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文洁:不要把电影行业做烂 再来反思今天的疯狂

2016年04月08日13:40  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440亿,国产电影占比54%。其中,奇幻冒险动作特效大片《寻龙诀》以其精湛的视觉特效、跌宕起伏的剧情深受观众好评,成为中国电影产业工业化的标杆之作。从联合出品方的视角看,该片对于中国电影工业的发展到底起到怎样的作用?作为联合出品人,又是如何观察和思考如今如火如荼的电影市场?近日,《寻龙诀》联合出品方、亚太未来影视创始人董文洁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简单舒适的浅色外套,笔挺的黑色西裤,着装干练职业;长发微卷,眉目传神,话语不多,语速不快,却散发着不严自威受人敬重的气场。这位拥有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更拥有逾 15 年报纸、电视、广播、网络、电影等全媒体丰富跨界工作经验的美女董事长优雅谦和,极为低调。她不爱抛头露面,很少参加业界活动,但出手便是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2015年亚太未来联合出品的两部电影《奔跑吧!兄弟》和《寻龙诀》票房已逾20亿,但董文洁对朋友们冠以的“20亿姐”的称谓却坚辞不受,她说票房数字的累加没有意义。 

   从2008年领军成功制作发行功夫大片《叶问》到2012年作为先锋摸索文艺片《万箭穿心》的商业推广,从2015年初尝试综艺电影爆款《奔跑吧!兄弟》到年底试水引爆大银幕的中国电影里程碑之作《寻龙诀》,董文洁做的电影项目类型丰富,每一部都是家喻户晓的名作。董文洁说自己对电影项目的选择历来“设防不设限”——对影片类型不设限制,对投资风险高度设防。她说吸引自己的永远是“优质的故事、真挚的情感”。很多人把投资《寻龙诀》仅仅当做是赚钱的商业机会,而她参与其中更多的是因为欣赏导演乌尔善的才华和坚持,以及影片在提升中国电影工业水准方面的贡献。

   从这点上看,董文洁不太像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家,而是一位有着深刻电影情结的追梦人和优秀的跨界资源整合者。 

   关注《寻龙诀》 更关注产业升级

   董文洁与《寻龙诀》的缘分要追溯到四年前。因为与影片导演乌尔善的姐姐乌尔汗(也是《寻龙诀》的策划和主创团队核心成员)是闺蜜,与乌尔善也相识多年,所以该片还在剧本创作阶段时,她就一直关注着这个项目。“在乌尔善拍《刀剑笑》之前,我们就不时聚在一起聊电影和电影市场。”算起来,她是最早关注乌尔善的业内人士之一。“乌尔善的广告作品和《刀剑笑》、《画皮2》等都有着突出的影像风格特色和浓郁的视觉表达,我一直相信他是中国极少的能够驾驭高概念视觉大片的导演。乌尔善的每一部作品都超越前作,迈上了一个很高的台阶。他不愿重复自己,摆在他前面的就有无限的可能。”

   然而,谈到《寻龙诀》的票房,董文洁却难掩失望之情。“非常遗憾,这部影片具备了成为一个现象级影片的所有要素,但最终没有达到它应该企及的高度,是所有参与者,包括很多喜欢这部影片的观众都不愿接受的。”

   就投资回报和影片的口碑、影响力等诸方面而言,《寻龙诀》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成功之作,至今高居国产影史三甲之位,但董文洁作为出品人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遗憾之感?“我希望《寻龙诀》能够冲破20亿、30亿的票房,不仅是从投资收益的角度来看。我更在意的是它对业界和创作人的影响。如果一部创作历时四年、制作宣发耗资3亿多、仅棚内拍摄时长就达2742小时、集结了2007位中、美、日多国顶尖创作人才和华语影片最一线的演员、源自超级IP《鬼吹灯》的大片,没能取得超出预期的票房和收益,对业界那些想踏踏实实、数年磨一剑创作精品的投资人和创作者就是一种打击,就会有更多的电影投资人和创作者不敢或不愿潜心创作,而是投机取巧、走捷径,希望做出讨巧的“爆款”赚一票走人。而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了,伤害的不仅是正疾步前行的中国电影产业,更是求好片若渴的中国观众。中国电影是需要在一棒一棒的接力中成长和进步的,我很遗憾的是《寻龙诀》的票房没能把这个接力棒接过来,向前再跑出几十公里,在提高中国电影工业化水准的同时,也能把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容量带上一个新高。所以,我特别希望像《捉妖记》、《美人鱼》这样的影片多一些,让创作者和投资人都能收获超出预期的成果,这样才会大大增强创作者的信心,增强资本的信心,也增强行业的信心,这才是票房数字的意义所在。”董文洁解释她对《寻龙诀》票房未达预期的内心焦虑时,能清晰地看见她眼里的忧伤。    

   远离聚光灯  亲近观众和市场

   2013年,亚太未来影视(北京)有限公司成立,2015年起开始专注聚焦于影视内容生产。这家定位于集影视项目开发孵化、投资制作、营销发行于一体的平台型内容公司像它的创始人一样,给人的感觉低调内敛。虽然投资制作了《奔跑吧!兄弟》、《寻龙诀》等爆款影片,与国际顶级电影大师詹姆士·沙姆斯及其制片公司签署了全球独家战略合作及首看权协议,签约了数位在华语影坛佳作倍出的一线监制、导演,且未来三年的片单里颇有一批令人十分期待的重磅作品,但成立以来,亚太未来没有举行过一场新闻发布会,公司的高管和员工们也很少参加业界的各种活动。谈到此,董文洁说:“我希望公司和同事们能离聚光灯很远,离观众和市场很近。大家都能扎实地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好项目的研发制作上,而不是一些无谓的圈子社交上。”

