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奇隆23年后再办歌友会 好脾气"不是温柔是释怀"

徐宁

2016年06月27日08:34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吴奇隆23年后再办歌友会 现在好脾气,“不是温柔是释怀”

23年前,吴奇隆发行了暂别小虎队的第二张专辑《追梦》,并在张晓燕的主持下,举行了自己的首场歌友会。

最近,带着全新专辑《旅程》,阿里星球为他在沪举办了出道以来的第二场歌友会。这距离吴奇隆上一张唱片,也已隔了19年。

婚变、还债,吴奇隆凭“担当”二字苦尽甘来,他身上,有着小鲜肉学不走的忧郁,也有经历风雨洗礼的纯粹。从小到大,吴奇隆都在扮演着照顾人的角色,我们见惯了他忍痛不说——作为合作者,深知他作为艺人的修养;作为看客,看他深陷舆论漩涡……

那天的歌友会,吴奇隆赤着脚,嘬口酒,唱起新歌《覆水难收》。古早味道的曲风,时代感的唱腔,把我们带回到那个没有互联网、单纯着迷于偶像的年代。

彩蛋在最后,妻子刘诗诗捧着花专程赶来场,吴奇隆牵着她的手,完成了两人的定情曲《手牵手》。台下又响起“小霹雳”的起哄声,“这个……要问她”,吴奇隆指了指刘诗诗。

“发片,是想让粉丝知道我现在挺好”

记者:演戏发展很好,为什么突然想到唱歌?

吴奇隆:大家都知道现在做音乐不赚钱嘛,做一张唱片还想赚几十几百万吗?不可能。但我一直觉得音乐在整个娱乐领域是不可缺少的,电视、电影、唱片都需要音乐,甚至游戏也需要音乐。音乐陪伴很多人成长,音乐在生活当中很重要,但是经常被我们忽略掉。

我开始做唱片公司的时候,大家也都觉得——现在不是唱片最苦的时候吗?很多大公司都顶不住了,为什么你还要做?我只是觉得我能参与其中挺好的,尽一份力吧。每个领域都会有起起伏伏,现在音乐辛苦,不代表它将来不会好。我目前做很多戏剧制作工作,音乐也是重要的配套,每个影视作品都有不同的音乐呈现。另外,我现在很多时间花在幕后工作上面,跟大家见面的机会也会渐渐减少,用什么样的方式陪伴他们是最好的?我觉得是音乐。反正我不是走市场的,我发片只是想让大家清楚地知道,我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记者:这次为何又找回陈秀男、黄中原等老友作为幕后班底?

吴奇隆:大家知道秀男老师为我们创作过《青苹果乐园》、《男孩不哭》、《红蜻蜓》等作品。中原跟我一样处在这样一个年龄状态,歌词上我们有很多共鸣,一样的心情和感觉,挺好的。这也是我做这张专辑一个很重要的点,他们是我生命旅程中很重要的人,如今我们各自在不同领域工作和生活,分开很长时间,大家都没什么交集,这次合作成为我们连接的一个点,又重新聚在一起,聊天开玩笑。

记者:这张专辑传达了一个怎样的信息?

吴奇隆:每个人的人生有不同阶段,我经历了很多不同的事情,通过这张专辑可以让他们(粉丝)知道我现在其实挺好的。这张专辑,我要做些符合我这个年纪的事情,比如《天生孤独》就是我这个年纪的男人要面对的现实,其中有一句“男人注定天生孤独,早已习惯自己哭”,这是我曾经的生活写照。我觉得,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角落,即便生活幸福、爱情美满,还是存在着那些无法跟别人分享的小天地,只有你自己能了解,自己去面对。男人在很多时候,很多辛苦的地方未必有机会跟别人说,藏在心里面,说了也解决不了问题,都是自己在扛。这种东西通过音乐的形式呈现,对很多人有鼓励的效果。

记者:还有什么让你契合主题心境的歌曲吗?

吴奇隆:“我爱上迎面的风沙,人生就是起航”。我觉得是《陌生的月光》,这首歌的前奏就已经让人听出一股飘来飘去的流浪感,有一点点寂寞,一点点孤独,这是一个阶段性的心情,不代表我的现在,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阶段吧,我觉得还蛮贴近现代人的生活。人们的情绪很多时候很难抒发,科技让人与人之间变得更近,同时也变得更远。我在北京住了十五年,但每一年在北京待的时间,可能就两三个月,都是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你要说归属,可能飞机场就是我的好归属,一年大概至少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在飞机场吧。

“没看到过我发脾气,是我藏得深”

记者:我听你在《往事如烟》中唱到“岁月让自己变得温柔”……

吴奇隆:也不是说温柔,可能很多时候你会释怀。以前很多人不一定看到过我发脾气,不一定看到过我心情有多不好,可是这不代表我没情绪,我可能是藏得比较深,我会让自己很纠结。他们总说我是“暖男”,我觉得只是我经历太多之后表现出的释怀。即便现在有人故意伤害我,现在的我都能原谅,我会站在他的立场去想:他为什么呢?肯定有他的理由。

记者: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在表达,对你的评价褒贬兼具,你会介意么?

吴奇隆:不同的粉丝会有不同的意见,觉得你这样觉得你那样,各种说法都会有,但是你要理解他们——从年纪上理解,他们可能还小,没那么多经历,还不懂。我是经历过了,所以我应该能够理解。

记者:哪首歌最能代表你的爱情?

吴奇隆:《爱得不够》吧,有句歌词是“我该浪漫一点,可是我习惯忽略”,我觉得某一方面……(笑)是啊。不过,在事业或生活上没有全才,每个人都有强或者弱的地方。我不是天才,一直在学习,像我的事业和感情,我觉得人都是在经历中学习的。

记者:《手牵手》 应该是为了婚礼准备的吧?

吴奇隆:对,我一直觉得老在为喜欢我们的朋友做不同的作品,于是就想,能不能有一首歌留下来,只属于我们自己的纪念?于是做了《手牵手》。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想把它收到专辑里,《手牵手》曲风比较温暖轻快,跟我整张专辑的音乐不是那么贴,后来觉得放在一起没有错。整张《旅程》听下来,从前面各种波折,但最终回归幸福,以圆满的句号收尾,挺好的。

(责编:邹菁、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