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娱乐频道>>娱乐专题>>电影专题>>电影百年 中国电影改革前行>>改革与政策

上海电影译制厂:被切走的蛋糕
  2005年04月14日15:5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弧型外飘窗与皮沙发时代

  虹桥路1376号广播大厦19F,想象中,上海电影译制厂无论如何不应该“囚禁”在大都市的写字楼里,这样封闭的空间和忙碌的电梯怎么能容纳下绕梁的曼妙声音?堪称“豪华”的录音棚陈列着引进的价值数千万元与国际接轨的录音设备。据说上译厂今后的目标是建成全国乃至亚洲最大的声音制作基地。大概是因为现在译制片的配音已经从艺术家的工作间转到了电视台、音像公司的流水线。现代节奏已无人乐意为了配一句台词而仔细揣摩,如前辈艺术家那种拿配音当艺术的认真,那种平和、真诚的心态,以及在这种心态中才能滋养出的艺术感觉和艺术才华。

  和乔榛厂长的谈话在他宽敞的办公室里,有弧型的可以远望的外飘窗和黑色的皮沙发。他的声音很轻而且缓慢,又有些客气和小心,但并不华丽,我努力地想象他的声音应该是《斯巴达克斯》里那种收敛后的霸气;或者是《寅次郎的故事》中憨厚而富于喜剧感的声音。当我和他提起那时他和邱岳峰出演《珊瑚岛上的死光》时,他微微一笑“应该是1979年吧,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在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装裱精美的字,上书“能复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牛”。他坐在那幅字的下面倒有一些老迈的安然,我向乔榛提起了以前众所周知的老厂址永嘉路383号。

  记忆深处的永嘉路383号

  永嘉路383号是上译厂1976年到2003年的厂址,标志性的西式洋房,有阳台有烟囱,据上译厂的老人讲那里的录音棚是最好的,不只是说设备上的,还是指那时的人心所向。中国的电影译制事业起源于长春,1950年上海开始成立电影译制片工作小组开始译制一些苏联电影,直到1959年正式成立上海电影译制厂。限于当时政治和历史条件及地域人文特点,长春的译制片一直以来有一股抹不去的中国气息,还有配音演员声音中的东北味,相比之下上译厂的译制与配音则更为全面,在80年代中期曾有人作过一次统计,当时长春译制了30多个国家的700余部电影,而上海则译制了来自40多个国家的600余部电影,上译厂译制的影片类型多样,甚至包括一部分纪录片,像日本的《狐狸的故事》。这充分体现出上海这个地区作为中国电影发源地雄厚的专业基础和人文基础。

  上译厂的老厂长陈叙一曾经说过要“原汁原味”,现在在上译厂的录音棚的大厅里还写有老厂长的话“有两件事是要天天下工夫去做的,一,剧本翻译要‘有味’,二,演员配音要‘有神’。关键是要下功夫。”据说当时上译厂要求非常严格,就是8点整准时开机器,所有准备工作都要事先完成,这个制度延续了几十年一直严格执行,从没有有人抱怨过。直到搬进了这广播大厦,作息时间要按照大楼统一的规定,这项制度才放松下来。

  为配音而生的一帮人

  和上译厂的老人提到从前,开口闭口首先就要提邱岳峰,提毕克。说道上译厂的那帮人,几乎可以认为他们是一群专为配音而生的人,要讲中国配音的最高水平不可不提早逝的邱岳峰,可称得上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这位声音独特的配音大师完美地诠释了“传神”二字,我听到的一位老人评价他时用了这么句话“他连一声叹息都是角色的”,对于他的过早离世多是扼腕叹息的声音,对他在《追捕》中那句动人的台词的记忆从未遗忘:“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一直朝前走,不要往两边看,走过去,你就会融化在那蓝天里。”

  孙道临不是上译厂在册的的配音演员,只是临时借调来用一下,《王子复仇记》就是他的杰作,据说孙道临配的哈姆雷特后来成为演艺界训练口音的标准教材。还有毕克,功力深不可测,深沉浑厚的男音把杜丘,把大侦探波洛演绎得完美至极。《尼罗河上的惨案》中毕克的波洛,邱岳峰的雷兹上校,乔榛的赛蒙,李梓的林内特,刘广宁的杰基,丁建华的女仆,童自荣的马克思主义者,赵慎之的富孀,苏秀的黄色小说家,每个名字都如雷贯耳,他们的声音都被称为“偶声”,而现在他们的大多数都已隐退或者安眠。

