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文旅·体育

张鲁一:增肥比减肥痛苦得多, 宁愿饿死也不要撑死

2016年09月08日07:54 | 来源:新快网
小字号
原标题:张鲁一:增肥比减肥痛苦得多, 宁愿饿死也不要撑死

在《麻雀》中演技、颜值双在线

■新快报记者 贺雅佳

由李易峰、周冬雨、张鲁一主演的谍战剧《麻雀》本周开始在湖南卫视热播。仅仅播出几集,观众的口碑已经很不错,尤其是其中扮演大反派的张鲁一,演技、颜值双在线。昨天,张鲁一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坦言要把大反派演出人味。

演反派的目的在于表现一个人而不是坏人

新快报:这次演反派的难度在哪里?演得过瘾吗?

张鲁一:演反派其实目的特别简单,希望把他演成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坏人。

新快报:毕忠良这个角色的善恶你自己是怎么把握的?

张鲁一:毕忠良这个角色的善是在生活中的小事,对待身边的人,对待家人、亲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的恶是在于,在大是大非面前,他没有选对自己的立场。

新快报:您觉得您与毕忠良这个角色最大的相同点和不同点是什么?

张鲁一:和毕忠良最大的相同点可能是,我们都希望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地过好自己的日子,让身边的人也能够过好日子。不同点是,他选择了一个政府机关工作,而我现在是自由职业。

新快报:拍摄中,最让你难忘的一场戏是什么?老毕对李易峰扮演的陈队长是怎样的感情?

张鲁一:难忘的戏具体想不起来是哪一场戏。其实和李易峰,我们两个除去演工作上的对峙包括怀疑之外,最喜欢的还是和他生活上的戏,就是像兄弟两个人一样,在家吃顿饭喝喝酒聊聊天,这也是我最喜欢的戏。对陈深来讲,工作上是同事,回到家里就是家人。

新快报:在《麻雀》中家庭对于毕忠良很重要,您怎样理解他对妻子的深情?

张鲁一:毕忠良在这样一个动荡乱世之中,他每天都是小心翼翼,如坐针毡、如履薄冰,他也知道自己选择的这条路,可能会很危险,对家人,对亲人。他也知道今天做的很多事情都会有报应,所以他只能在现在,在他还有能力保护家人的条件下,保护他身边最爱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妻子刘兰芝,一个是他的弟弟陈深。

新快报:《麻雀》中您的反差很大,一方面对妻子、对陈深都是很温情很疼爱,但是对“敌人”却很残暴,您在这两种表演中切换自如,您是怎么揣摩这种心理的呢?

张鲁一:其实虽然看上去反差很大,但是这不就是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嘛。在不同的场合,在不同的人面前,我们都会表现自己不同的一面。在父母面前我们是孩子,我们可以撒娇可以耍赖可以任性。在下属面前我们是领导,我们要保持领导的一个威严。在领导面前我们是下属,我们要做到尊重和服从。我只是把这个人物表现得更加立体,让大家看到他更多个层面而不只是其中的一个面。

期待像《伪装者》一样成功,大赞李易峰

新快报:能不能说说和李易峰的合作?

张鲁一:跟李易峰合作还是挺开心的,生活中他也是一个深居简出的人,然后在工作中他是一个对自己的角色有责任感的人。

新快报:这次《麻雀》中的特别行动处处长的形象很帅,有媒体拿您、李易峰、张若昀和之前大热的《伪装者》中的明家三兄弟作对比,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呢?

张鲁一:《伪装者》当然是很好的一部电视剧,他在口碑还有收视上都取得了双赢,如果我们播出之后,大家能把我们和《伪装者》放在一起相提并论的话,当然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但是明家三兄弟和我们三个人的人物关系包括人物设定都会有所不同,也希望大家看完之后能够喜欢我们三个人这样一个人物关系和组合。

新快报:经过这次合作,会觉得李易峰的演技跟以前的不同或者进步吗?你们私下有这方面的交流吗?

张鲁一:李易峰的进步自不必说,因为已经看到很多的观众包括粉丝都已经在发表他们对于李易峰表演进步的肯定,所以我相信大家也都能看到他这部戏和以往呈现出来的不同的表演方式,所以我还觉得挺开心的。

新快报:你演谍战剧的经验比李易峰周冬雨丰富,会给他们支招吗?

张鲁一:其实更多的还是导演对他们的帮助建议,告诉他们一些方式方法,当然也有他们的领悟,包括他们消化完之后呈现出来的东西。

增肥20斤,宁可饿死也不想再每天吃撑

新快报:据说有为了这个剧特别去增肥,增了多少斤?

张鲁一:是,为了这个戏,增肥了多吃了点,大概20斤吧。然后这两天播出之后我也抽时间看了一点,我觉得还是挺有成效的,脸上也肉嘟嘟的。

新快报:增肥的过程中有什么痛苦的经历吗?今后是否保持这个体形?

张鲁一:其实真正体会了之后才觉得增肥比减肥要痛苦得多,所以如果只有饿死和撑死两种选择的话,我选饿死。

新快报:剧中很多演员都用配音,你坚持用自己的声音配音是有什么原因吗?

张鲁一:之所以选择自己要配音,是希望自己能够完整地去塑造这个角色,哪怕这个角色塑造得不好,哪怕被别人骂,反正也就是骂我呗,别怪人家配音配得不好。

(责编:欧兴荣、陈苑)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推荐视频
  • 《悬崖之上》为隐蔽战线群英立传
  • 张桐与你一起重温《青春》
  • 白敬亭与你重温《史砚芬诀别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