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晋老伴得知噩耗很坚强 挂念谢导未竟心愿

2008年10月20日15:16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谢晋
  最优秀的儿子和丈夫相继在两个月内过世,对于谢晋妻子徐大雯来说,这本是个毁灭性的打击。可是这样的噩耗并没有击垮她。前晚亲自将谢晋去世的消息告诉徐大雯后,上影集团总裁任仲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说,徐大雯在知道噩耗后立即说“不要告诉阿四”,她觉得自己现在是家里的顶梁柱,还有一个智障的儿子需要照顾,她知道自己不能垮。

  要求丧事从简

  谢晋导演去世后,没有人忍心告诉徐大雯这个残酷的事实,因为就在不久前,徐大雯就晕倒在了儿子的骨灰安放现场,而谢晋去世前一天,还曾亲自将装了心脏起搏器的徐大雯接回家里。“我们瞒了她一天,最后决定还是告诉她。”任仲伦回忆说,当他告诉徐大雯这个噩耗时,她泪流满面,非常悲痛。不过徐大雯却说,她其实早就有预感了。

  谢晋去上虞的当晚,徐大雯一晚上没睡好觉。而事发当天,所有人对于徐大雯对谢晋的询问都有些支支吾吾,加上突然多了很多人来探访,徐大雯便有了不祥的预感。任仲伦说:“她非常悲痛,跟谢导这么几十年风风雨雨走过来,感情很深。她真是觉得谢导走得太快了。但是她要求,丧事要从简。”

  目前身体很虚弱

  任仲伦介绍说,在得知了谢晋去世的噩耗后,徐大雯一度坚持要亲自去接连夜送回上海的谢晋遗体,最终被任仲伦劝阻。

  昨天凌晨,谢晋的遗体运抵上海龙华殡仪馆。上午10点,徐大雯在一行人的陪同下,来到了龙华殡仪馆,见到了谢晋的遗体。此时,徐大雯的情绪终于崩溃,痛哭不止。在众人的搀扶下,徐大雯亲自为丈夫选了一个较为清净的遗体告别仪式厅后,便再次回到了医院。

  记者在徐大雯住的瑞金医院了解到,她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心脏仍然不太好,说话很费力气,也吃不下什么东西。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

  挂念丈夫未竟心愿

  据徐大雯身边的人介绍说,徐老太昨天下午已经比较平静了。“她真的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性,”任仲伦说,“她就觉得谢导走了,自己现在是家里的顶梁柱了。”支撑徐大雯的,正是她仅存的儿子——智障的“阿四”。

  而让徐大雯挂念的,还有谢导临走前的一些心愿——好几部想拍的电影。“她也跟我们说起,谢导还有好几部片子想拍,她希望谢导生前的这些心愿能够完成。”任仲伦透露。

  谢晋辞世·缅怀

  谢晋书房被改成灵堂

  本报记者昨天连线上海记者获悉,谢晋导演家中的客厅里已经摆满了花圈,他的书房被设置成了灵堂。直到下午5点,正式的遗像才洗好,摆放在一张小桌上。桌子被洁白的百合花和黄色菊花所包围。在谢晋生前使用的书架上,还摆放着韩美林送给他的五个奥运福娃,让人不禁想到,昔日谢晋一定对这份礼物爱不释手。如今书架四周已是花圈簇拥。此情此景令人潸然泪下。

  谢晋的硕士、博士生们聚集在老师家中,为其守灵,每隔12小时换班一次。对他们来说,似乎只有这样绵长寂静的守灵才能抚平他们突然失去师长的悲痛。

  刘晓庆写博怀念谢导

  记者昨天从刘晓庆的博客上看到,她已经写了三篇文章悼念谢晋导演。她在博客里写道:“本来我已决定了专程去上海和谢导度过他85岁的生日。”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大师竟然就突然离去。

  “谢导,你怎么能一个人出远门呢?谢导,你怎么不听话,还喝酒啊?”刘晓庆在博客中这样悲痛地感慨道。

  据刘晓庆经纪人刘忠奎透露,这两天刘晓庆、姜文的工作重心主要放在处理谢导后事这件事上,而且很快会赶到上海。

  谢晋辞世·心酸

  灵堂名字是“芙蓉厅”

  昨天,上影集团副总裁许鹏乐告诉记者, 谢晋的遗体在上海龙华殡仪馆,而他长子谢衍的遗体告别仪式也曾在这里举行。此次谢晋的灵堂名字是“芙蓉厅”,让人不禁想到他的经典影片《芙蓉镇》。

  许鹏乐说,谢晋导演是在浙江上虞参加中学母校100周年的活动时不幸离开的,享年85岁。10月17日谢导参加了同学聚会,“他状态很好,喝了一点酒,自从他儿子去世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说到这里,许鹏乐顿了顿,稳定了自己的感情,“10月18日早上8点左右,饭店服务员去请他吃早饭,发现谢导当时快不行了,经医院抢救无效后去世。”

  据悉,谢晋遗体告别仪式计划在10月26日举行。

  长子去世才两个月

  谢晋育有三子一女,其中两个儿子不幸罹患智障,从事导演的长子谢衍继承了谢老的事业,也难怪谢老曾说谢衍让他“最放心”。

  令人心酸的是,这个“最放心”的儿子今年8月23日因肝癌病逝。“爸爸在谢衍去世后悲痛极了。”谢老的女婿郑先生前天对记者说。

  他最放不下老四

  1991年谢老在天津拍摄《启明星》的时候,他的38岁的三子谢建庆因哮喘不幸去世。谢老爱称三子“阿三”,四子则为“阿四”。阿三、阿四均为智障人士。

  昨日,上海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徐凤建向记者介绍,谢晋一直在默默担任着中国残联副主席,而且一干就是15个年头。