  上译厂的配音实力比较平均,配角往往光彩夺目不让主角,而且他们在几十年敬业且专业的工作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和个性,还拥有一种难得色书卷气。据记者了解

  由于历史的原因上译厂的创作队伍面临青黄不接的困境已有一段时间了,和遍地开花的影视表演学校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培养配音人才的地方屈指可数,一方面是自命“阳春白雪”的艺术形式把很多年轻人挡在门外,另一方面是为数不多的现有人才往往耐不住清贫纷纷转行。据记者了解,近年上译厂先后吸收了5名年轻人,成长很快,乔榛表示“应该更多的去宣传他们,关注他们,这几个年轻人都非常出色,进步相当快,厂里今后会给他们更多的机会。”

  译制艺术不可替代?

  当记者提出近几年观众感觉译制片的数量少了,译制厂有些衰落的迹象,乔榛强调译制配音事业至今依旧是一个“朝阳”事业,首先上译厂的优势还在,就是他还是全国唯一一家专业的译制厂,但是他在全国范围和全球范围中拥有极高声誉,因为别的国家没有专门的一个电影译制厂。而且译制艺术是一门独特的艺术形式,不是其他方法可以替代的。有声音认为配音损坏了影片原有的艺术风味,属于二度创作的译制片由于替换原有语言,必然糅进创作者对于角色的主观理解,但是根据现有国情,很少有人能够品评外国影片,不仅是英文或其他外文水平的问题,语言是文化的积淀,并非只是工具。“译制艺术是永恒的”他的声音变得冷峻起来。

  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上译厂风波至今已经平息一些,“童自荣事件”或许带给我们更多的感受不仅是个体之间的纠葛,而是整个译制厂的处境严峻,关于“译制片行将灭亡”的一些声音也纷纷传出,乔榛或许回答过太多这样的问题,他表示“我们从来就是把自己从事的译制事业看成是神圣崇高的事业,形势再严峻,我们也会坚守下去,神圣的事业是垮不了的,我们身上有这种使命感。”

  近况可堪 蛋糕被切走

  译制片目前的处境是受众分流的结果,一家老小同去电影院的时代过去了,正如上译厂老一代配音演员苏秀女士所说“蛋糕被切走,同时一批铁杆观众也就留下了,他们是我们真正的知音,有利于我们拿出精品来,因为他们有很挑剔的耳朵。”

  在记者拿到的数据中显示,2004年上译厂译制完成中影公司交译的外国影片《蒙娜里莎的微笑》、《芳芳郁金香》、《阿波罗13》、《致命报酬》、《冷山》、《后天》等19部248本,完成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的电影电视《造就明星》、《埃及艳后的任务》等7部,完成国产电视剧配音66集。现在上译厂的电影方面译制主要还是靠中影公司计划引进的片目有计划的交译,最近几年逐渐接纳电视台的部分电影电视,但是数量少、译制费用低等政策性的因素,上译厂在很大程度上仍需要国家和地方上的补贴。上译厂虽然在译制和配音工作的一丝不苟,使得译制质量虽然无可匹敌,但是一些不公平竞争的因素很大程度上困扰着上译厂。

  据彭副厂长讲“现在配音界‘棚虫’活跃,收入丰厚,电影配音严格要求的翻译、初对、对口型、复对、配音、鉴定、补配、混录等七道严格而完整的工序,现在搭起来的一些‘草台班子’很少有如此认真执行的。经常能够在电视屏幕上听到许多翻译和配音质量非常差的声音。还有现在明星配音也切去一块蛋糕,可以说是一个尝试的方向,比如《海底总动员》,一位明星去配音一下子就能赚到十几万,上译厂的主要角色配音演员配一部片子仅能拿到450元钱。现在的电影市场就是一根橡皮筋,很多东西是无法衡量清楚的。”(采访记者:张悦)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赵纲)
相关专题
· 电影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