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娱乐频道

“钱玉郎”对《红高粱》结局不满 曾拒绝导演邀请

2014年11月17日19:00    来源:兰州晨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钱玉郎”对《红高粱》结局不满 曾拒绝导演邀请

  当年陈强出演《白毛女》中的黄世仁,因为人物塑造得过于生动,许多入戏太深的观众把他本人和黄世仁画上了等号,陈强还因此遭受了不少“攻击”。时过境迁,反派人物依然是影视作品里“不受待见”的角色,因为你演得越成功,观众就会越恨你。但反派角色又是不可或缺的,没有反面,哪来的正面?今晚,北京卫视的热播剧——2014年最受关注的大剧《红高粱》将完美收官,曹征扮演的大反派角色“玉郎”将被张俊杰一枪打死在战场上,这让“恨透”了“玉郎”的观众一定会拍手称快吧。

  对接受钱玉郎这个坏得让人过目难忘的角色,曹征在接受本报记者微信采访时坦诚地说:“我犹豫过,但俗话说,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既然演了,就得拿出十二分的诚意。”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有越来越多的观众到曹征的微博下留言“痛骂”他,无奈的曹征只能请观众们开骂时把“你”换成“玉郎”。

  陈强老爷子的经典案例再度上演,编剧赵冬苓直替曹征高兴,“这说明观众认可你的表演了。”

  演反派也发怵 逼自己爱上玉郎

  能出演《红高粱》这样的精良之作,对很多演员来说都是荣幸,但曹征感到荣幸的同时却也有些痛心疾首,因为在《红高粱》里,他的角色是个人见人嫌的“大反派”钱玉郎,有损于自己的“光辉形象”。其实起初曹征梦寐以求的角色是“张俊杰”, 无奈导演郑晓龙认准了他就是“坏小子”的最佳人选。

  记者:“玉郎”是剧版《红高粱》里新增加的反派人物,你怎么看待这个角色?

  曹征:这是剧中一个符号性很强的角色。钱玉郎基本上坏事做绝:他勾搭了九儿的嫂子淑贤,侮辱了余占鳌的老婆恋儿,几次试图调戏九儿,最后又成了一个汉奸。这是一个从剧本上看和我本人相较,找不到任何共同的价值观、世界观的角色,是一个在他身上找不到一点可爱之处和一点真善美影子的角色。

  记者:听说导演一直坚持让你演这个角色?

  曹征:其实我一开始梦寐以求的是演“俊杰”,但试镜之后,导演觉得我的气质特别适合演玉郎,又试了下玉郎的戏,导演当天就定我来演这个角色了。但我看了剧本之后不敢演,就拒绝了,理由特别简单,我知道这个戏一定会好,玉郎这个角色也很出彩,正因为这样我反而有点纠结了,我觉得自己努力了10年,最后凭借一个这样的角色被大家记住,觉得不甘心。但后来在导演的一再坚持下,我还是答应了。

  记者:既然一开始不喜欢这个角色,后来演的时候会不会比较痛苦?

  曹征:一开始的不喜欢、不接受都是在我接这部戏之前的事情,当我同意演这部戏之后,我会调整自己的思路,然后马上就爱上“钱玉郎”了,因为如果我自己都不爱自己的角色,那我怎么样来演他呢。

  记者:敢于拒绝郑晓龙导演的青年演员应该不多吧。

  曹征:好多人一开始听说我拒绝了郑晓龙导演的邀请,都觉得我疯了,我现在想想,也觉得那时候确实疯了。但那时真的特别怕“玉郎”这个形象被大家记住,以后会很难改的。而且“玉郎”的空间有限,我挺难填进去一些东西。但现在既然演完了,我也就坦然了。一旦接受了这个角色,我就一定会爱上他,我就不会再去惧怕什么了。

  记者:这个角色最后的归宿是什么?

  曹征:最后的归宿是被我当初特别想演的由黄轩演的“俊杰”一枪爆头了。其实关于玉郎的死,在原剧本中是最后一场,玉郎跟着日本人进了高粱地,最后被九儿一把大火烧了整个高粱地,玉石俱焚了。后来听人说导演在改最后这段戏,我的死要改。等了好久,最后剧本出来我翻到我死的时候是这样的,在战场上玉郎正在叫嚣的时候,余占鳌说:“俊杰,你枪法准,毙了他,为黑眼大哥报仇。”俊杰一枪,我就倒了。我看了以后欲哭无泪,我觉得,还不如最后跟九儿死到一块呢。

  被讽刺“本色出演” 其实是我入戏太深

  因为扮演了一个最不受人待见的角色钱玉郎,曹征在《红高粱》剧组里被大家亲切地称为“无敌小贱人”。曹征透露,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戏外他也狠狠体验了一把“耍贱”的状态,让好多同事误以为这就是他的本来面目。此外,曹征饰演的钱玉郎不但在观众中得不到好脸色,在剧里的命运也堪称“最悲催”。直爽的山东人民喜欢有话直说,有气当面就打。《红高粱》里打别人耳光最多的是周迅,而挨打最多的肯定是他。

  记者:这个角色火了以后,万一来找你的都是这种反派小白脸角色怎么办?

