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娱乐频道

张涵予演杨子荣圆梦:必须一身匪气 比土匪还土匪

2014年12月26日13:1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张涵予 杨子荣必须一身匪气,比土匪还土匪

  好演员遇到一个好角色,并不比摇号排队买车的概率更高,张涵予是幸运中的幸运。2007年,冯小刚执导的影片《集结号》中的老兵谷子地是他的第一次飞跃,而在12月23日上映的电影《智取威虎山》里,他与导演徐克联手重塑了这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红色经典,打虎英雄杨子荣变得匪气十足,亦正亦邪的人物质感让观众直呼“中国版007”,意外颓靡的贺岁档也因此热闹起来。

  从5岁喜欢上杨子荣到今天,他为这个角色准备了45年,“我觉得就我是最合适的,别人真演不过我”,那洋溢于言语间的自信竟和谐混杂着孩童般的天真和成熟男人的持重。“老爷(即导演徐克)会特别信任我对杨子荣的感觉,因为他知道我对这个人物有多深的感情”,在他眼中,无论是谷子地还是杨子荣,都是中国爷们儿,都是中国式的英雄,“圆了这个梦,此生再无遗憾。”

  杨子荣

  要是演成正面人物,这电影就完蛋了

  新京报:影片中杨子荣的台词有很多是土匪黑话,这对影片有多重要?

  张涵予:第一次知道杨子荣时我5岁,在电影院里看童祥林出演的京剧《智取威虎山》,让我们充满好奇和想象力的就是这些土匪黑话,初期聊剧本我就跟老爷说,一定要把这些全部拿到电影里,无非就是出个字幕解释下,这样才有杨子荣的感觉。小时候孩子们见面都喜欢模仿这些,有人说“天王盖地虎”,就有人回“宝塔镇河妖”,没人答不上来。

  新京报:杨子荣向来是很正面的形象,电影中反而突出了他的匪气。

  张涵予:我跟老爷说杨子荣必须像土匪,所以整部电影里我连军装都没穿过,一到203部队就让少剑波看不起,心想这人干吗的,在许大马棒卧底一年,学的全是土匪黑话,他就是一混迹于土匪间亦正亦邪的人物,你必须抓准这个脉,要是演成一正面人物,这电影就完蛋了。

  新京报:如何理解杨子荣的这种形象转变?

  张涵予:样板戏的时代,国家需要英雄人物来激发人民建设新中国和随时准备打仗的那种热情。现在,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一个演员,就不会这么想了,杨子荣其实就是个普通人,但他也是个金刚般的人物,你会有新的想象,反正我抓这个人物很准。

  新京报:杨子荣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意义?

  张涵予:每一个从我们那个年代过来的男孩儿,都怀揣着一个英雄梦。年轻时很冲动地想当英雄,还盼着打仗,因为打仗才能上战场,为国捐躯,觉得特光荣。成熟后,英雄梦始终在心里住着。当我情绪低迷时,那种勇敢、不屈不挠的精神让我觉得作为一个爷们儿怎么能这样呢,瞬间振奋了。杨子荣是我儿时的梦想,圆了这个梦,此生再无遗憾。

  徐克

  每个镜头都画在分镜剧本里,哪有这样的

  新京报:接拍过程顺利吗,和导演一拍即合?

  张涵予:那是四年前的夏天,于冬、黄建新跟老爷找我吃饭,说要拍《智取威虎山》,当时我非常激动,想终于可以拍个我这么熟悉的人物了,结果过两天通知我,今年拍不了了,剧本不行,又过一年又不行,历经三次备拍三次放弃,几百万的场景搭好了又拆了,老爷是个非常严谨、苛刻的人,如果没有突破和创新,他宁可不拍。

  新京报:据说你第一次见老爷还在他面前唱了一段?

  张涵予:是,而且刚见第一面老爷说,将来座山雕和杨子荣对决时会有飞机,我都懵了,怎么有飞机?原来可没飞机啊。完全没想到是现在影片里的效果,太牛了。飞机那场我拍了半个多月,尤其是他给我设计的那些动作,当时想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来竟然成了,真邪。

  新京报:台词的感觉你是一下就找准了,还是也有个过程?

