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娱乐频道

闫妮:16岁前没说过普通话 戏外从不花心思打扮

刘玮

2015年04月06日08:44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闫妮:16岁前没说过普通话 戏外从不花心思打扮

  由闫妮主演的谍战剧《王大花的革命生涯》正在央视一套热播。以往谍战都是以男性视角为主,该剧则讲述普通家庭主妇革命经历,闫妮演绎的鱼锅饼子店老板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地下党员,上演了一场“主妇版特工”的传奇故事。闫妮表示,王大花性格大大咧咧,常常不按套路出牌,作为非专业的特工,王大花用她独特的解决问题方法,不仅使敌人难以招架,连同为地下党的同伴都觉得匪夷所思,在此过程中也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剧中,闫妮和张博还上演了一出姐弟恋,两人从初恋到革命战友再到生死与共的伴侣,情感之路历经波折。从立威廉、胡歌再到耿乐、张博,屡次搭档“小鲜肉”的闫妮笑言,这可能是因为自己还有一颗少女心,“角色适合是最重要的。只是两个人在一起气场搭,就在一起演了。”

  16岁前没说过普通话

  竟然考上电影学院当演员

  新京报:“王大花”这个女性有什么特别吸引你的地方?

  闫妮:她就是一个农村妇女,一开始并不知道这是什么组织。有一天她的家庭发生了改变,丈夫是地下工作者,之后才知道他是叛徒,由此她的人生命运也发生了改变,之后她才慢慢走上这条道路,有命运的逼迫,算是歪打正着。

  新京报:歪打正着怎么理解?

  闫妮:她跟我有点像,以前我家里也没有做文艺的,16岁之前我都没说过普通话,高中同学就觉得我能演戏,拉着我考电影学院,也有歪打正着的成分,最后成为一个演员。

  新京报:这个人物是不是和《武林外传》的佟湘玉也有一些像,还有《潜伏》中的翠平,都是神经比较大条的女人?

  闫妮:佟湘玉不一样,她的客栈她自己可以做主,她可以一边赚钱一边调情。但王大花还不是,她是在时代逼迫下往前走的,前途未卜,人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潜伏》以男性视角为主,也有相似地方,可以说是《潜伏》中三个女性的结合体。

  新京报:这个人物和其他这些人物都有相似的地方,你在接演的时候没有排斥吗?

  闫妮:可能这样对制片方来说比较保险,我演小少女也是不合适的,这个角色还有我想要表达的。第一反应也有点排斥,后来看了剧本,这个阶段我还是愿意接。

  戏里对造型有要求

  戏外从不花心思去打扮

  新京报:你演这个角色算不算是驾轻就熟?

  闫妮:任何戏都不是马上就上身。在最艰苦的年代,有这样一段战地浪漫,里面也有喜剧。最后她身边所有人都死了,是一个悲剧人物命运,但还是希望有喜感。

  新京报:你是希望以一种喜剧的外包装来演一出人物悲剧?

  闫妮:幽默是人生态度,是我追求的,生活中我也不是特别幽默的人。但我愿意传达这是喜剧。

  新京报:你拍戏的时候真的不在乎外型?

  闫妮:服装道具化妆对一个角色的帮助是很大的,《武林外传》中的佟湘玉就是。我也是有要求的,比如我拍王小帅的片就基本不化妆。这次“王大花”本来就做鱼饼的,就是那样一个壮实的感觉。

  新京报:生活中呢?每次出席活动之类的会在穿着花很大心血吗?

  闫妮:生活中我就更不在乎了。工作人员也一直跟我讲要注意这些事,我的审美也慢慢提高(笑)。原来真的是一堆衣服中我总能选出最难看的,也不穿高跟鞋,觉得累。以前他们也调侃我为乐趣,整天穿得怪模怪样的,我也觉得很有乐趣。比如我今天穿的这件本来是给我姐姐买的,我姐姐和姐夫说这么难看,怎么穿。我想那也不能浪费,就自己穿了,结果到了现场还被不少人表扬了,说这衣服还挺好看的。

  新京报:女儿会不会帮你参谋一下什么衣服好看?

  闫妮:女儿现在品位比我高,我总让她帮我看看,有时候也问问感觉,但她总是敷衍我一下。

  我看起来挺乐和的

  实际上还是一个孤独的人

  新京报:从立威廉、胡歌到张嘉译、张博,很多网友说你也算把男神集齐了?而且其中大部分还都是姐弟恋?

  闫妮:“王大花”的故事背景是在东北,东北女的比男的大的情况也很多,张博对这个人物来说很合适,他可以是男人的型也可以是男孩。其实以前也没有这种感觉,这一通回顾下来还真是。张嘉译我都没觉得他是男神,因为跟他太熟了,胡歌算是大胆的尝试。姐弟恋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大家看起来可能也不搭,但这就是生活。而且我也没有说要和他们搭戏就漂亮,演《王大花》是我有史以来最胖的时候。我想的就是爱搭不搭,东北女人本来就容易壮实一点。

  新京报:记得以前采访你你说过,自己的心理轨迹和很多女性是相反的,大多数女生年轻时对爱情要求比较纯粹,大了之后受到各种制约可能对爱情的纯度要求就没那么高,你反而是年轻时会考虑一些现实元素,年纪越大越要求爱情本身。

  闫妮:我是双鱼座,双鱼座爱情是一生的追求。年轻时,我从兰州到北京,那个时候人先要站稳脚跟,我当时吃着牛肉面,也不可能拍到任何戏,理想可能就慢慢耗掉了,但也挺快乐的。后来到空政,拍不到戏在单位呆不住,在这种情况下,想爱情的东西就会少。那个环境就要这样,要先稳定下来。

  新京报:你现在对爱情怎么看?

  闫妮:就算是姐弟恋,我也希望那个人在精神上引领我。我经常会跟朋友聊天,也聊感情问题,但不管别人跟我聊任何事情,我也只是听一两天,当时觉得都对,睡一觉都忘了,最终还是自己那一套。每个人的内心都只有自己知道,别人都不能了解你。我看起来挺乐和,还是一个孤独的人,内心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精神世界很难找到真正共享、共同快乐的人,肯定是孤单的人。

  ■ 实话实说

  姐弟恋专业户?

  我还真有一颗少女心

  新京报:你有没有问过制片方,为什么这么多姐弟恋都来找你演?

  闫妮:当时张博说他也做了些准备,健身,想要hold的住我。之前我老板娘演多了,凡是老板娘的戏就都来找,姐弟恋也是。但下一个戏我是跟张国立演,他也比我大很多,他也(拿这事)调侃我。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有一颗少女心,和心理有关。我肯定不是一看就很醒目的那种类型,戏里看到你可爱的性格,会忽略外型上的东西。

  到岁数了,转型?

  没困扰,跟着感觉走呗

  新京报:很多女演员到了一定年纪都存在转型的问题,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角色,但一直没有人找你演?

  闫妮:我是情感上细腻,生活上又很粗糙的人。我从来没有转型困惑。再说为这事困扰也不值啊,它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跟着感觉走呗,但也得抓着梦的手,演员都是被动的。

  

(责编:邹菁、李岩)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