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亲友弟子学生戏迷送"玖爷" 声声"梨花颂"作别梅葆玖

李洋

2016年05月04日08:38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声声《梨花颂》,作别梅葆玖

戏迷和各界群众深情送别梅葆玖。

谭元寿

尚长荣

濮存昕

没有哀乐,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循环播放着《梨花颂》;数百枝白玫瑰组成的花床肃穆芬芳,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大师梅兰芳之子、京剧梅派艺术掌门人梅葆玖,静静地躺在那里。昨天,梅葆玖的亲友、弟子、学生以及全国各地的戏迷数千人,赶来送“玖爷”最后一程。

灵车绕行长安大戏院

昨天清晨,北京碧空万里。当很多人还沉浸在晨光的美好中,一位艺术大师正开始他人世间的最后一段旅程。

6时30分,梅葆玖的灵车缓缓从协和医院起灵。自3月30日哮喘发作昏迷后被送入协和医院,直到4月25日11时撒手人寰,梅葆玖一直住在协和医院ICU病房。昨天的告别仪式也从这里启程。由于梅葆玖与父亲梅兰芳都曾多次在长安大戏院演出,灵车特地从东单北大街向东,绕行长安大戏院门前。等候在那里的工作人员,手持白菊,目送先生灵柩通过。

7时37分,灵车驶入八宝山殡仪馆。梅葆玖的弟子、学生以及一些难掩悲痛之情的戏迷已经守候在这里。当6位礼宾人员用肩膀扛起灵柩,向殡仪馆大礼堂移步时,梅葆玖的弟子和学生分列两旁,一齐向先生跪拜告别。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早已忍不住泪水,却又怕自己的哭声惊扰了师傅而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殡仪馆大礼堂里,白玫瑰簇拥着梅葆玖的灵床。灵床一端,一个全部由红玫瑰组成的花圈静静安放,那是梅葆玖的夫人林丽源所献,挽联上写着“葆玖千古”;另一端,还有一个由白玫瑰、白百合、香槟玫瑰等组成的花圈,由全体亲属所献,挽联上写着“敬爱的玖弟 梅哥 玖叔 梅舅 玖爷爷千古”。

在梅葆玖昏迷期间,曾引起他心跳略有变化的《大唐贵妃》经典唱段《梨花颂》,一遍遍回响在先生耳边。然而,世间纵有《梨花颂》,人间再无梅葆玖。

“玖兄风范永留人间”

10时,告别仪式正式开始,众多京剧名家前来送梅葆玖最后一程。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门代表人物谭元寿率谭孝曾、谭正岩前来告别。“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的后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也专程从上海赶来。尚家与梅家三代世交,且有姻亲关系,尚长荣平时唤梅葆玖“梅大舅”。面对生离死别,尚长荣深情吟诵道:“梅韵飘香享誉寰宇,玖兄风范永留人间。”

叶盛兰大师之子、当今叶派掌门叶少兰,难掩悲痛,他说自己今年3月份才刚刚与梅先生朝夕相处好几日。因为两人同为第七届至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不仅小组讨论在一个组,连驻会房间也正好挨着。每次去开会的路上,不是叶先生提醒梅先生“风大,别忘记戴帽子”,就是梅先生提醒叶先生“咳嗽了就赶紧去医院看看,不要大意了”。在叶少兰的印象中,身为全国政协委员近25年的时间里,梅葆玖从未缺席全国两会,每次在全国政协会上都会为京剧艺术的传承发展鼓与呼。就在今年政协会上,梅葆玖还在提案里表达,希望孩子们听京剧、爱京剧、练书法、认识繁体字。“我非常难过 ,他的去世是戏曲界不可弥补的重大损失。”叶少兰说。

“四大须生”之一高庆奎之孙高伟强,替88岁的老父亲高韵笙前来送别。“父亲连着打了好多次电话,嘱咐我一定替他送梅先生一程。”高伟强说,自己的爷爷曾和梅兰芳先生长期合作。后来虽然离开舞台,但在上世纪30年代,爷爷去上海看病时曾特地拜访梅兰芳先生。当时才10岁的高韵笙也在梅家第一次结识了才4岁的梅葆玖。一晃几十年的交情,高韵笙一直觉得梅葆玖身上延续着梅家的精神气质,凝聚着梅家的“魂”,让他感到亲切和敬佩。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裘盛戎之孙裘继戎,也赶来送别老友。近几年,裘继戎因把京剧与现代舞结合搬上舞台,引起许多关注和议论。去年,他和梅葆玖共同参加中央电视台真人秀节目《叮咯咙咚呛》时,还特地向梅葆玖展示自己的表演。“梅先生其实很OPEN,对我在这方面的努力也很鼓励。”就在这档节目里,梅葆玖留下了自己生前的最后一次彩唱——一曲《贵妃醉酒》。

“梅先生,别走……”

昨天,来送别梅葆玖的戏迷和普通群众也不少,人群中不时有人高声喊道:“梅先生,我来送你了!”人们从全国各地赶来,只为说一声“再见”。

台湾国光京剧团主演魏海敏是前天晚上从台北赶到北京的。他1991年拜师梅葆玖,是梅先生在台湾的第一位学生。“那时跟着先生学戏,总在梅家吃饭。”学成回台后,他很珍视梅葆玖的每一次赴台演出,因为那是他仅有的可以与师傅同台演出的机会。如今,回忆起这些片段,他只觉得幸福是那么短暂。

从四川成都赶来的戏迷杨立荣,制作了一幅易拉宝,把自己在网上搜集到的梅葆玖各个年龄段的照片都印在了上面。他很不好意思地说:“我可能也算不上迷,只是很喜欢听梅派,就赶来送行了。”

曾经在电影《梅兰芳》中饰演少年梅兰芳的演员余少群,在扮演这个角色时曾得到过梅葆玖许多指导和帮助,他说:“梅先生的离开,是中国戏曲和中国文化艺术界的重大损失。”

11时40分许,梅葆玖的灵柩离开殡仪馆大礼堂。当灵车缓缓发动,许多仍然守候着的亲友和戏迷,追在车子后面大声哭出来:“梅先生,别走……”

(责编:邹菁、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