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与安生》挤进9月电影洪流 陈可辛:IP要用得有尊严

2016年08月31日17:27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IP要用得有尊严”

这几年带来《武侠》、《中国合伙人》、《亲爱的》等原创优质电影的香港导演陈可辛,这次也终于入了“IP”的坑,由他监制、改编自安妮宝贝同名小说的《七月与安生》即将在9月中旬与观众见面。陈可辛在此前采访中曾把这部影片比作女版《中国合伙人》,面对两年前作品票房超5亿的好成绩和如今有点冷的市场,陈可辛很淡然,“在这个容量就做这样的东西。也不是说拍个小文艺片票房很少就够了,但我也不是一来就要10亿才满足的那种导演”。

[监制电影] “这个年龄已不适合拍这个戏”

《七月与安生》最早是安妮宝贝1998年发表在网络上的爱情小说,印成书只有21页,这也成为陈可辛愿意监制这部电影的最重要原因,“很多IP送来几百页,而这部小说够短,有很多留白,可以顺着小说的气质去做很多加法”。同时,陈可辛也对这部当时风靡80后的青春小说所代表的集体回忆很感兴趣,这让他感受到了年轻人一代一代之间的不同。

擅长爱情题材的陈可辛,在以往许多作品中都喜欢拍“对等三角形”的爱情故事,而这次讲述两女一男三位主人公之间关系的《七月与安生》也不例外。在陈可辛看来,这是爱情片永恒的主题,“三个人中没有坏人,也没有欺骗,爱情来的时候你挡都挡不住,也没办法说清楚”。这一次,陈可辛找了好友曾志伟的儿子曾国祥来当导演,自己则做监制,主要参与的部分在剧本改编上,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个年龄已经不适合拍这个戏了,“真要从两个女生角度出发,我不太懂也不太理解,所以要找比较理解女生的导演去拍”。

谈到两位女演员,陈可辛感慨周冬雨是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代表了他很好奇又不理解的90后新人类。在拍摄时,陈可辛仍然在不停地改剧本,将他在演员身上看到的亮点写进角色,他觉得周冬雨的每一条拍摄、每一句台词都表现得不一样,正如片中个性叛逆的安生,而稳定发挥的马思纯,则更像接近90%普通女生的七月。

[选网络IP] “即使妥协也要拍自己喜欢的”

原作小说刊登于上个世纪,这种抢闺蜜男友的三角恋可能在如今的年轻观众眼里既矫情又有些三观不正,因此,陈可辛在两个女主角的角色处理上增加了一些厚度,感情关系更加复杂。尽管增加了很多细节,但他始终坚持原著的气质,不管这种气质是不是矫情。

“很多时候改编吃力不讨好,总会有粉丝不高兴。你改得太多,20年前的观众不认,但不改也不行,毕竟现在年轻观众的感受肯定不一样,你不能把20年前的东西给他们”。

陈可辛非常擅长塑造丰富立体的角色形象,描绘细腻动人的情感故事。面对如今越来越多看片喜欢简单粗暴盖章“绿茶婊”、“小三”、“好基友”的观众,陈可辛认为,正是有这样的社会才会有这样的观众,不能完全否定这些流行语所代表的东西,正如自己也不可免俗地拍了一个网络大IP,“这是某种程度上的妥协,但即使妥协也要拍一个自己喜欢的”。

他希望在赶潮流的同时,能够把这些噱头用得实,用得有尊严,“这个电影不是无视社会,而是把社会有的东西放在里面,这才叫接地气”。

[谈票房泡沫] “今年只是回归现实而已”

看似热火朝天、实则略显平淡的暑期档已结束,接下来的9月份更显拥挤,单月就有51部电影将上映,既有《星际迷航3》、《佩小姐的奇幻城堡》 这样的好莱坞大片,也有《追凶者也》、《我不是潘金莲》、《大话西游3》这样的名导作品,《七月与安生》最终选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档期,陈可辛坚信这部本身不那么贵的电影仍然有自己的票房空间。对他来说,“我们不需要追求代表成功的票房数字,能认认真真拍出一部好电影,投入产出赚点钱,已经是我做几十年电影最好的时候了”。对于如今与几年前不可同日而语的票房量级,陈可辛看得很开,“我觉得有10亿票房的电影,有10亿票房的导演,也有不需要拍10亿票房的导演和电影,现在的空间挺好”。

谈到暑期档影片票房遇冷的话题,陈可辛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觉得在去年涨幅喜人又暗藏泡沫的情况下,这属于正常的调控,而这种阶段性的调控并不是坏事。“我对这个比较乐观,因为上去的东西总会下来,我希望不要下得太厉害,也不要上得太厉害。很多新的行业规则使得票房突然间高了很多,今年只是回归现实而已”。 (见习记者 陆乙尔)

(责编:邹菁、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