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冯小刚共话“第一次”:不聊票房不聊IP只叙情怀

2016年11月09日09:25  来源:南宁晚报
 
原标题:不聊票房不聊IP只叙情怀

  李安

  冯小刚

  前段时间,一大批好莱坞大片定档11月,烧热了这个本来较为冷淡的月份。而提到在此期间能与好莱坞对抗的华人作品,大家首先会想到两位华人导演的作品——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和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前者将于本周五上映,后者在11月18日上映。

  7日,李安和冯小刚两大导演在清华大学进行了对谈,贾樟柯导演主持。李安在新片中首次尝试120帧高清拍摄,而冯小刚则首次使用圆形画幅,面对自己从影以来的“第一次”,两位导演都有话要说。

  1 尝试新技术

  李安:120帧丰富人物内心 冯小刚:圆形画幅表现人物关系

  不管《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还是《我不是潘金莲》都是以人为中心,且同样改编自小说。李安在新片中尝试了3D、4K、120帧的新技术,而冯小刚则首次使用圆形画幅,同样是在电影圈里功成名就的导演,却都在尝试挑战新技术。

  谈及运用新技术的初衷,李安表示他过去非常坚持用胶片拍摄,但拍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后他开始对数字电影感兴趣,并有很多疑问没有解开。“电影有一套东西,我从小很痴迷这个东西,像信仰一样。这次拍摄从60帧开始研究,超过60帧开始往120帧走的时候,我觉得上战场了。”

  尝试新技术的过程不仅对导演是一种挑战,对演员更是一个适应的过程。《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大特写非常多,演员脸上的雀斑,甚至细微的毛细血管都能看到,对演员的挑战、压迫感非常大。对此,李安透露他会告诉演员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希望能看到外表不管怎么样,人有一种内在美。3D最好拍的应该是脸部,这比任何人体都丰富,因为是我们自己。当我看得很清晰的时候,内在的感情、脑里的思绪,可以从细节、眼神里面看得很清楚。当演员相信你需要试这些东西的时候,他给你的东西其实是非常丰富、非常可贵的。而化妆会掩盖这种真实的效果”。

  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相反,由于《我不是潘金莲》运用的是圆形画幅,所以很多景别非常松,涉及主演的特写就非常少。对此,冯小刚解释说:“我想把镜头摆在一个让他们不注意、忽视掉的地方,我看一个小全景里面的人物关系,他们的矛盾冲突,其实一点都不影响我。我要帮助范冰冰成为李雪莲,我发现因为她的符号性太强了,所以不如离她远一点。虽然冰冰是女主角,但我跟她说,有28个男演员和你一起演戏,真正的主角是那28个人,我通过你让大家一个一个认识这些人,这些人共同构成了刘震云写这个小说的社会意义,所以你在这里是一个介绍人。我说你能不能接受这一点?如果你接受,我保证这是一部好电影。她接受了。这一点范冰冰还是悟性非常高的。”

  2 电影大环境

  李安:美国片场制度模式化 冯小刚:感谢替我扛雷的人

  当日,《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京首映,片中演到几个美军经纪人一直在找制片人想拍这几个士兵的故事,结果在美国四处碰壁,他们一生气说,大不了我去中国找钱。看到这个地方观众哄堂大笑。

  谈及这个情节,熟悉中美电影体制的李安认为这已经不是笑话了。对于中美电影的大环境,李安表示,美国的片场制度非常模式化,没有什么活力,做不出什么东西。反而是中国这边,不光是钱,大家有憧憬,模模糊糊中间觉得有一种希望在那个地方,不止是钱,还有对电影这个事情,很宝贵,希望中国电影能够做起来,而且持续健康发展。虽然目前中国市场不见得是健康的。

  冯小刚也对中国电影环境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温故1942》《我不是潘金莲》这样的电影上映,其实电影局承担了很大的责任和压力。我有一个电影,让别人扛着一个雷,这个电影成了我出名了,我挣钱了,可是那个人可能被撤了。像电影局像洪森这样的人,因为本身也是写小说的人,能够看到这个作品的导演的一些初心,能够为大家去扛一些雷,顶着很大压力,甚至不知道电影会给他们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后果。这种情况下,我由衷地说,我是非常非常尊敬他们的,感谢他们为中国电影导演、中国电影人扛了这样一些雷,他们也是非常有责任心的。现在都说勇于担当,其实这就是一份担当。他要想溜肩膀很容易,因为和现实有关系。”冯小刚侧面表达中国审查制度的逐步开放。

  3 未来的计划

  李安:希望拍华语片 冯小刚:顺心而为

  纵观李安的作品,题材广泛,每次都让人耳目一新。谈及自己为何如此喜欢挑战自己,李安表示:“对于我来讲,婚姻方面必须忠实,拍电影的话不用,看风景、游玩,希望每次有不同的地方。我想不管我拍什么样的题材,一个是好奇心需要满足,另外,我对拍电影本身的学习非常热衷。”对于自己下一部电影的计划,李安表示希望拍华语片,“市场观众都会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该停。现在开发了一个新的,不知道开了一个新希望还是捅一个新娄子,我不清楚。所以希望多学习一下。如果大家有兴趣来参与的话,我为大家做一些铺垫。我们都是爱电影的人,都是在经历,很简单,我们手上触摸到电影就充实,没有触摸到电影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自处。我是这样”。

  虽然冯小刚以冯氏喜剧闻名,但从《1942》之后他似乎也跟李安一样,兴趣变广泛了,触角伸到了很多题材和领域,包括复杂的现实题材。谈及自己创作路程的转变,冯小刚表示:“有一年我自己拍的电视剧、电影,三部都被枪毙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没有人给我投资,我的片子通过不了。导演不是一个名词,是一个动词,导演得干活。所以我采取了拍贺岁片的方式,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个方式确实带来了另外一番景象,赢得了很多观众。后来我在想,我要做点什么,还是要回到我最想做的事上去,所以我开始想,不要再去更多地妥协,应该将自己非常想拍的东西拿出来拍。”

  对于之后的计划,冯小刚表示:“就我的年龄来说,我不认为我还能拍很多电影。我想我就是再勤奋、再努力,恐怕也就是六七部电影吧。所以不能再浪费时间。曾几何时觉得又可以多拍一部电影,现在觉得又会少拍一部电影。我经常说,现在有一句话叫作顺势而为,好多人劝我,市场这么好,什么东西观众喜欢就顺势而为。我现在想的是要顺心而为,不是顺势而为。顺势而为的话,我觉得90%的人都在做这样的事情,不缺我这么一个。”(田婉婷)

(责编:邹菁、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