  张涵予:演之前我也会反复考虑该怎么说,因为京剧里是天然带着韵的。到现场,我会问老爷想让我怎么演,他反问我,让我给他演一遍,看完我演他就知道该怎么拍了。比如,有场戏有个金刚问:“嘛哈嘛哈”,我说“正晌午时说话,谁也没有家”,把后半句读得特别重,那土匪的浑不吝劲儿一下就出来了。所以拍起来基本一两遍就OK了,杨子荣好像就长在我身上一样。

  新京报:老爷的分镜头剧本现在网络流传度很高,给你们看的不会都是画的吧?

  张涵予:他寥寥数笔就可以把人物勾勒出来,很清楚地告诉你镜头和人物的位置,每个镜头都画在分镜剧本里,太惊人了,现在哪有导演这么做。

  闺女

  哎,爸爸,我发现你太适合演土匪了

  新京报:你曾说过看《集结号》剧本时哭得一塌糊涂,杨子荣让你重新找到那种感觉吗?

  张涵予:还真不一样。谷子地是我摸就能摸得着的人,也在生活中见到过这样的叔叔、阿姨,塑造起来有难度。但杨子荣已经被定型了,你能感觉到作为演员各方面跟他有太多的契合点,所以当他们找我演杨子荣的时候,我心里马上就有底了,我觉得就我是最合适的,别人真演不过我。

  新京报:他是你演过最自信的一个角色吗?

  张涵予:自信这个事儿,其实在拍摄过程中一直在变。杨子荣这个角色,从开始告诉我要演到看剧本再到每次表演、每句台词、每个眼神都是对的。有时候我觉得不行,老爷在那边已经觉得挺好的了,我说要再来一遍,老爷都会采纳我的意见。

  新京报:你最初看的剧本和现在成片的效果差别大吗,改动多吗?

  张涵予:基本没变化。因为剧本原来是台湾人写的,只是台词方面我让它更加准确和生动,但核心没变,台湾编剧只是找很多现代流行元素,让年轻人看得更high。我闺女今年16岁,她就看得很high,昨天看完跟我说,太好看了。第二句话是,“哎,爸爸,我发现你太适合演土匪了。”你知道吗,我原来的戏她从来都不评价,这次还在微博、微信上使劲宣传。我跟监制黄建新说,这电影把我闺女都看high了,它成功了。

  新京报:她没觉得你是个英雄?

  张涵予:没有,但这评价我特愿意听。因为你化妆成那样到威虎山执行任务,要是不像土匪,座山雕、八大金刚怎么能信任你,你必须一身匪气啊,得比土匪还像土匪,但我还是给杨子荣加入了很多像小可爱、小幽默这类暖暖的东西,让他更丰满。

  不得不知的幕后花絮

  不见踪影的武行替身

  其实对我来说,最要命的是动作戏,尤其是打虎和飞机那两场,后来所有特技的钱都花在这两场戏上了,60%用在老虎上,40%花在飞机上。因为有腰伤,开始我觉得自己做不到,老老实实向老爷要了替身。拍打虎那场有个上树的动作,他希望我能自己做,因为上树后摄影机会正对着演员的脸,替身先给我示范,两三下就上去了,那我哪儿行啊?还得穿着三十多斤重的狐皮大衣,但是后来心一横眼一闭,竟然就做到了。第二天替身就不见了,后面的戏我都得自己做。

  不存在的东北飞虎

  打虎上山那段本身在之前的文艺作品里都是最精彩的部分,因为在这之后才有了八大金刚和座山雕。拍摄的时候,我周围全是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虎爪从这儿来啦啊,然后我得自己想象哪儿有老虎,一会儿他们又说老虎现在在地上呢,你得往地上看,等我看完说那现在呢?他们说老虎飞到这棵树上来了,我说你们确认这是老虎吗?我说难道不是飞虎吗?(笑)

  不得相见的枭雄斗法

  第一次和梁家辉合作是在《十月围城》,但戏份不是很多,这次合作很过瘾。影片剪出来第一个版本三个半小时,太长了,我俩好多场戏都被剪了,有场是坐在台阶上交心,梁家辉说,“青莲好像很喜欢你”,我说,“哎,三爷,您是想让我掉脑袋吗?”然后两人哈哈大笑,顾左右而言他地递话斗法。这次座山雕的造型挺帮家辉忙的,背后大罗锅,我说你这罗锅啊应该里面藏把暗器,关键时刻你猛一低头“啪”地从罗锅里窜出一把机枪来,哒哒哒哒哒,一顿扫射(笑)。(记者 孙琳琳 田颖)

(责编:艾雯、李岩)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