  “我们既然投身这个行业,就希望真的能够做出一些好的作品,做出那些能够经受得住时间和观众检验的作品。”董文洁时常跟同事们强调,要做“长跑运动员”,不能只看重眼前利益,要相信观众的成长远超我们进步的速度,所以要奔跑着向前冲。亚太未来的slogan是“共享心灵之作”,董文洁解释说那些“能触动心灵的好作品”,就是亚太未来努力和追求的方向。谈起电影行业,董文洁一脸兴奋,“内容产业的魅力就在于,它是创意密集型,是人才密集型,也是资金密集型。它不可能被互联网或其它渠道所颠覆,也没有一个巨无霸可以垄断这个产业。这是一个真正百花齐放的产业,也是一个必须尊重人才和创意的产业。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亚太未来这样的新公司成长的空间和未来发展的无限可能”。

   亚太未来为什么会定位于平台型公司?董文洁解释说,“就内容产业而言,创意和创作是适合个体或小团队型组织完成的,而投融资、营销、发行则都是可以规模化量产的。因此,亚太未来希望能够建成这样一个平台,整合各方面的资源和力量,为编剧、导演、制片人等创作者提供最佳服务,在共同的理念和共同价值观的引导下,推动创意人才创造出能够满足并引领观众需求的精品力作。”

   “为时光留下印迹,为生命谱写诗篇。即使我们离开人世,作品还在世间流传。” 董文洁说回自己创立亚太未来的初心:“唯电影和时代不可辜负”。

    这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寻龙诀》被圈内称为“中国电影工业的一面旗帜”。作为影片出品方之一,董文洁坦言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大,在这样一个越来越庞大的市场里,最终当我们必须直面好莱虎,与好莱坞大片同场竞技时,真的不能光靠青春片、喜剧片或小成本的恐怖惊悚片去打拼。尽管这些类型的国产片里不乏优秀之作,但放眼全球,在好莱坞的重工业体系下,我们如果仅有这类影片,生存会有很大困难,最终可能会被碾压得‘片甲不留’。电影毕竟是艺术和技术融合的产物,是商业和艺术并存的特殊商品,我们必须要去关注并且投资制作拥有一流工业水准、视效特技和超前软硬件技术的高概念大片,投资制作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商业电影,努力学习进步,不断缩小我们与美国电影工业的差距。只有像《寻龙诀》这样的影片一部部地做起来后,未来我们才可能跟好莱坞在同一个竞技场‘掰掰手腕’”

   至于“中国电影到底处在一个怎样的发展阶段”这个问题,董文洁用了狄更斯的那句名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董文洁表示,说中国电影赶上了“最好的时代”,任何人不会有异议。在中国经济下行、各行各业都遭遇不同程度的衰退时,只有电影行业保持着超高速的增长,而且一时还看不到增长的上限,风头无两。面对资产荒,无数投资人盯上了影视行业,并纷纷砸钱闯入。其热度和关切度都是这个时代赋予电影人的幸运。

   然而,在董文洁眼里,对电影人来说这又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资本的追逐无疑也让这个产业和电影人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和焦虑。“从前那些年,在电影没有这么多人关注时,做电影的大部分都是有电影情怀和梦想的人,大部分电影人都在踏踏实实地搞创作,努力拍出好作品,比如,《天云山传奇》、《老井》、《芙蓉镇》、《活着》、《霸王别姬》、《秋菊打官司》等等,都是从前那个时代的产物,没有重金砸,没有人眼红,热爱电影的人努力为观众捧出一部又一部好作品,记录时代,触及心灵,那些电影的好成色至今无损无伤。现在时代变了,资本盯上了影视行业,也盯上了本就为数不多的优秀的影视创作者。可以说,每一个有成功作品或者知名度的电影导演身后都有一票资金追逐着,要投资他们和他们的项目,要让他们一夜暴富身价亿万。这样的情形下,创作人怎么可能潜心创作?他们天天被投资人洗脑,脑海中充斥着资本市场、市盈率、对赌利润、新三板……,又如何能够静心打磨剧本呢?”。

   中国电影行业既受益于资本的热捧,也承受着资本热逐之殇。“春节过后,仅我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就有35家影视公司在大打招聘广告,给应聘者开出的条件一个比一个让人眼红,影视行业的热度可见一斑。像中国影视界这样,每一个影视人都自己成立公司,都是开发、制作、营销、发行五脏俱全,都奔着挂牌上市、并购重组的,全球罕见。创意人才在对赌条款的重压下,是不太可能创作出好作品的。在美国,像《阿凡达》这样十年磨一剑的作品可以诞生,因为导演和创作者只需要面对专业电影公司对作品质量和时间的要求,电影公司和他们的高管才需要为利润、为股东、为对赌业绩负责。”董文洁最后说,“希望中国的资本能够越来越专业,尊重影视行业的特点,尊重内容创作的规律,既不要把电影人当摇钱树疯抢宠溺,也不要罔顾产业特性拔苗助长——让创作的归创作者,让运营的归运营人,各司其职各负其责,行业乱象消弭,中国电影产业才能健康发展。不要等到把这个行业做烂了,投资血本无归,一地鸡毛的时候,再来检讨和反思今天的疯狂。”

(责编:李岩、陈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