  曹征:我可以不接,我有不演的权利呀, 因为这个角色,我后来在剧组里被称为“无敌小贱人”,确实演得比较贱,以后也不会再接这种角色了,因为这个角色真的很难超越,就贱的程度和坏的程度都很难超越了。

  记者:你在剧组人心目中这都是什么形象啊,那你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曹征:我生活中有很静、不苟言笑的一面,但这个戏里面,为了能够演好这个最初被我排斥的角色,我尽量让我每天都活在“玉郎”的状态里,从进组第一天,我说话就有意贱兮兮的,从说话的节奏,跟人相处的方式我都会往角色上靠,就基本是这个人了,结果拍了三天之后,发现大家对我的这个印象已经改不过来了,最后索性就这么着吧。

  记者:在剧组被大家称为“小贱人”后感觉如何?

  曹征:“小贱人”这个称号其实也让我特别苦恼。他们老说我是本色出演,但其实离我的“本色”真的差得特别远。我演完“玉郎”之后,不知道还得需要通过多少部戏、多少个角色,才能改变观众,包括跟我合作过的导演对我的看法。

  记者:拍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无奈的事情?

  曹征:有一次演完一场戏以后,孟导演就说:“哎呦,这演员哪儿找的啊,演得这么好。”然后话锋一转,又说:“哎呀,可惜了,《红高粱》这个戏就算播得再火,你也不能因为这个角色而拿奖。”他说得特别认真,然后我就一脸虔诚地看着他,我说:“导演,为什么呢?”导演说:“因为你本身就没有演,你就是本色啊。”

  记者:这个戏很多时候“打”都是真打,比如耳光, 你统计过自己被打过多少回吗?

  曹征:这部戏里,打别人耳光最多的,肯定是周迅,这个是必然的。挨打最多的,那肯定是我了。我被九儿抽过俩大耳刮子,被演我义父的黑眼抽过一大耳刮子,被演余占鳌老婆的恋儿抽过一大耳刮子,被秦海璐饰演的淑贤打过,被朱亚文演的余占鳌摁在床上锁喉过。总之很悲催,而且大家都是真打,这样才能有打完的那个真实反应,可疼了。

  庆幸遇到好剧组 拍完戏变周迅粉丝

  虽然演了一个最不受人待见的角色,但身为一个演员,曹征觉得这次经历很值,他饰演的钱玉郎坏得让人过目难忘,这已经就是成功了。

  记者:你开始不愿意演,现在这个戏演完杀青了,觉得有后悔的感觉么?

  曹征:说句心里话,我觉得和这样一个团队合作是我的荣幸,不但没有后悔,相反我还特别庆幸。如果不是导演坚持,我可能会错失这样一个不演就会遗憾终身的机会和角色。

  记者:郑导在您心中是一位什么样的导演?

  曹征:郑导之所以可以一直作为中国电视剧的领军人物、可以屹立30年不倒,绝对不是时势造英雄,而是他的能力和态度所决定的。拍戏的几个月里,他早上按时到,晚上按点收,认认真真不放过每一个细节,真的是让人从心里敬佩。他在现场永远带给大家一个轻松、愉快的氛围,创作方面也给了我们足够大的空间。在我心中,郑晓龙导演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导演。

  记者:你和朱亚文是同班同学,拍这戏的时候有啥感觉?别扭不?

  曹征:和同学在一起合作是挺愉快的,我跟亚文私交也不错,所以拍起戏来特别舒服。

  记者:和周迅拍戏感觉如何?

  曹征:周迅是名副其实的影后,她也是我合作过的女明星中最没有霸道气场,也让人最没有距离感的一个。我会觉得和她是老朋友了,或者说已经不止一次合作了,很有默契的感觉。而且她一场戏拍完之前,基本不回帐篷里休息,会一直在现场等着,随叫随到,特别敬业。我以前也很喜欢周迅,但还不是她的粉丝,这次跟她合作完以后,我觉得我已经成为她的粉丝了。 文/本报记者 李洁

(责编:吴亚雄、李岩)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