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娱乐频道

腾格尔讲述神曲《桃花源》创作由来 K歌秀挑战摇滚

吴立湘

2014年05月27日07:21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腾格尔 我这么折腾,观众你们满意吗?

  从去年被网友称为脑洞大开的《桃花源》,到近日在安徽卫视《我为歌狂2》中摇滚黑嗓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历来以悠扬的蒙古情歌见长的腾格尔转型转得让人猝不及防。大张伟评价如今的腾格尔是“最叛逆”,网友则觉得他是“老不正经”。总之,“小萌叔”腾格尔就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回到观众面前。

  神曲MV《桃花源》

  准确地说,《桃花源》并不只是一首单纯的MV,而是腾格尔去年最为重要的关键词:首先《桃花源》MV是他在拍摄电影《桃源惊梦》时套拍的,之后,他还将推出同名专辑。自称小时候就读过《桃花源记》的腾格尔,也给记者描述了一个他自己的桃花源。

  原著太寂寞,我来加点料

  新京报:当时怎么想创作这样一首歌?

  腾格尔:我去年在重庆有个演出活动,他们说这里也有个桃花源,我原来很喜欢《桃花源记》这篇文章,就专门过去转了一圈,来了个灵感。

  新京报:即兴创作的?

  腾格尔:其实有个灵感很难,但我一开始就带着一个主题去,会好很多。

  新京报:这首歌的风格会不会觉得太闹了?

  腾格尔:音乐一定要有时代性,给今天的听众听,就有现代感,无论是旋律还是歌词都是要为现代人服务。你看我《云中的月亮》(上一张专辑)也很大众化、通俗化,这是我这几年的一大进步。不过这首歌风格还是非常典型的中国音乐,你看最后一句,桃花源里美人多(忽然就唱起来了),有古筝的元素,是典型的中国的五声音阶,可能编曲稍微有点摇滚,但旋律是中国音乐。

  新京报:但这个视觉风格……

  腾格尔:我是读过原著的,MV是在这个基础上创作的。这也是我心中的桃花源,好山好水好多美女不就是桃花源嘛。

  新京报:原著不是这样的吧?

  腾格尔:如果完全按照原著书写的话,一个人站在山里面唱,好寂寞的感觉,给现代人看的话,MV就太无聊了,像个风光片,也无法博取别人的眼球。

  新京报:你知道大张伟称这首歌是“老哥去夜总会”吗?

  腾格尔:大家无论好坏能够关注到我的歌,这就是一件好事,我不在乎那些批评,他(大张伟)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新京报:《我为歌狂》里面把你安排在神曲战队,那你怎么理解神曲这个概念?

  腾格尔:神曲就是两个含义嘛,一个就是特别棒的,超出我们这个世界的好的音乐;另一种就是我们平时大家所说的神曲嘛,就是有点搞怪的,基本上就是这两种解释。(你是?)你自己看吧。

  转型拍电影

  2012年,腾格尔搭着任贤齐拍了一个小成本喜剧《双城计中计》,演一个资深骗子(右图),最后还被翁虹饰演的女山寨大王押回了山寨当“夫人”。今年,腾格尔又和《双城计中计》的导演合作《桃源惊梦》,戏里他形容自己是个类似于北野武一样的黑色老男人。

  一不演蒙古人,二不演唱歌的

  新京报:上次演骗子大家都说“亮瞎了”,这次演侠客又会有什么突破吗?

  腾格尔:这是我第一次演这种角色,侠客是我很多年的梦想,和上次电影中的形象完全不同,特别有吸引力。桃花源中的侠客,是好多男人的梦想,山水美女都有,我也有这样的梦想,我相信你也是这样。

  新京报:好像你这几年一直有演戏?

  腾格尔:一件事情干多了会烦、会审美疲劳,换一种活法调节调节都有好处。今年会有一部电影还有电视剧,都是类似黑色幽默的题材。

  新京报:听说你对角色的要求是不能演蒙古人,不能演唱歌的?

  腾格尔:对,我告诉他们,第一我不要演蒙古人,第二不要演音乐人。因为全国人民都知道我是一个唱歌的蒙古人,那还用演吗?没什么突破,没有挑战性。

  新京报:终极目标是演谁呢?

  腾格尔:忽必烈是我遥远的梦想,我拍电影也是为了突破自己的演技,希望以后有人来找我演忽必烈。

  新京报:忽必烈是蒙古人啊?

  腾格尔:主要是好多人说我长得很像忽必烈,他也是大英雄,我可以去试试。如果你让我演成吉思汗的话,那是我老祖宗,我还是不敢演的。

  新京报:现在也有不少人说你是“小萌叔”。

  腾格尔:之前演《双城计中计》,他们觉得我很萌,我身边很多人都这么说,挺好的,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新京报:听说你还参加了亲子类节目?

  腾格尔:现在天津卫视有一个节目正在录,叫《中国足球梦》,我是足球爱好者,我带我儿子一起参加,我希望我的孩子以后成为一个足球先生。

  K歌秀挑战摇滚

  安徽卫视《我为歌狂》第二季日前开播,腾格尔一改往日雄迈开阔的“草原风”,大玩黑嗓摇滚,唱起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54岁的腾格尔抱着吉他卖力嘶吼,疯狂蹦跳。不过,第一场比赛他就遭遇滑铁卢,即便如此,他也没想着要唱《天堂》,“我是创作者,我是演唱者,谁来和我比呢”?

  要是唱《天堂》,谁来和我比?

  新京报:怎么看《我为歌狂》第一场输给了多亮?

  腾格尔:因为是第一场,而且二十多年没有参加比赛了,心态上也进入不了这个角色,下次的话选歌一定要谨慎,准备也要充足一些。再一个要选一些自己比较熟悉的歌曲,也是自己曾经唱过的一首歌曲。《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是一首我从来没唱过的歌,第一次可以这样唱,本来就有点玩票的感觉。

  新京报:你可以唱《天堂》啊。

  腾格尔:像《天堂》这种我就尽量不唱了,不然我要是唱《天堂》,谁来和我比呢,因为我是创作者,我是演唱者,比如说别人跟我比的话,必须跟我唱的一样才可以,所以我尽量不要唱这样的,尽量唱一些另类的。

  新京报:为什么想突破自己呢?

  腾格尔:不是突破,是给大家展示一下我的另一面。像《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怀念战友》《桃花源》,是和我的风格完全迥异,其中《桃花源》就是真正的神曲了。其实除了草原上的歌曲外,我也会唱其他的歌曲。

  新京报:你觉得“敌队”的小沈阳表现如何?

  腾格尔:我觉得小沈阳只要他再好好努力的话,相信他也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歌手,因为我那天看他唱歌的时候,特别入画,情感也都进入到那个氛围里面,这是很重要的,现在好多人唱歌进不到那个角色里,就会非常浮躁,而他非常平淡。只不过是因为小沈阳,人们只知道他是一个小品演员,但我觉得他比其他人强多了。

  新京报:听说你一直在减少演出?

  腾格尔:从几年前开始,我就有要求少给我安排一些演出,也就是说这个人到了一定的年纪以后,就要稍微歇一歇,给自己多一些时间,不能一辈子做事,所以我现在也是一样,尽量少接一些活动。采写/记者 吴立湘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