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中国少女被赞“大唐歌姬” 歌声让日本人想学汉语

2016年06月02日11: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16岁中国少女被赞“大唐歌姬” 歌声让日本人想学汉语

16岁中国少女被赞“大唐歌姬” 歌声让日本人想学汉语

  母亲谭宇一直希望女儿学播音主持,以后回老家当播音员,为此还把她送到县广电局上了一段时间培训课,但双笙有自己的想法,更希望成为歌手。

  过去,一个像她一样的普通女孩想要实现这一愿望,要依赖复杂的路径运作、非常好的运气和其他外部资源。

  但互联网已经让旧的游戏规则失效。2015年4月,双笙在一款音乐App上发布了自己翻唱的古风音乐《故梦》,两天后被编辑置顶。

  接下来的事情,超出了当时还差半个月才满15岁的少女的想象。

  她刚刚在广电局结束下午的播音主持培训课程,一边往家走一边掏出手机。她首先看到的是3000多的点击量,以及“多得根本数不过来的弹幕和留言”,几分钟后,点击量已经跳到了5000多,然后是7000多,还没等走到家,点击数已经过万。

  女孩用“梦幻”和“惶恐”来表达当时的心境,想不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同时听这首歌,“好像有一瞬间,来自全国各地的人都出现在了你的面前,和你打着招呼。如果能有一个画面,这将是一幅怎么样的场景”。

  网友的留言不断敲击少女的心,一条弹幕上写着“简直是天籁……”当晚,她一条弹幕还没有看完,另一条“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好听的声音”就紧跟着飞快地刷了过去。

  那一天余下的时间里,她一直忙着在手机上回复网友的留言,“手指都累断掉了”。“之前看到有些大大很少回复粉丝,让人觉得心寒,我不想那样,所以就一条一条地回复。”她称圈里知名的古风音乐人为“大大”,她不想辜负留言框里不断刷新的文字。一开始,她会针对具体的问题给出大段的解释性答复,但到了午夜,她发现就算是只回复一句“谢谢,么么哒”,也远远跟不上留言的速度。这种重复性的体力劳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她累得倒在床上。

特立独行

  直到今天,双笙也没有明白那首翻唱的《故梦》究竟为什么会触动大家,“做得糙死了,后期也没剪,呼吸声还有咽口水声特别大,有的地方甚至还唱断气了。”但互联网就是这样任性地展示它的威力,忽视传统路径,无法完全总结。

  她的粉丝、成都的大一男生July告诉《博客天下》,“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虽然这女孩喘气声很大,声音也有点紧张,但听起来只觉得好可爱啊,单曲循环那首歌,一边听一边感觉整颗心都安静下来了。”

  随着粉丝和留言数量而骤增的,还有“双笙”这两个字所带来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故梦》上传后的一个多星期,好朋友告诉她,在她的一个QQ群里,有人在推荐双笙的歌。还有一次,她在学校小卖部门口被一个女孩拦住,对方说,关注她很久了,但一直不敢过来说话。双笙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火了。

  很多人通过她的名字搜到了她的微博ID“双笙子”,紧接着而来的是每天上千条的留言和私信。起初她还尽可能多地回复,到了后来,她发现连看都看不过来了。

  母亲谭宇也慢慢察觉到女儿的不一样。此前她特别喜欢梁静茹的歌,但现在她只听古风歌曲,尤其是女儿唱的。

  喜欢唱歌的谭宇还会经常给双笙的新歌提建议,“你的哑嗓子唱高音难听死了,不要唱高音!”同时,她也不再坚持要求女儿学播音主持。双笙发歌一周年,她将女儿送到成都的艺术集训学校,为通俗演唱专业的艺术高考做准备。

  艺术学校辅导双笙的培训老师也意识到了双笙的不同。入学测试时,专业老师江鹏发现,双笙在通俗演唱方面比其他同学都要高出一截,“而且她的声音很有辨识度。”

  江鹏说,艺术学校里的大多数同学更喜欢唱韩国偶像的流行歌曲,或者是模仿国内选秀、真人秀节目的歌手,“那些节目中流行什么,他们就唱什么。”

  这些都让喜欢古风音乐的双笙在同龄人中显得特立独行。

  当然,这位在各种音乐App和社交平台上拥有百万粉丝的女孩,也和其他青春期小女孩类似,偶像是李易峰,热衷讨论EXO组合的八卦,或者韩星Bigbang什么时候来川渝开演唱会。

  最近,她成功说服了母亲允许自己烫卷发,原因是艺术学校的同学们打扮得都很洋气,母亲允许她“只能把发梢部分稍微弄弯一点”。当她希望像某个漫画中的人物那样拥有一头漂亮白发时,被母亲严词拒绝。

  双笙很羡慕同班一起学音乐的中韩练习生,“她的头发好长,前段时间她把头发挑染成了粉色,我特别喜欢”。这个女生是双笙的粉丝,经常缠着她唱古风音乐。

16岁中国少女被赞“大唐歌姬” 歌声让日本人想学汉语

 

图片来自@双笙子

 