  他曾多次提到他家“阿四”,他说一直都觉得放心不下。徐凤建向记者介绍,谢晋担心“阿四”的将来生活,曾经将希望寄托到长子身上,但是没想到颇有才华的长子这么早离去,而且还没有结婚,“我们残联也一直关注阿四的将来生活,希望能给予更多的帮助和照顾,回馈谢导演。”

  谢晋辞世·遗憾

  来不及看到85岁

  据新华社电 导演谢晋生前担任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院长一职长达13年。谢导猝然辞世,令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执行院长金冠军浩然长叹,“我们为谢老做的事,他都还没有来得及看见,这是最让人伤感的遗憾……”

  原来,今年11月21日,谢晋导演就将迎来85岁生日。为此,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提前一两年就开始“做几件大事”:一是筹备谢晋电影艺术博物馆,二是拍摄20集纪录片《大师谢晋》,三是出版《谢晋画传》。谁料想,就在这些工程接近完成时,谢晋导演却突然撒手人寰。

  谢晋辞世·回顾

  《芙蓉镇》令中外震惊

  谢晋是中国第三代导演中的扛鼎之人。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女篮五号》开始,谢晋在半个多世纪的艺术生涯中,拍摄了《红色娘子军》《大李小李和老李》《舞台姐妹》《天云山传奇》《牧马人》《高山下的花环》《清凉寺钟声》《鸦片战争》等多部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作品。他曾经五度获得中国电影百花奖,三度获得电影金鸡奖,是迄今为止获得百花奖次数最多的中国导演。

  其中,由姜文和刘晓庆主演的电影《芙蓉镇》曾令中外震惊,获奖无数。《芙蓉镇》上演时,电影院里曾出现了很多感人画面:放映结束后,影院中一片沉寂,观众留在座位上默默流泪。在法国上映也是好评如潮。

  除了电影作品,谢晋还在2006年担任了刘晓庆歌舞话剧《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的总导演。

谢晋和大儿子谢衍。CFP/供图
谢晋在拍摄《高山下的花环》(1984摄)。新华社发
姜文与刘晓庆
(责任编辑:赵纲)
更多关于 谢晋 的新闻
· 谢晋猝然辞世 出版社加紧印刷《谢晋画传》 
· 谢晋治丧小组成立 26日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 谢晋:商业化时代的独行者
· 【音视频视频:谢晋电影作品全面回顾
· 谢晋去世讣告今天正式公布 噩耗仍瞒着小儿子
· 赵薇东京赞恩师:没有谢导就没有我的今天
· 谢晋追悼会26日举行 博物馆三个月后开
· 谢晋是一个好父亲 为给儿子剃头专门学理发
· 谢晋打算90岁才彻底退休 长子去世对其打击很大
· 谢晋最后一部作品 为汶川地震拍摄公益短片
相关专题
· 著名导演谢晋去世
我要发表留言  (现有留言:0条)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著名导演谢晋“谢幕”
高仿品:普及名画还是扰乱市场?
央视主持人刘建宏谈中国足球
凤凰主播李辉:传媒圈的时尚达人
   精彩新闻
·[科技]航天瞭望站 加油!中国南极科考祝福语有奖征集
·[公务员]09国家公务员考试网上报名系统 职位查询
·[公务员]招考信息 四大变化 招考最多10个职位 专业限制
·[文化]著名导演谢晋“谢幕”众影人深情追忆
·[传媒]开心网会让你我开心多久? 博客开启个性化政治时代
·[传媒]电视购物成投诉新热点 广告禁提"国家机关专供"
·[体育]阿帅重点关注年轻球员 麦迪称已厌倦'自相残杀'
·[体育]李厚霖:假新闻很可怕 李佳薇:媒体不能无中生有
·[娱乐]麦当娜离婚结束风言风语 3亿英镑财产瓜分待定
·[娱乐]阿娇复出 Twins合拍广告 广告视频被疯狂点击
   播客·视频
如今美人稀缺 天后位置空缺
视频:1978年~2008年经典动画
   小编推荐
·[人物]梁朝伟刘嘉玲举行婚礼 好莱坞保罗·纽曼去世
·[音乐]第11届北京国际音乐节 国际露营音乐节
·[影视]电影《画皮》  电影《李米的猜想》
·[综艺]人民网“娱乐奥运” 奥运星闻 奥运寄语
·[事件]明星赈灾总动员 新闻追踪 我要留言
     频道精选
阿朵美胸长腿火辣性感
张曼玉放纵身心寄情山水
·林俊杰与五月天趣味相投 《JJ陸》首日卖到断货
·沈阳日报:家庭婚姻剧三大诟病
·香港小姐选手大曝选港姐往事:什么都有黑幕
·何洁天津歌友会 真性情回应负面新闻
·费玉清蔡琴分道6年 将再度携手“海上寻梦”

[一语惊坛]不割房地产开发商的赘肉,就是割老百姓的心头肉!
[时评]于幼军"风光"不再·三中全会不提"土地流转"有隐情?
[访谈]严德友谈小岗村和改革30年·刘登高于建嵘谈农村改革
[辩论]城管纳入公务员能解困局?·国人获诺贝尔奖重要吗?
[博客]镇纪委书记:访我的村民须我同意 日本对中国最在意啥
[博客]美"科学"杂志缘何赞温总理 国企老总:养老咋一国两制
   彩信·手机报
点亮3G 拥抱移动信息化时代
忆往事 话改革 秀表情 赢大奖
人民网