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葆玖先生追思会在梨园剧场举办 梅派已成大家的梅派

2016年06月13日08:22  来源:北京晨报
 
原标题:梅派已成大家的梅派

昨天,距梅葆玖先生离开整整49天了,北京京剧院在梨园剧场举办了隆重的梅葆玖先生追思会,梅先生的亲友、弟子和同事、领导再次聚在一起,不仅是追思梅葆玖的艺术成就和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更重要的是启发京剧人该如何像梅葆玖那样,做京剧的“忠臣和功臣”,为京剧的未来多思考多行动。结束的时候,梅派弟子20多人上台朗诵一首追忆梅葆玖先生的长诗(见图),并带领全场演唱了梅先生的代表作《梨花颂》。

一生用心守护梅派

李恩杰(北京京剧院院长)

在我心目当中,梅先生是一位极其值得尊敬的良师,也是京剧的一面旗帜,一生用心守护梅派,他善解人意,热爱生活,在困难面前临危不惧。

我还记得1999年我第一次独立带团去日本演出,我内心充满忐忑,结果飞机刚刚落地,梅先生就被老朋友邀请去吃晚餐,我接到梅先生通知,请我和他一起去吃饭。考验来了,我怕我作为领导不出席让梅先生丢面子,但也只好硬着头皮找到梅先生,说我不想去了,想晚上研究一下明天的工作,确保明天的演出。没有想到梅先生大度地说,好吧,把演出搞好最重要,其他的都是小事。其实梅先生是为了让我第一时间品尝到日本的美味,才这样安排。晚上10点多,梅先生和梅夫人回来了,敲响了我的房门,梅先生和梅夫人让人给我带了好多吃的。多么好的两位老人啊,在梅先生的带领下,20多天的20场演出顺利完成。

2010年我再次回到京剧院工作,一直与梅先生并肩战斗,我与梅先生共同策划推动了纪念梅兰芳诞辰120周年,重走梅兰芳之路活动。陪同梅先生到访美国、日本、俄罗斯、奥地利、英国、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访问了梅兰芳曾经演出过的亚历山大剧院,陪同梅先生完成了全部的对外交流活动。

3月29日是梅先生82周岁的生日,这一天也是他人生中为京剧艺术奋斗的最后一个日夜,从他离开二外讲台到突然发病,之间不过十几个小时,我想那一天听了梅先生演讲,和梅先生见过面的人,都会想梅先生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呢,可以说梅先生用一场精彩的演讲、为他的一生做了最好的注脚。

继承梅派而不守成

张永和(著名编剧)

我跟梅葆玖先生相识30年,他常常说,有人管我叫大师,我不是大师,我就是干活的,我爸爸才是大师。梅葆玖先生走了以后,我倒是觉得他这个话不对,他太低调了。梅葆玖先生全面继承了梅兰芳先生的梅派艺术,但是会不会有人说,他只是继承而没有发展呢,不对,我觉得梅葆玖先生是继承梅派,而不守成。比如梅先生在他的一些新戏当中加入了新的音乐,小梅先生与时俱进,就在《西施》《大唐贵妃》中大胆使用了交响乐,这就是进步,既继承又不守成,既学步又阔步前进。

京剧需要合作

谭正岩(谭门第七代传人、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

我们梅谭两家有150年的交情,我祖父从1951与梅葆玖先生长期合作,也有将近60年,梅葆玖先生提携我父母和我自己,这就是传承。我总觉得梅爷爷他老人家还没走,不论是在京剧院排练、练功还是在剧场的后台好像都有他的身影。我爷爷曾经这么跟我说,梅先生把京剧推向了全世界每一个角落,在这一点他做的比我们都好,他是京剧事业的功臣,我记住我爷爷说的,我们将会延续我们两个流派的传承,用优异的舞台表现让他老人家放心。

先生弟子都是梅派中坚

梅玮(梅兰芳曾孙、梅派研究艺术中心主任)

玖爷爷是我爷爷的弟弟,是我的叔爷爷,我儿时并没有和玖爷爷生活在一起,直到我考上北大中文系的时候,玖爷爷摆了一桌家宴。玖爷爷习惯了礼貌,习惯了不拒绝,他这种性格跟家庭有关系,从小熏陶养成的习惯,这些习惯也伴随玖爷爷的一生。玖爷爷上的是西式小学,要穿西服,要注意人的礼节,但是家庭就是中式的家庭,所以他也受到父亲梅兰芳先生的言传身教,所以说他保留的都是传统的这种仁义礼智信,最核心的精华,这种文化熏陶,也让玖爷爷成为了既温文儒雅的谦谦君子,也是一位翩翩绅士,所以也成就了他宽容豁达的性格。

玖爷爷80多岁了,但他也是不服老,他房间里面有一个日记,本来4、5月份的行程都排得满满的了,我老跟玖爷爷开玩笑,我说您比我还忙呢,爷爷说我就是喜欢活动,活着就得动。

这些天,玖奶奶着实让人敬佩,体现了梅家的家风,实际上玖奶奶心里应该是最难过的,但是她没有乱了分寸,当时她干净地坐在病房门对面,所有人过来,她还要安慰开导人家,所以说梅家的家风体现在跟梅葆玖先生接触过的人的身上。追悼会结束以后,有一个文章说梅葆玖先生去世之后,后继无人,我觉得我不认同,因为现在梅派已经成为一个大家的梅派,包括梅葆玖先生收的弟子,他们都是梅派的中坚力量。

曾经有一位先生说过一句话,人什么时候才算真正的死去了,不是说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而是没有人记得他的时候,所以说我觉得玖爷爷没有走,玖爷爷就在我身边,他在高高兴兴地看着我们做这件事情,所以我说今天的追思会,我觉得玖爷爷不想看到咱们一个个都痛哭流涕、难过,他最想看到的,把他没有做完的事情,能够通过我们的力量,通过我们踏踏实实的努力做好,看到中国京剧、梅派艺术能够发扬光大。

(和璐璐/文 史春阳/摄)

(责编:邹菁、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