多,因为她的角色太复杂。“我相信江一燕不会那么恨一个人。那我就要告诉她,为什么有人(可以)这么恨一个人。”尔冬升决定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私下跟她们讲我的爱情经历,从前的对象怎么恨我这种渣男。你要用自己的真情来跟她说,才能让她投入。”他半开玩笑地评价江一燕是让人看不透的女人,“就像电影里的慕容秋荻,最恐怖的女人就是这样。”

  被问到新版《三少爷》的动作风格时,尔冬升颇感叹,现在想找有能力的替身演员很不容易。“我跟徐克有我们的方法,不要故意去做难的动作,而是让演员自己完成简单的东西,打好就可以了,刻意求难(度)是不可能的。”他还觉得,科技数码时代拍武侠电影,并不容易。“我觉得这次创作有一点(困惑),找不到新的方法了。那干脆怀旧一点,回到以前邵氏公司的那种风格。”虽然时不时听到武侠片没落的评价,邵氏风格是否能吸引人买票支持《三少爷的剑》,尔冬升觉得:“观众的喜好永远是变来变去的,我也会上网看一些年轻人喜欢的玄幻(作品),放到大银幕上不行的。将来市场怎么演变,我会观察,但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方式。四十多年,没法改变了。这部戏还是照我们的方法,做有点怀旧的东西。”

  拥有多年从业经验的尔冬升,也明白时移世易的道理。提到看片过程中有笑场一事,他回答古龙写的对白好些都不敢用,“我估计会爆笑的(台词),都拿掉了。像是原来有一句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现在都不敢说,怕观众笑。”

(责编:温璐、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