  双笙并不适应成名后的身份转换。在她的经纪人肖福霖看来,双笙依旧腼腆和谦虚,“有点排斥推广自己”。双笙的歌上了古风音乐周榜时,肖福霖劝她在微博上转发那条榜单的内容,小女孩她觉得不好意思那么做,“怎么可以自己夸自己”。

  对于那些双笙喜欢的古风圈“大大”,公司也劝她偶尔有些互动,双笙嘴上答应,转过身却还是保持着默默围观的方式。

  在肖福霖眼里,双笙非常细心,害怕做错任何一个细节。团队在发歌时曾不小心用错一张图,双笙给肖福霖打电话,特别生气地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有时候,双笙会过于纠结粉丝对自己的评价和看法。曾经有粉丝在双笙微博上留言,说自己更喜欢她唱抒情类的古风歌曲,另一个粉丝则希望她多唱活泼的音乐。两条留言让双笙纠结了整整一下午,她不断地重复性地问肖福霖,“他们是不是不喜欢我唱的歌呢,你说我到底要唱什么呢?”

  肖福霖回答,“你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喜欢你,做自己就好了。”

  但互联网不理睬少女的心事,它沿着自己形成的方式推着她往前走。最近,双笙的粉丝热衷翻墙去日本niconico网站为双笙刷播放量。为了避免其他群员看不懂日文,每个粉丝QQ群里都有懂日语的粉丝自发将niconico上日本网友关于双笙的评论翻译出来。

粉丝帝国

  陈杰观察过双笙粉丝群体的IP地址,“各个省份都有,分布得特别均匀”。

  粉丝刘莹和身边的很多“花生米(双笙粉丝的昵称)”是听到双笙翻唱《故梦》后“入坑”的,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会为了双笙在某个App上传了新歌,而专门去下载这款App。

  July因为喜欢汉服文化而开始关注古风音乐,进而成为双笙的粉丝。在他看来,很多粉丝喜欢古风音乐跟喜欢汉服一样,“都不是实用的东西,但对于从小在互联网浪潮和高新科技快速更迭中成长起来的我们,除此之外实在没有什么载体能够让我们去怀念和恋旧。”

  July觉得,喜欢古风音乐的年轻人的共同特点是将自己所缺失的一些人性中美好的东西、一些很好的意向,加载到一个他们所认为的可能存在的时空里面。

  粉丝们还自发组成了双笙粉丝后援团和应援群。前者只要是粉丝都可以加入,相当于一个官方的粉丝社交平台,后者的成员则分工明确,负责帮双笙画一些宣传海报和插图,做一些古风音乐的简单后期,同时承担一部分宣传任务。

  24岁的女大学生温莨是双笙歌曲制作团队的核心成员。2015年夏天,双笙发微博寻找能帮她做古风音乐歌词的人。从小就喜欢古典文学的温莨看到后,在没有主题和曲调的情况下,坐在学校图书馆里花了三天半时间做出了一首古风歌词。

  词仿照的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行香子》里所表达的意境,最初的灵感来自里面的“霎儿晴,霎儿雨”6个字。“想象一个女词人坐在自己家的庭院里,然后云是怎么被风吹散的,月光是怎么穿过树林照过来的,心里慢慢有一个画面感,然后重新构造了天气的变化和周围环境的各种场景。”在黑龙江读会计专业的温莨说。

  新做出来的歌词被温莨同样命名为《行香子》,修改几遍后,她将词私信给了双笙。“她很快给我回复,说很喜欢,起初以为她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最后真的采用了。”

  《行香子》也是双笙第一次尝试作曲。拿到温莨的《行香子》后,她读了几遍,发现自己脑海里开始有了一个模模糊糊的旋律,试着把它哼了出来,并反复修正,“最后完整地哼完,我觉得很好听。”她将这种灵感归结为多年来,自己对古风音乐的反复聆听和大量接触。

  后期编曲团队将曲子和词融合在一起,制作出双笙的第一首原创古风音乐。

  此后,双笙和温莨多次合作,一直延续至今。双笙原创歌曲中播放量最高,最受粉丝好评的歌几乎全部出自温莨的手笔,后者也成了双笙粉丝眼中名副其实的“大大”。

  在相处中,温莨慢慢发现双笙的有趣,“她似乎并不太关注自己的成名。”有一次学校广播里放了一首双笙唱的歌,温莨打开寝室的窗户,用手机视频录下后,在QQ上传给双笙。对方没有表示谢意,只是“连说了三个‘哇’,‘你们那里天气好好啊’”。

  在温莨眼里,她现在和双笙之间的合作更多的是一种默契。“她甚至不需要给我一个具体的文案,只需要说她想要一个活泼点的故事,或者温婉的纯古风,说几个她想要的关键词,我就知道她想表达的那种意境。”

  温莨最初是被双笙翻唱的《故梦》所吸引,由粉丝变成了同路人。但百万粉丝给少女双笙带来的不只有甜蜜。

  很多人千方百计想要更深入了解双笙。一位粉丝告透露,之前群里有人知道了双笙所在的学校,花钱雇学校的学生偷拍双笙的照片。甚至还有人专程从上海到开县去“朝圣”,之后在微博上晒出了机票票根,以及十几张在开县街头拍摄的照片。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吴亚雄、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